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汇支付违反银行卡收单规定被罚1399万,曾28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九月二十七日,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出千万级罚款。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法规被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处以1399万元罚款,行政处罚决定日期为2021年9月16日。

中汇支付违反银行卡收单规定被罚1399万,曾28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天眼查APP显示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注册资本约为3.融金汇中(北京)电子支付技术有限公司1001亿元%控股。中汇支付从事独立的第三方支付业务,业务涉及B2C和B2B。据报道,中汇支付于2013年1月获得支付许可证,2018年续展成功,有效期至2023年1月5日,可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2016年9月,中汇支付获得9亿元A轮融资,投资者包括华夏人寿保险、天玑基金等。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天眼查数据,中汇支付自2019年6月11日起已包含72起终本案件(法院终止执行的案件),执行目标总额约为2.89亿元,未履行总额达到29亿元.86亿元,未履行比例达到99亿元.2%。此外,自2019年6月11日以来,中汇支付已被列为不可信执行人28次。|AI财经社 杨金颖,实习生 编|陆佳)

又一家支付机构收到千万元级别罚单,行业优胜劣汰竞争加剧。

9月27日,央行天津分行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汇支付)因银行卡收单业务违规被罚款1399万元。对于执行目标超过2亿元的中汇支付来说,这张罚单无疑更糟糕。

对此,许多受访者认为,支付行业严格监管的趋势将继续,加剧分化将是行业常态。就在不久前,央行副行长范一飞也公开表示,目前已有41家支付机构主动或被动退出市场,支付行业优胜劣汰的市场退出机制已初步形成。

中汇支付收千万罚单

央行天津分行9月27日宣布,中汇支付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法规被罚款1399万元,行政处罚决定日期为9月16日。

事实上,中汇支付一直是央行行政处罚公告中的常客。近年来,大大小小的罚款不断,罚款金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高达1000万元的巨额罚款再次冲击了中汇支付不容乐观的经营状况。

根据支付许可信息,中汇支付于2013年1月获得支付许可。2016年1月5日,公司被取消互联网支付许可,停止黑龙江、吉林、宁夏、甘肃、青海、新疆、西藏、海南、深圳、厦门、宁波、大连等12个省(区、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

券商中国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当时央行取消中汇支付的互联网支付业务许可证,是因为公司存在重大违规行为,也是因为系统被攻击泄露了大量数据。2017年,中汇支付还被中国银联争议处理委员会办公室通报,点名批评其虚假商户和伪卡交易比例高。目前,中汇支付获得央行许可的业务类型只有银行卡收单,业务范围有限。

与此同时,中汇支付还深陷诉讼纠纷,已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中汇支付的被执行标的已接近2.89亿元,未履行总额超过29亿元.86亿元.66亿元执行目标来源于中汇支付与深圳东土优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东土投资)之间的股权纠纷,东土投资为中汇支付A轮融资的投资者之一。

此外,大多数合同纠纷来自与中汇支付合作的代理商。起诉的原因大多是拖欠利润,即这些代理商购买中汇支付。POS机器之后,为其提供推广服务,中汇支付需要向代理商支付服务费,但中汇支付拒绝支付当前业务困难。

为什么收单业务屡遭处罚?

其实看什么业务违规,就知道监管最看重什么,现在机构的痛点在哪里。一位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银行卡收单和反洗钱一直是监管的高压区域,也是支付机构违规高发的重灾区。这两项业务违规开出的千万级巨额罚单早已屡见不鲜。

根据规定,银行卡收单业务是指收单机构与特约商户签订银行卡受理协议,在特约商户按约定受理银行卡并与持卡人达成交易后,为特约商户提供交易资金结算服务的行为。

星智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指出,银行卡收单业务内容广泛,支付机构的违规行为主要集中在商户审核、受理协议签订、外包业务管理等方面。其他行业没有按照监管要求备案或超出当地范围展示,有的扩大虚假商户套现,非法设立收单结算账户,类似于二次清算行为。

那么,为什么支付机构经常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呢?在支付机构的业务中,收单业务流程比较长,涉及的参与者也比较多。同时,收单业务需要本地运营,涉及很多线下环节,难以监管。黄大志进一步指出,此外,由于支付机构的发展时间比银行等金融机构短,对法律法规的理解、自身合规体系的建设、相关人才的储备和科技体系存在一些不足。

上述机构人士承认,国内费率持续下降,支付机构收入来源较少。但是很多灰色业务需求旺盛,很多支付机构为了利益还是会冒险。

优胜劣汰行业竞争加剧

自2016年以来,央行开展了支付市场混乱整治,对违法行为零容忍.9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第十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表示,目前,央行已处罚1436家银行支付机构,共处罚11家.3亿元引导22家支付机构主动退出市场,17家支付机构不续展,2家严重违规支付机构取消业务许可,成功完成先锋支付阶段性风险处置,初步形成优胜劣汰的市场退出机制。

换句话说,截至目前,已有41家支付机构主动或被动退出市场,271张支付许可证缩水至230张。到今年年底,还有51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包括开店宝、付临门、钱宝、现代金融控制、腾付通、电银、海科融通等,将面临支付许可证到期,迎来续展考试。

“这反映了支付行业正处于一个动态清退的过程,未来那些空有一个牌照,但没有业务或是业务规模过小,甚至有一些违法违规犯罪案例的机构,可能会逐渐退出这个市场。”黄大智表示,现在第三方支付牌照其实是过剩的,牌照的市场价格也从前几年的十几亿元,到现在的几亿元,以后或许还会下降。

有支付机构人士向记者承认,目前国内支付市场竞争过于激烈,费率价格战已经结束,长期来看不太可能提高。所以单纯做支付业务很难维持机构运营。

虽然现在很多支付机构都提出了金融技术的转型,也就是说B终端提供支付解决方案。此人认为,大多数支付机构受到自身技术和经济实力的限制,很难走金融技术转型的道路。更多的支付机构只有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上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来增加收入,才能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