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汇支付)增加了新的欠款。12月9日,中汇支付因与代理商宿迁即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宿迁即富)发生合同纠纷,再次成为不值得信赖的执行人。自不发放利润甚至信用卡不到账以来,中汇支付逐渐被代理商抛弃。没有代理商的支持,交易故障频繁曝光,债务大量。中汇支付还在正常运营吗?

没钱是公司对代理人的回复,中汇支付什么时候能还钱?现在的经营状况如何?是否影响支付许可证的续展……《北京商报》记者试图就此问题采访中汇支付,但截至发布,未收到回应。

7月5日,据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深圳瑞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银信)河南分公司、乐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刷)河南分公司、北京海科融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融通)河南分公司、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汇支付)河南分公司、现代金融控股(成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代金融控制)河南分公司、上海点百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点百趣)河南分公司6家支付机构均因反《银行卡收单管理业务管理办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被处以7万元、3万元、7万元。.行政处罚5万元,6万元,3万元,3万元。

中汇支付再成失信被执行人 未支付分润遭代理商抛弃

拖欠利润陷入纠纷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汇支付此次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执行人,涉案标的金额为1万元。具体情况履行能力,拒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具体来说,双方纠纷起源于2015年6月签订的合作协议,宿迁即富为中汇支付拓展金融POS机械设备,签订合同时宿迁即富缴纳风险保证金1万元,自协议终止之日起180日后退还。

瑞银信、乐刷等6家支付机构因违规收单再被央行处罚

上述被处罚的6家支付机构因非法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多次被央行处罚。

数据显示,乐刷于2011年6月注册成立,是一家为中小企业提供银行卡收单、移动支付和增值服务的移动支付服务提供商。成立之初就出名了VC风险投资。2012年获得腾讯等投资者960万美元A轮投资;2015年4月完成B轮融资估值接近20亿元。 法定代表人刘颖麒也是深圳移卡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CEO此前曾担任腾讯财付通总经理。

2020年8月,由于中汇支付未退还保证金,宿迁即富一纸诉讼将中汇支付告上法庭。同年9月,经法院审理判定,中汇支付承认宿迁即富的全部诉讼请求,法院判定中汇支付判决书下达后10日内退还宿迁即富风险保证金。随后,由于未能按判决退还,中汇支付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执行人。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宿迁即富于今年6月17日申请注销。关于公司注销的原因和案件是否有新进展,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宿迁即富此前披露的沟通渠道,多次试图联系他了解情况,但没有得到回应。

2018年3月13日,瑞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受到处罚。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要求瑞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限期整改,罚款21万元。

海科融通此前多次被监管机构处罚,2014年-2016年,由于非法移动、交易信息不真实、交易监控不到位等问题,海科融通每年都有被罚记录,非法分支机构遍布济南、北京、长沙等地。2017年,公司违规三起。据悉,12月7日,央行拉萨支行文件显示,海科融通因执法检查不合格被取消西藏收单业务。

2018年5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发布南银罚款〔2018〕6号行政处罚书显示,现代金融控股(成都)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和《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被责令限期改正,并处以1万元罚款。

但针对此案,北京闻仲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律师指出,双方诉讼存在问题。根据宿迁即富注销、起诉、判决生效的时间线,宿迁即富注销后,将失去诉讼主体资格,即使要起诉,也应由原公司股东起诉。但法院判决后,中汇支付仍需根据判决结果履行义务,但履行对象已成为宿迁即富股东。

除了宿迁的财富,中汇支付还与许多公司的代理商发生了纠纷。河南代理人杨莉(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于2015年与中汇支付河南分公司签订代理合同,向中汇支付公司支付1万元风险保证金.32%中汇支付的结算费率POS机器推广,商户实际结算费率为0.38%…差价,就是李洋得到的分润费用。

根据李洋的回忆,中汇支付停发分润出现在2018年底,随后公司甚至屏蔽了代理后台管理程序中的商户交易数据。最初签订合同的河南分公司给出的答案是总公司没钱,直到2020年5月,中汇支付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李洋说:公司分润仍在发放,按财务规则支付。但是到2018年底,我只收到了2019年3月的分润,再也没有了。李洋说。

2018年2018年被罚款三次。具体来说,2018年2月7日,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被罚款9万元;2月11日,中汇电子支付安徽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法规被责令限期改正,并处以5万元罚款;2月14日,中汇电子支付浙江分公司未按规定建立相关制度措施或风险管理措施,对支付服务市场造成危害,被罚款6万元。

代理人转向其他公司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5月9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上海点百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江西分行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和《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被给予限期改正,并处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此前,上海点百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制度被罚款2万元。上海点百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被上海人罚款近57万元 。

杨莉告诉《北京商报》,中汇支付代理分为省级代理和市级代理。省级代理需要缴纳5万元的风险保证金,市级代理需要缴纳1万元,代理合同停止后可以返还。代理人需要按一定比例向公司支付POS机器费用,然后根据机器激活和使用的具体情况,补齐或返还剩余费用。

杨莉说,中汇支付不再支付利润分配后,支付的风险保证金没有返还。在此期间,用户不断反映信用卡无法到达,代理商需要自费为客户更换其他机器。同时,随着中汇支付公司对接人的不断变化,许多个人代理商不再在中汇支付上花时间追回资金,而是投资于其他公司POS机的代理。

北京商报记者询问了很多从事POS机器代理人表示不再推广中汇支付。其中一位代理人提到,中汇支付去年开始延迟到达,一开始规模较小,后来不断扩大。现在代理人已经不推广中汇支付了。有的等半个月,有的等一两个月。到达周期不稳定,客户不放心使用。网上很多人都反映了这些信息。

另一位曾在中汇支付某分公司工作的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中汇支付的全国业务已经停止,他也开始在其他公司做业务推广。《北京商报》记者通过中汇支付官网披露的信息联系,发现中汇支付当地分公司的客服***大多处于无效状态。除天津外,只有广东和四川的客服***可以正常拨通,但没有人接听。

12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中汇支付客服咨询成为代理商的相关事宜,包括代理级别、费率、结算流程等。客服表示,省市代在费率上没有区别,但具体情况需要匹配相应地区的工作人员介绍详情。然而,截至***稿,这些工作人员没有联系记者。

根据中汇支付官网,中汇支付产品主要包括POS收据和中汇掌付通POS收据通过中汇支付POS机器使用银行卡支付,中汇支付代为收款,进行支付结算的中汇支付通则主要服务于小微企业、自由职业者等,需要***App辅助刷卡设备。

在结算模式方面,客户服务表示,公司POS收单业务和中汇掌付通采用的都是T 1和即时到达这两种结算模式。对于其他用户提出的不到达、不发放利润等问题,客服表示需要了解具体原因,如商户结算卡问题、风险订单触发风险控制等。,这将导致无法到达,并需要提交相应的材料进行解冻。如果代理人拖欠POS机器款等情况,也可能导致分润不发。

李洋不同意客户服务的说法。根据李洋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聊天截图,2018年6月,李洋已与中汇支付结清了所有机器款项,不存在拖欠行为。另外,到2020年1月,中汇支付工作人员曾对李洋表示,分润等公司好转发的,目前似乎还没有发。

12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再次致电中汇支付客服,了解公司当前运营情况。客服表示,公司仍在正常运营中,他只负责账户查询,关于分公司“失联”等问题并不了解,需要反馈至相关部门后由专人回复,也可以通过官方邮箱进行沟通。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此前已经通过中汇支付官方披露的邮箱尝试进行沟通,但未收到回复。

银行卡收单行业的前路是什么?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中汇支付在2013年-2014年以开设分公司的方式迅速扩张,最多设立了39家分公司。各地分公司通过招聘代理商进一步向公司招聘POS推广机器。据李洋介绍,其代理的中汇支付POS机器在高峰期每月交易量高达5000万元。

2016年1月,中汇支付互联网支付牌照被央行注销,黑龙江、吉林、宁夏、甘肃、青海、新疆、西藏、海南、深圳、厦门、宁波、大连等12个省(区、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也被禁止。

中汇支付业务的发展受到限制。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参与企业不断推出更智能、更便宜的POS机器,还有更多不同类型的营销活动,中汇支付原有的优势逐渐减弱,现在失去了底层业务员的支持。开展了很多POS机代理的李洋看来,技术落后、缺乏核心竞争力也是中汇支付渐渐落寞的主要原因之一,当然不赚钱、甚至是拖欠分润,对代理商来说也是无法接受的。

与激烈的竞争相比,更残酷的是市场的逐渐流失。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单纯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生存空间正在逐渐被挤压。在银行卡收单的细分轨道上,除了第三方支付公司,还有更大的银行参与者。在市场竞争下,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的公司业务拓展空间小,越来越没落。现有开展业务的公司大多依靠线下非法套现来支撑。

黄大智说,第三方支付公司想寻找新的机会,只能选择更换轨道,例如工业互联网B端的收款业务,但目前该部分规模仍然非常小。而即便是在产业互联网的赛道里,银行依旧是主要玩家。相较于第三方支付公司,除了支付结算外,银行还能提供很多融资和理财等综合性服务,“这些业务恰恰是第三方支付做不了的。所以目前在收单的领域中,第三方支付公司基本没有什么生存空间了。”黄大智认为。

在中汇支付方面,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自5月30日以来,中汇支付已第21次被列入不可信执行人行列,包括违反财产报告制度、通过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隐匿、转移财产等方式规避执行。

李亚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通过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隐匿、转移财产等方式规避执行,是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以捏造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碍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可能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或者虚假诉讼等刑事犯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人民法院有能力执行判决,拒不执行的,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款;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于中汇支付来说,更大的考验在于下一次牌照续展。业内一位资深人士告诉《北京商报》,从支付行业的整体趋势来看,央行正在严格控制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数量和范围。像中汇支付这样业务量小或者没有实际业务的其他机构,在下一次续展时很可能不会续展或者被取消。中汇支付在第一次续展前已经失去了有价值的互联网支付牌照,银行卡收单业务覆盖面也有所缩小。同时,市场广泛反映存在风险,续展将是一个大问题。这位人士直言不讳地说。

2023年1月5日,中汇支付将迎来第二次牌照续展考试。在资深分析师看来,虽然距离续卡还有两年多,但中汇支付面临的债务问题不容忽视。而且对于中汇支付,甚至银行卡收单行业来说,除了业务许可,如何寻求新的发展机遇也将是公司需要思考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实习记者 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