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今年的高考目前已经进入志愿填报阶段。回望几十年前,上大学的机会极其珍贵,广播电视大学的出现,极大满足了人们的求知欲。在上世纪70年代末,北京广播电视大学一年的录取人数相当于全市49所普通大学年招生量的3倍多,当时算得上是北京市职工教育史上的空前盛况。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为了发展多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培养人才,市工农教育办公室开办了电视大学。这是1984年学员们在上课。叶用才/摄

电视大学开课

新冠疫情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当人们宅在家里,消费需求进一步释放,“海淘”成为了许多人“跨越”国境买全球的方式。全国政协委员周锋认为,目前的跨境支付方式难以兼顾便利与安全,阻碍了跨境电子商务市场规模的扩大,呼吁建立完善跨境电子商务市场监管体系及信用体系。

1960年3月8日下午1点,北京师范大学的教师徐美丽开始了高等化学第一课的讲授。

跨境电商涉及通关、支付、物流、结汇各个环节。目前我国跨境支付方式主要为第三方支付工具统一购汇支付和利用境外电子支付平台接收外币支付两种,但这两种方式都很难同时兼顾便利与安全两方面,极大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意愿。

同时,跨境物流命脉掌握在跨国物流巨头的手中,UPS、FedEx、DHL等控制了世界原材料采购物流的50%、贸易物流的60%-70%、快递市场的70%-80%、物流供应链对外直接投资的90%,而我国从事跨境电子商务的物流企业较为单一,出口商品超过60%是通过邮政系统物流配送。

在跨境电子商务交易过程中,一方面由于交易的商品种类繁多、频率快、单次交易体量普遍偏小,企业或个人在通关、结汇、退税等环节容易出现堵塞;另一方面由于须通关的跨境商品、包裹、快件、邮件等数量日益庞大,海关的监管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的黑板是挂在北京电视台的播送室里。

这一天,北京电视大学正式开学。(1960年3月10日《北京日报》3版,《北京电视大学开学》)北京电视大学,是在中共北京市委领导下,由市教育局和北京电视台、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学院等共同创办的业余性质的大学。

周锋建议,优化通关、支付、物流、结汇等服务支撑体系。一是由海关总署牵头建立对跨境电商企业的认定机制,建立交易主体与报关服务的关联体系;二是完善跨境电子支付体系,允许试点支付企业办理境外收付汇和结售汇业务;三是在保税区、通关、检验检疫、工商等与跨境物流配送相关环节,进一步推进贸易便利化。

跨境电子商务需要跨国信用体系支持复杂的交易环境。但由于各国、各地区的法律规范存在差异,电子商务信用标示缺乏统一标准。周锋认为,国际公认的跨境电子商务信用管理体系尚未建立,这给跨国电子商务活动带来了较大的风险。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60年3月10日,《北京日报》3版

电视大学的学习方式以函授自学为主,电视讲授为辅,并由学员所在单位协助组织学员学习。全校设本科和预科。本科学生大都是具有高中文化程度和同等学力的在职人员。预科的学员,需经过一段复习才升入本科。

对此,他呼吁建立完善跨境电子商务市场监管体系及信用体系。完善跨境电商政府监管服务的法制规范体系和信用制度,健全跨部门的日常协作配合机制,建立政府监管服务和信用云系统,逐步完善跨境电子商务诚信体系,加强对我国跨境电商平台及电商企业的规范与监管,打击跨境电子商务中的假冒伪劣以及违反知识产权行为,规范我国跨境电子商务市场行为,引领跨境电子商务发展方向。加强与主要贸易伙伴及相关国际组织的电子商务国际交流与合作,建立跨境电子商务国际合作机制。

当时,本科只设了数学、物理、化学三个系。各系的教学基本上是单科独进,每周学习八小时,其中四小时自学,四小时在电视机前上课。上课分两次,每次上两节,每次课都在次日重播一次。教学过程中,还组织辅导、测验,组织学员实验,完成作业。

此外,由于跨境电子商务的商品来源较为复杂,品牌众多,进货渠道多样,包括品牌工厂、直营店、折扣店,甚至个体商店等,数量巨大,种类丰富,质量良莠不齐,给商品的知识产权确权带来了非常大的难度。即使发现了知识产权侵权的行为,司法诉讼和追偿索赔非常困难。

周锋建议,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采取防范措施,严厉惩罚侵犯知识产权非法行为。具体包括:加大对海关执法相关人员的知识产权内容培训,摸索出一条适应我国特点的知识产权风险管理体系;借鉴国外较为先进的知识产权保护举措,根据商品种类设置不同数量标准,从而限制海关监管人员自由裁量的权利,避免由于裁量失真所造成的监管纠纷。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曹飞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雍凯

来源:作者:黄尖尖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60年,冶金工业部选矿研究院电视大学的学员在听化学课。冯文冈/摄

电视教学优势突出

用电视进行教学,很快就显露出了优越性。首先,节省时间。而且学员看得见,听得真,又有函授讲义,比一般的函授或广播教学效果好得多。第二,可以节省大量的师资和设备,办一个电视大学等于办了很多业余大学和夜校。第三,可以利用特写镜头把普通课堂上不容易看清楚的实验,以及某些理论运用到生产实际中的情况,放到荧光屏上,使学员看得真切。

为了适应电视教学的特点,教师们自己动手创造了各种教具。北京师范大学的青年教师徐美丽和田荷珍讲“普通化学”课,为了让学员能够接受“半导体能带理论”,她们用马粪纸制作了一个活动教具,用来说明电子跳动的情况。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60年,教师田荷珍和夏冠芬到北京展览馆的一个学习小组和学员座谈,征求对电视大学化学课程的意见。高宏/摄

北京电视大学一开办就受到广大在职干部、工人、教师和部队官兵的热烈欢迎,大家踊跃报名参加学习。截止到当年年底,已经有正式学员8800多人,分布在本市八百多个单位,初步形成了一个“一人教,众人学”的电视教学收听网。(1960年12月21日《北京日报》2版,《北京电视大学教学收听网逐步形成》)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60年12月21日,《北京日报》2版

到1962年,北京电视大学招生时,有7000多人报了名,但报名结束后,要求参加报考的人仍源源不断,为满足群众的迫切愿望,学校只好安排补报名一次,并为他们又举行了一场入学考试。(1962年8月2日《北京日报》2版,《电视大学将举行二次招生》)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62年8月2日,《北京日报》2版

1964年9月21日晚上,北京电视大学举行了第一届毕业典礼。首届毕业生共202人。这202人都经过四年半的业余学习,已系统学完全日制大学有关数学、化学两个专业的基本理论课程,通过了毕业考试。这批毕业生中,有科学技术人员、机关干部、工人、中小学校教师。(1964年9月22日《北京日报》1版,《电视大学举行首届毕业典礼》)

到1966年,北京电视大学已为国家培养了8000多名毕业生和50000人次的单科结业生。其中很多人后来成为我国工农业、国防、科研、文化教育等战线上的骨干力量。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60年,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电视大学辅导员学习班在上课,老师明尔兰在给学员讲物理课“交流发电机的原理”。冯文冈/摄

恢复招生第一年近10万人报考

1979年,北京电视大学恢复办学,并改名北京广播电视大学。“电大”学生学完规定的课程,达到规定的学分之后,可以获得毕业证书,持有毕业证书的学生,国家承认其学历相当于高等专科学校毕业。

电大第一次恢复招生,就有近10万人报考。最后录取了单科学员3万多名,全科脱产学员7000多名,共4万多名,相当于全市49所普通大学一年招生量的3倍多。像这样4万多人同时进一所大学学习,确实是北京市职工教育史上的空前盛况。(1980年5月19日《北京日报》1版,《让更多的青年有机会上大学》)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80年5月19日,《北京日报》1版

当时,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社会大发展,各行各业都急需人才。

北京市工农教育办公室主任关世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北京市每年有十几万高中毕业生考大学,而高等学校只能接收1万多人。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坚持“两条腿走路”,多种形式办学。“一条腿”是全日制学校,“另一条腿”是成人教育。(1980年9月17日《北京日报》1版,《多种形式办学 大力发展成人教育》)

为给更多青年提供学习机会,1980年,电视大学开办了非在职青年班,将应届高中毕业生、待业青年和下乡知识青年纳入了招生范围。当年高考成绩在320分以上的落榜非在职青年都可以报名。

当历史的车轮进入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时代赋予北京这座城市新的特色:为实现“四化”这个宏伟目标而奋斗的人们,正在争分夺秒地紧张学习。学习,各种方式的学习,各门学科的学习,已经汇成一股强大的热流,为北京这座文化古城增添了勃勃生机。

北京电大的学生中,每天有许多人下班后来不及换下沾满油迹的工作服,就赶着坐在电视机前学习。多少人来不及吃晚饭,空着肚子也要把学习笔记写得工工整整。(1981年4月21日《北京日报》1版,《北京的学习热》)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81年4月21日,《北京日报》1版

大规模高效培养急需人才

当时提起电大,有人总觉得它不是正规大学,作用不大。但是,电大办学的成绩却使人不得不改变这种观念。仅以1985年为例,北京电大的毕业生就占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总数的四分之一。1987年,北京地区的70多所国家办普通大学有在校生近11万人,北京广播电视大学的在校生有5万多人。

而且,当时培养一个普通大学生,国家要花费3千元左右,而培养一个电大生包括他本人的工资在内,花费仅为普通高校生的三分之一。

北京电大从首都“四化”建设的实际需要出发,开设了理工、中文、经济、政法等26个常规专业,并及时增设了一些地方急需的短线专业,如计算机应用、医疗仪器、单科英语、文书秘书、企业管理专修科等。

北京中小企业管理人员十分缺乏,1985年,北京电大招收了2400多名中小企业的厂长、经理,进入企业管理专修科学习。学校设置了外国经济概况、海外企业管理等课程,并组织这些厂长、经理们对企业进行调查,提出解决本企业生产经营问题的办法。他们回到企业后,工作能力大为增强。(1987年11月19日《北京日报》1版,《北京电大八年培养毕业生四万余名》)

许多学员参加“电大”学习后,用所学的知识,解决了生产和工作中的疑难问题。这也激发了一些厂矿企业自办“电大”教学班的热情。这些学生毕业后,成绩及格者给予电大毕业生待遇。(1980年3月30日《北京日报》4版,《表彰二千一百名优秀学员》)

例如北京缝纫机总厂技校就开设了电视大学班。当时,全厂职工5000多人,工科大学毕业生仅14名。按规划要求,到1985年工程技术人员比例要达到百分之十,即500多人。但过去国家分配的工科大学生每年平均不足一人。于是,他们在电大班增设专业课程,大力培养机械技术方面的人才,取得了很好的效果。(1980年6月27日《北京日报》2版,《缝纫机总厂在电大班增设专业课收效好》)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80年6月27日,《北京日报》2版

截止到1999年,北京电大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已输送了大专毕业生10万人、中专毕业生12万人,如此大规模高效率地培养社会急需的应用型高等人才,是京城任何一所大学都无法比拟的。(1999年8月28日《北京日报》10版,《广播电视大学率先尝试开放教育》)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1999年8月28日,《北京日报》10版

取消门槛变身开放大学

电视大学利用大众传媒手段,把高等学校的课程传播到民间。进入上世纪90年代,北京电大又率先开始探索开放式办学模式。

1993年和1994年,北京电大免试招收大学基础班学员,在京城引起极其强烈的反响,尽管对招生人数一限再限,还是有22000名在职职工、社会青年获得了免试自费学习大学基础课程的机会。学校采取组织学生自学广播电视课程,利用晚间和节假日集体授课、辅导等方式,宽进严出,到1999年时,已有6000多名学员考试合格,陆续取得国家承认学历的大专文凭。

当知识经济的浪潮冲击全球时,构建终身学习和不断更新知识、技能的教育体系,成为我国推进实施科教兴国战略的重要一环,广播电视大学在这一领域也大有作为。

在电大学习的人中,参与非学历教育的人数呈快速上升趋势,群众自觉自费学习各类知识与技能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截止到1999年,北京电大非学历教育培训已达50万人次,它和一些部门合作创办的“北京老年电视大学”就吸引了数以万计的离退休老人热情参加学习。

2011年,北京广播电视大学变身北京开放大学,向全市市民敞开大门,北京开放大学入学没有成绩门槛,上至90岁老人,下至9岁娃娃,都可以成为开放大学的学员,完成学业、成绩达标就可以毕业。(2011年2月22日《北京晚报》12版,《“电大”变身北京开放大学》)

当年“电大”招生盛况空前,录取人数是普通大学三倍多

2011年2月22日,《北京晚报》12版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侯莎莎

监制:尹文胜

编辑:杨萌

流程编辑:孙昱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