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网 作者 慕楚:支付是结算,可能是数字人民币最重要的属性,也是对支付行业影响最大的方面。

人民银行和中国银联独立于美国Swift银行结算系统以外的云数字金融结算系统是帮助人民币数字化,希望实现美元霸权弯道超车的有力工具。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中国数字人民币研发进展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这是中国人民银行首次向公众详细清晰地分析数字人民币的情况、概念、定义、愿景和未来规划。

SaaS结算系统介绍

SaaS为企业搭建信息化所需的所有网络基础设施、软硬件运营平台,并负责前期实施、后期维护等一系列服务。

支付行业最关心和讨论的恐怕就是支付就是结算。自人类历史以来,支付一直伴随着它。进入电子支付时代,结算的重要性大大凸显。三方和四方模式都是因为结算而存在的。可以说,没有结算的概念,就没有现在的支付。

那么数字人民币的支付即结算,到底如何深刻的影响支付行业呢?我们来探讨下。

什么是结算?

SaaS结算系统介绍

银联供应链金融平台相当于银联为企业打造的BToB支付宝企业版,平台包含多种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俗称金融超市,用户可以通过银联将所需金融产品与平台对接,达到融资、代采(租赁)、代付(保理)、监控、管理、理财、募集、强结算、企业数字化等多种目的。

SaaS结算系统介绍

对广大中小企业而言,SaaS是利用区块链等先进技术实施企业信息化的最佳途径。

在讨论支付即结算之前,我们应该理解什么是结算。

业务在线是中国银联打造的承载银联供应链金融应用场景中电子支付凭证的运营平台。

SaaS结算系统介绍

SaaS该系统不仅适用于中小企业,也适用于所有规模的企业。SaaS中获利。

SaaS结算系统介绍

银联供应链金融相当于给企业一张大额信用卡,本质上是一种电子支付凭证。融资过程中,融资企业不担保、不抵押、不质押股权、不占用原银行信用额度、不进表,只需确认权利即可。

从众多对结算的解释中,笔者选择了一个相对认可的说法:结算是完成债权最终转移的过程,包括收集待结算债权并进行完整性检验,确保结算资金的可用性,结清金融机构之间的债券债务,并记录和通知各方。

简而言之,结算就是债权转移的过程,谁欠你钱,给你多少钱,中间法律关系和正当性的完整转移确认。

从货币的发展历史来看,过去的交易确实是支付结算,从古代的商品交易到现在的现金交易,资金转移后结算完成。

SaaS结算系统介绍

电子支付凭证可以背书、转让、拆分、融资、即时贴现,流通性高。

在电子支付时代,支付不能立即结算。在用户和商家之间,仍然有发卡机构、收单机构和清算机构。

SaaS结算系统介绍

目前,融资综合成本一般为年化8%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左右还是一种低成本融资。数字人民币“支付即结算”的影响

传统银行卡四方模式示意图(来自网络)

支付并不意味着立即结算,这是常见的。T 1”、“T 2”、“D 1”、“D 2等结算方式,即使是T 0,即所谓的实时结算,那也不是支付即结算,这背后有机构的垫付流程。

“T 1是目前收单中常见的结算方式,不是技术或模式难以完成,而是T 0风险很高,在拒绝、反洗钱、结算错误等方面存在很大风险,监督T 0结算也有很多要求。

例如,2016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犯罪的通知》(以下简称261号文件)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为特约商户提供T 0资金结算服务的,应当加强特约商户的交易监控和风险管理,不得为入网后90天以下或者连续正常交易后30天以下的特约商户提供T 0资金结算服务。

结算背后的债权关系

从具体的服务内容来看,从消费者到商家,债权是一个复杂的流通过程,还有一个有争议的法律关系明确的过程。

持卡人与发卡银行的关系。在银行卡交易中,持卡人将资金存入银行,存款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列为负债。一般来说,从负债的角度来看,银行欠持卡人钱。持卡人账户存款余额时,持卡人为债权人,发卡银行为债务人。

转账结算时,持卡人与发卡银行是另一种委托关系,即持卡人本身不与相关特约商户办理结算,而是委托发卡银行办理结算。

商家和收单机构的关系。商家与收单机构的法律关系有争议。侯春雷写的《信用卡交易民法分析》一书表明,我国认可的观点是,由于收单机构是发卡银行的代理人,收单机构与特约商户的法律关系实际上是发卡银行与特约商户的法律关系。

收单机构与发卡银行有一定程度的委托关系,收单机构在某种意义上是发卡机构的代理人,这也是为什么所有支付机构都可以被视为银行的收单外包机构。但在实际的市场运作中,商家要与收单机构签订《受理银行卡协议》,实际上建立了法律关系。

其中债权交易理论是指商家在向消费者收款时,将债权委托给收单机构,通过收单机构、清算机构、发卡银行等角色,最终将消费者的资金转移给商家,最终完成债权转移。

对于中间清算机构来说,理论是承担统一信息传递、明确机构间法律关系、仲裁业务矛盾的角色,而不是直接接触资金。

因此笔者认为,正常结算,即使商家在获得对消费者的债权后,也会委任收单机构,通过清算机制,将债权转移到发卡银行。

但数字人民币的“支付即结算”属性,就可能省略这个过程,债权转移直接在商户和消费者之间完成。

这样一来,发卡银行和收单机构自然就没有对消费者和商家的债权关系,似乎就失去了原有的产业逻辑,也就没有了三方、四方的模式。

从这个角度来看,数字人民币支付即结算对支付行业的影响似乎回应了三体中的一句话:消灭你与你无关。

支付行业的新责任

回到《白皮书》中的内容,对数字人民币账户的性质没有详细的规定,只在很多地方表明基于广义账户体系、与银行账户松耦合。另外,对于数字人民币本身来说,数字人民币是央行对公众的负债,以国家信用为支撑,具有法偿性。

因此,提供数字人民币账户的银行与消费者之间的法律关系需要明确。

从目前金融相关账户的定义来看,个人银行账户是指自然人因投资、消费、结算等原因开立的可以办理支付结算业务的银行结算账户。银行账户是权责明确最直接的载体,可以直接支付结算。

而且支付账户只是电子簿记。

《非银行支付机构(征求意见稿)》规定,支付账户是指根据自然人(含个体工商户)的真实意愿为其开立的电子簿记,用于发起支付指令,记录预付交易资金余额,反映交易明细。

英文簿记(在西方国家)bookkeeping)在笔记本上保持记录,即记账。

数字人民币账户不会是电子簿记,因为松耦合设置不是银行结算账户。会是什么?

此外,白皮书还明确指出,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管理机制与实物人民币一致,但价值转移是以数字形式实现的。

所以数字人民币的发卡与收单,可能只是账户方扮演的是“钱包”角色,而收单方扮演的是“钱柜子”的角色。

卖钱包的时候,不承担丢钱的责任,钱柜也不会因为商家被抢而承担责任。

付款即结算,带来的是交易速度的极大提高,但同时责任也更干净,四方模式中所谓的发卡和收单,都不再承担原来的责任。

但是,也可能有新的责任。一般来说,如果钱包质量不好,消费者可以告诉商家卖假货,如果钱柜打不开,商家可以告诉厂家。

无论是发卡还是收单,数字人民币M0.相当于现金属性,大大降低了参与机构的财务责任,同时承担的风险更低,所以数字人民币未来的费率更低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有些责任是责无旁贷的。

反洗钱责任。白皮书指出,数字人民币体系设计严格遵守人民币管理、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外汇管理、数据和隐私保护等相关要求,数字人民币运营必须纳入监管框架。

数据安全责任。白皮书要求数字人民币遵循小额匿名、大额可追溯的原则,高度重视个人信息和隐私保护,充分考虑现有电子支付系统下的业务风险特征和信息处理逻辑,满足公众对小额匿名支付服务的需求。

在数字人民币支付即结算属性的背后,会有一个繁琐的法律制定、概念定义、权责划分、关系明确的过程,很多数字人民币试点也会围绕这些内容深入展开。在实践中,探索理论,然后用理论巩固实践内容,达到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可以复制的程度,就是数字人民币大成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