随着互联网理财产品的不断出现,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把自己银行账户里的存款,转投网络理财产品。但无论是京东小银票,还是民生易贷,这些理财平台都绕不过银行支付的关卡。

  除了银行系P2P有着天然的支付优势以外,大部分理财平台目前大多受困于繁琐的支付。更有银行给出了单笔仅千元的转账限额,这对于动辄上万元的理财金额需求来说等于上枷锁。银多资本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一般情况下,第三方支付平台和银行对接,支付端口限额是由银行决定的,平台公司没有任何话语权,即便知道支付问题可能会带给客户不好的体验感,但是也毫无办法。

  大额投资需多次转账

  浏览多家P2P平台发现,大部分银行对于U盾持卡人的转账限额较为宽松,上限为30万元、50万元不等,银行卡最高支付额度可以达到100万元的金额上限,但是对于没有申请U盾的持卡人,用***动态密码、口令卡或者快捷支付的消费者,银行一般将单笔交易金额限制为1000元封顶。

  以某网贷为例,虽然投资者交易时有17家银行可以选择,但是其中可以用***验证进行大额支付的只有北京农商银行一家,其***验证客户单笔限额为10万元,日累计不超过50万元。建行、农行等行的***动态密码客户单笔限额为1000元,农行单日3000元封顶,建行单日1000元封顶。

  此外,民生银行借记卡持卡人大众版、贵宾版、U宝的单日转账限额分别为300元、5000元和2万元,单日累积限额为300元、5000元、10万元。

  一般P2P平台资金都直接走第三方支付平台,这些与银行对接的事情也是由第三方支付平台负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限额把关是银行方面确定的,第三方支付没有话语权。

  银行人士则表示,每一家第三方支付平台端口都有银行的项目经理去对接,每家第三方支付平台最后的限额是不一定的,各个地区银行对于端口限额的松紧程度把握也不一样。不排除部分银行为了限制资金流出而“截流”。

  “从安全角度上来讲,U盾是安全系数较高的安保措施,因此银行对于U盾持卡人的转账限额就比较宽松,几十万元的限额通常可以满足投资需要,而密保卡、***密码支付一般都是走小额支付通道,因此限额都在1000元左右”,上述人士表示。

  一位P2P公司有关人士表示,由于支付时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一般各个平台鼓励投资者提前将资金存入第三方平台,但是这样问题也来了,出现账户盗用问题怎么办,责任如何划清。“不过,这还不是当下急需解决的问题,因为很少有客户这么做,P2P平台的信誉度目前还是要差一些”。

  第三方支付面临两难

  2013年年底以来,从预授权套现风险事件,到央行暂停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再到IC卡信息被读取的舆论风波,支付安全和风险防控日益受到社会关注。

  在2014年互联网金融支付安全论坛,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副局长顾坚透露,据公安机关统计,在各类网络犯罪中,侵财性网络犯罪占40%,这也是网络支付所面临的最大威胁。

  目前,第三方支付也确实面临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第三方支付希望大额支付更加快捷,提升客户体验感;但是另一方面,如何保证安全仍是问题所在,第三方支付本身也面临许多问题。

  自2012年以来,央行颁发第三方支付牌照共计269张。境外支付方面,去年9月,在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推动下,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开始试点,包括支付宝、易宝支付在内的17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获得首批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资格。今年4月份,京东网银在线等5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获得第二批跨境支付牌照。

  目前支付牌照主要分为银行卡收单、网络支付和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三大类,其中网络支付又细分为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数字***支付和固定电视支付。

  基于不同的业务方式,持牌公司的盈利方式各有千秋:银行卡收单业务收取商户0.38%-1.25%的交易手续费;网络支付除了交易佣金,还可以获得备付佣金一年的存款利息;从事预付卡发行的企业除了前两项之外,其70%-80%的收入都来自预付资金投资收益。

  今年9月份,央行再次针对支付乱象对汇付天下、富友、易宝和随行付四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处罚。处罚内容显示,这四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从2013年年底起所产生的违规商户和交易金额排名前四位。此次处罚的主要原因包括:未审核商户准入资料,导致大量虚假商户入网;外包服务商管理不利;交易监测不到位,风险处置不力。

  随后,随行付发表公告称,将有序退出吉林、辽宁(含大连)、浙江(含宁波)、福建、黑龙江等五省(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退出于9月19日开始实施。实施期间,保证收单业务与分润的平稳过渡,正常交易结算,正常分润,“不少1分钱,不晚1分钟”。

  汇付天下则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称,将有序暂停部分地区收单业务,全力整改达到央行要求;并全力妥善安排收单商户的退出事宜,在退出的过程中保证商户和服务商“交易不停、结算不停、分润不停”,不让其受到任何损失。另外,其还将持续在未停止地区为其存量商户提供优质服务。

  正是由于支付行业的具体监管标准和细则仍未出台,使各大支付机构对于“红线”难以把握。在业内人士看来,支付行业的当务之急就是对行业的监管问题。


每经记者:孙嘉夏 舒冬妮 于垚峰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润和软件(300339,SZ)天天都在涨。

作为“鸿蒙”概念当之无愧的龙头股,润和软件吸引了全市场的目光。

6月17日,润和软件盘中创下了49.56元/股的历史新高,深交所盘后发布的信息显示,在6月7日至6月17日的“严重异常期间”,润和软件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101.30%。

而在5月10日至6月17日这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润和软件的涨幅更是达到了436.42%。6月17日晚,润和软件公告称,将自6月18日开市起停牌,就股票严重异常波动情况进行核查。

虽身披耀眼光环,润和软件的公司治理却存在问题。

公司发布的《关于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自查及整改情况的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江苏润和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和投资)由于资金流动性问题,2020年通过向供应商拆借公司预付给供应商款项的方式实施资金占用合计6923.00万元,2021年初再次通过同类方式实施资金占用7744.04万元。

一句大白话就是,上市公司已经预付给供应商的款项,被控股股东借走了!

在对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回复中,润和软件披露了相关供应商的名称,并明确表示“前述供应商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往来”。

不过,《每日经济***》记者的调查显示,实情或并非如此。

根据年报问询回复函,润和软件的供应商之一为南京本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本诚)。2020年,润和投资通过南京本诚占用上市公司500万元。

启信宝信息显示,南京本诚法定代表人为李兆雯。6月4日,《每日经济***》记者以业务合作名义致电李兆雯,李兆雯称,自己目前在润和软件兼职工作,办公地点就在润和软件的办公室。在谈到南京本诚时,李兆雯表示,这个公司是润和集团(投资)的,只是让她冠一个法定代表人而已,至于管理这一块,则是由集团统一管理。

再如另一家供应商南京文达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达威)。根据启信宝信息,公司监事为卞岩。而当记者探访润和投资的主要办公地点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2幢西九楼时,却颇有些意外地被工作人员告知,卞岩也在该地某间办公室办公。

菁英汇酒店老板汤李乔:我跟润和软件“法律上不存在关联关系”

根据润和软件对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2020年、2021年,上市公司分别以“预付礼品采购款”和“暂借餐厅改造款”的名义,向南京菁英汇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菁英汇酒店)支付310万元、178万元,其中实际被润和投资占用资金共358万元。

上述回复显示,在2018年度和2019年度,润和软件曾向菁英汇酒店采购“园区餐饮服务”,发生金额分别为44.76元、35.75万元。不过,在润和软件2019年年报中,显示公司与菁英汇酒店之间关联交易内容为“提供劳务”,但当期发生额为零,上期发生额则为8.06万元。启信宝信息显示,2019年3月,菁英汇酒店发生投资人变更,其股东由润和投资变更为自然人汤李乔。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润和软件前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

目前,菁英汇酒店注册资本200万元,由汤李乔个人独资,企业地址为南京市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02幢负一楼。而南京市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同样也是润和软件办公所在地。

6月1日,《每日经济***》记者来到雨花台区168号02幢负一楼,但这家“酒店”似乎并不容易被找到。询问之下,路人指着头顶被忽略的招牌,记者才发现,招牌中显著大字突出的“米悦餐厅”旁,还有一个不显眼的Logo,写着“菁英汇连锁酒店”。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菁英汇连锁酒店实为食堂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餐厅工作人员表示,所谓的“菁英汇酒店”其实并不是酒店,而是两个食堂,一个是“干部食堂”,另一个是普通员工食堂,也没有住宿业务。汤李乔是餐厅老板,也是业务负责人。说话间,汤李乔就在后厨开会。

记者以洽谈业务的名义致电汤李乔,想了解菁英汇酒店与润和软件之间的关系,汤李乔表示,润和软件将负一楼全部托管给自己,法律上不存在关联关系,但自己与润和软件关系较好。

此外,启信宝信息显示,与菁英汇酒店***或邮箱相同的公司有约三十家。其中之一,即为润和投资,同时也包括了大量“润和系”相关公司。例如2020年9月,润和投资入股的江苏瑞照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润和投资的子公司上海润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江苏润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南京润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南京润宏置业有限公司、江苏润和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等等。

与此同时,与菁英汇酒店***相同的企业还有南京普林威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林威)、文达威。

***与邮箱相同的则有南京科洛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科洛德)、南京骏茂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骏茂),该两家公司的邮箱也与润和投资相同。

而在润和软件的年报问询回复函中,上述4家公司也与菁英汇酒店一起,被列为供应商。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2021年初,润和投资通过四家公司一共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超过6800万元

来源:润和软件公告截图

不过,在南京科洛德的注册地雨花经济开发区凤华路18号2幢B209室,记者从园区工作中心得知,从2020年4月起,该地就被另一家公司租赁。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记者在南京科洛德的注册地未找到该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供应商监事卞岩,在润和投资办公?

根据启信宝信息,菁英汇酒店在工商信息中预留了两个***,其中一部***的号码与润和投资相同,而搜索社交软件发现,这两个***或都指向了同一人——卞岩。

除润和投资之外,根据润和软件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与菁英汇酒店拥有相同联系方式的文达威,也是公司供应商之一。2021年,润和投资通过文达威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达1513.49万元。

启信宝信息显示,文达威股东为王翔,监事即为卞岩。而卞岩同时也是南京泉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泉创)、南京策源商贸有限公司(已注销,以下简称南京策源)的监事。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文达威监事卞岩担任高管的3家公司

来源:启信宝截图

上述两家公司中,南京泉创的联系***、邮箱与菁英汇酒店相同,其地址也同样在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在润和软件2020年年报中,南京泉创被披露为润和投资控制的公司。而另一家公司南京策源的联系***、邮箱也与菁英汇酒店相同,股东则为自然人童昊。

6月4日,记者来到卞岩担任监事的南京泉创,南京泉创注册地址为南京市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一幢501室。记者在一幢5楼,看到一侧为润和软件的生产区,另一侧挂着两家公司的牌子,但其中并没有南京泉创。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记者在一幢5楼未找到南京泉创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

记者也尝试拨打菁英汇酒店预留的两个联系***,试图联系卞岩,但在***接通后,对方均否认其为卞岩本人。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润和投资的主要办公地点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2幢西九楼,《每日经济***》记者却意外被工作人员告知,卞岩正在该地某间办公室办公。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润和投资主要办公地点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曾经的采购部部长王武:和“供应商”合伙做生意

在与菁英汇酒店留下相同联系***的企业名单中,还有南京润创信息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南京润创),其联系邮箱为wang_w@hoperun.com,而润和软件的网址同样也是www.hoperun.com。

启信宝显示,南京润创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王武,两名股东分别为王武和普林威。根据润和软件的年报问询回复函,普林威也是公司供应商之一,2021年初,润和投资通过普林威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703.71万元。

而根据润和软件2014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名单,激励对象中,同样也有一人名为王武,其职务为“采购部部长”。

《每日经济***》记者以推广产品为由,拨打了南京润创预留的联系***之一,接通***后,对方表示其为王武,并称自己已经不负责润和软件的采购工作,目前负责润和风控业务。

启信宝显示,南京润创的注册地址为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3幢4F-1,6月1日,记者在这一地址上并没有发现该公司,401大门紧闭,门上也没有任何公司标识,楼道中公司指示牌上,也没有南京润创的名字。但有意思的是,该地址正位于润和软件办公大楼内部。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南京润创注册地址位于润和软件办公大楼内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记者还注意到,南京润创与润和软件颇有渊源,2018年3月,润和软件与南京润创等共同成立区块链业务企业南京润辰科技有限公司。据当时披露,南京润创仅有的两位合伙人周博和印常宝就在润和软件任职。

此外,根据润和软件的招股书,普林威还是润和软件的“客户”。

启信宝信息显示,普林威股东为曹文勇,其同时也是南京红玺堂一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已注销)的合伙人之一,而后者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南京达昱恒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委派童昊为代表。

“童昊”这个名字,也曾出现于南京策源(担任法定代表人),即上述由卞岩担任监事的企业之一。

此外,在与普林威历史联系***相同的企业中,还有两家目前已注销的公司,其中南京市雨花台区润财食品店的企业地址为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1幢101室(润和软件外包园),另外一家南京淳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则为润和投资。不过,记者在米悦餐厅旁看到,一家零食杂货铺正是“注销”的润财食品店。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润财食品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南京本诚李兆雯:曾为润和员工,尚在兼职工作

启信宝信息显示,作为润和软件的供应商之一,2020年11月,南京本诚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由汪海荣变更为李兆雯。公司总经理则为颜洪燕,而颜洪燕同时也是南京德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监事,该公司联系***与菁英汇酒店2019企业年报中登记的***相同,邮箱与润和投资相同。

与王武相同的是,“李兆雯”的名字也出现在了润和软件2014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名单中,职务为“办公室副主任”。此外,这份名单中还有“颜洪燕”的名字,其职务为“智能终端嵌入式软件外包中心高级项目经理”。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来源:润和软件2014年股票激励计划名单

根据启信宝信息,李兆雯同时也是南京宏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宏泰)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6月1日,记者前往南京宏泰注册地址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06号2幢301-9,却并没有找到该公司。6月2日,《每日经济***》记者致电南京宏泰预留的联系方式,李兆雯表示,自己确实在润和软件担任过职务,但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离开。

6月4日,记者再次以业务合作名义致电李兆雯,李兆雯称,自己目前仍然在润和软件兼职工作,因为与润和软件比较熟,所以办公地点就在润和软件的办公室。在谈到南京本诚时,李兆雯表示,这个公司是润和集团(投资)的,只是让她冠一个法定代表人而已,至于管理一块,则是由润和集团统一管理。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润和软件办公大楼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

工作合作伙伴赵世笠

与南京宏泰地址相近的,还有南京骏茂。

根据润和软件的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2021年,润和投资通过南京骏茂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达1834.61万元。

启信宝信息显示,南京骏茂2019年企业年报登记***与同年菁英汇酒店企业年报登记***相同,邮箱则与润和投资相同,不过,在其注册地址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06号2栋1层东侧1148,记者并没有找到所谓的“东侧1148”房间。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记者在南京骏茂注册地址未找到该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但在软件大道106号2栋,记者意外地找到了江苏创艺达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艺达)。启信宝显示,该公司股东为赵世笠。

润和软件公告显示,2020年,润和投资通过江苏文舒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舒智能)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43万元。根据启信宝信息,文舒智能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均为朱明,赵慧担任监事。

不过,根据启信宝上文舒智能预留的联系***,《每日经济***》记者通过微信搜索发现,其中之一为“创艺达-赵世笠”。另一搜索结果为朱明,但朱明的微信头像与赵世笠一样,同为创艺达的缩略图片。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图片来源:微信截图

和文舒智能联系***相同的,是润和软件的另一家供应商江苏锐淇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锐淇)。2021年初,润和投资通过江苏锐淇占用上市公司资金331.7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文舒智能、江苏锐淇两家公司的注册地址相隔并不远,均在江苏句容市郭庄镇端方赵自然村。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端方赵自然村没有相关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5月31日,《每日经济***》记者来到句容市郭庄镇端方赵自然村,但上述两家公司的注册地址均为当地村民住址,没有实际公司运营。在文舒智能的注册地句容市郭庄镇端方赵自然村175号,该处房屋的主人称,自己为赵慧的舅舅。村民告诉记者,赵世笠为当地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南京创业。此外,还有村民透露,文舒智能监事赵慧与赵世笠为亲姐弟关系。

根据启信宝信息,创艺达的注册地址为南京市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06号2幢901-1室,在办公室门口,记者见到了朱明。朱明称,自己也是创艺达合伙人,交谈中,朱明透露,赵世笠用其身份证注册了大量公司。

4倍妖股润和软件诡异资金流:上市公司→供应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供应商成“工具人”?

创艺达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

随后,记者以洽谈业务为由,联系了创艺达的法定代表人赵世笠。赵世笠表示,他以自己的***注册了几十家公司,注册这些公司,很多是因为拆迁的需要,他在老家江苏省句容市有一些房产。

记者也发现,根据启信宝信息,与赵世笠***号码相同的公司中,江苏乾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和南京达普汭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为“朱明”,这两家公司注册地址都在南京市雨花台区软件大道168号2幢302室。

不过,上述地址的现场是润和软件办公楼内部办公区,记者并未找到上述两家公司的踪迹。而整个3层共用一个门禁打卡系统,有工作人员告知,3层全部为润和软件办公室,没有其他公司。

对此,赵世笠表示,其与润和软件关系挺好的,润和软件的展示厅和办公室的设计,都是由他做的,不过,他与润和软件发生业务往来时,都是以创艺达公司的名义。

根据赵世笠提供的创艺达公司宣传册,主要为从策划到设计、施工落地的展示行业,业务包括企业馆、科技馆、文博馆等八大板块,在创艺达的宣传册中,润和软件作为客户案例也被列入册中。

针对部分供应商是否为上市公司或润和投资实际控制的公司等问题,6月18日,记者拨打润和软件方面***,并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记者手记丨上市公司,不要辜负满怀热忱的投资者信任

这是一只因华为“鸿蒙”而起的概念股,一个月暴涨4倍,润和软件吸引了全市场的关注。

在润和软件大楼1层,前台悬挂着红色横幅,上面写着“润和从中国软件百强向世界软件百强挺进”……

在“菁英汇连锁酒店”(米悦餐厅),记者也遇到了润和软件华为事业部的工作人员,据其描述,润和软件两栋办公楼合计9个楼层,在负责华为软件开发业务,仅一个开发间,就有一两百人。

记者在润和软件B栋西楼办公楼的指示牌上,也看到3-8层为华为事业部。对润和软件而言,“鸿蒙”,或许真的未来可期。

资本市场,特别是中小股东也给了润和软件足够的追捧,深交所6月17日发布的信息显示,在6月7日至6月17日,买入润和软件的投资者中,中小投资者占到了53.03%。

但另一方面,记者在对润和软件供应商的调查过程中,无论是查无此公司,还是供应商法定代表人在上市公司“兼职”,都与市场对润和软件的期待,差距甚大。如果供应商可以是“工具人”般的存在,如果公司在内部治理上不痛下苦功,未来市场又如何相信业绩增长的真实性?

无论什么时候,上市公司都应该将“真实、准确、完整”作为基本准则,才能不辜负投资者的信任。

记者:孙嘉夏 舒冬妮 于垚峰

编辑:汤辉

视频编辑:祝裕

视觉:陈冠宇

排版:汤辉 马原

每日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