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微信支付目前正在内测一项名为“刷掌支付”的全新支付功能,用户可在刷脸支付功能时体验掌支付。

“刷掌支付”是由腾讯优图和微信支付联合推出的新支付方式,具体的操作方式是,用户需要在刷脸设备上注册手掌并刷脸关联到个人微信账号上,线下消费时,将手掌对着微信支付设备的扫描区,设备确认完成后完成支付。

为此,有网友认为“不安全,手掌属于生物信息,不能随便泄露。同时,还有可能增加犯罪率。”也有网友表示“怀念纸币支付的年代。如今,如果***丢了可能寸步难行。”

那么,为何要不断新增网络支付功能?脸和指纹也属于生物信息,用以支付如何保障信息安全?“刷掌支付”有哪些新的安全问题,又有着哪些解决的措施?除了脸和手掌外,还有哪些生物信息可能被用作支付手段?“刷掌支付”以及未来可能的其他生物信息支付是否真的有市场?8月31日,科技日报记者带着问题走访了相关专家。

网上支付对于商家和个人都具有众多优势

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电子工程学院副院长牛杰博士告诉记者,网上支付也称为电子支付,其特点是交易以电子方式进行,技术领域涉及计算机网络、互联网和数字储值系统。

“网上支付可以节约时间,商家处理现金的成本和安全问题会大大减少,企业管理也更加的容易。”牛杰说。

对于个人而言,也无需随身携带大量现金,增加了安全感。且多项研究表明,与使用现金支付相比,消费者在使用电子支付方式时往往会花费更多。

网上支付还可作为一种减少接触和病毒传播的手段。随着网络支付更加普及和先进,市场希望网络支付范围和手段可以越来越丰富。

“特定企业不断开发网络支付手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涉及终端市场份额之争、举例来说,如果我的***支持NFC,当然在相关设备上就可以无接触直接扫描***乘车、购物等。”牛杰说。

牛杰介绍,由于很多***不支持NFC,但几乎所有智能***都有摄像头。因此,基于移动网络,企业开发了二维码支付——商家只需要打印一张二维码,而不用购买专门设备。

然而,二维码市场不仅仅有微信和支付宝,还有以聚合码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以及银联的云闪付等。支付宝、微信等支付平台,各自都是一个闭环的生态,并没有建立统一技术标准,在支付上无法实现互通。

因此,为了占据市场先机,支付宝推出安全性和体验性更高刷脸支付等创新手段,并拿出巨额补贴来推动,也是出于企业生存战略的考虑。

微信内测的掌纹支付同属于生物信息支付方式,其推出原因也与支付宝推出刷脸支付类似。

所有上传的人脸图像都将进行脱敏与加密处理

牛杰介绍,“掌纹支付”和“刷脸支付”等都属于诸如人脸、指纹、声纹等生物特征信息的具体应用。生物特征具有个体的唯一性,如果用作支付交易的识别,会具有较高的安全性,其信息安全保障问题也显得尤为重要,针对第一个问题,应考虑制度先行,比如尽快出台《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

去年11月实施的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远程人脸识别系统技术要求》规定了信息收集人员对于人脸信息的采集,事先需要获取对方的同意,且数据处理的话不得超过必要的限度等。

但不可否认,生物信息在采集、传输、保存、使用以及第三方调用过程中,都可能会出现数据泄露和滥用问题。

与密码泄露不同,密码泄露可以修改密码,但个人生物信息数据无法修改,一旦泄露或者滥用,将给社会正常运行和发展带来额外风险。

“从技术角度来说,以支付宝的刷脸举例,其技术团队开发了图像脱敏技术,所有上传的人脸图像都将进行脱敏与加密处理。此外,支付宝的‘刷脸支付’技术背后,还包含对用户日常轨迹数据的对比,在用户常光顾的小店消费可直接‘刷脸’,在首次消费的小店还需结合***进行验证等等。”牛杰说。

在牛杰看来,“刷掌支付”涉及的掌纹识别技术是近几年提出的一种较新的生物特征识别技术。掌纹是指手指末端到手腕部分的手掌图像,其中很多特征可以用来进行身份识别,如主线、皱纹、细小的纹理、脊末梢、分叉点等。

掌纹识别技术也是一种非侵犯性的识别方法,用户比较容易接受,对采集设备要求不高,其涉及的安全问题与基于生物信息支付的其他方式类似。

数据安全已经不仅仅是个人隐私问题

“任何一种支付方式都存在安全问题。”牛杰说,当前,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已成为信息时代国家重要战略资源,数据安全关系到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数据安全已经不仅仅是个人隐私问题,更是网络安全甚至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牛杰认为,对于生物信息技术应用,不能因噎废食,而应该要进一步规范、并谨慎应对,适度应用。从国家相关制度以及技术发展两方面同时着手,设定相关生物信息技术的使用红线。

同时,也可以在即时支付、大宗资产交易领域,采用诸如指纹识别、虹膜识别、人脸识别等多种生物识别技术组合的复合技术来提升支付安全性。

牛杰还告诉记者,目前除了脸和手掌之外,生物识别技术还有很多,比如步态识别、静脉识别、虹膜识别、声纹识别等,当前最主流的网上支付方式无疑是二维码支付。“然而,二维码支付的安全性并不具有明显优势可言。”

在便捷性上,二维码支付同样不具有绝对优势,它必须要依托于网络和***设备,比起NFC和刷脸支付都显得逊色不少。

因此,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结合生物信息来鉴别个体身份的支付方式一定有其应用市场。

从相关产业化发展角度来说,目前以刷脸支付为代表的生物识别支付已经得到应用,然而,只有诸如阿里巴巴、腾讯、苏宁等少数巨头企业掌握相关核心研发技术。

纵然生物识别技术是未来趋势,受限于技术和资金实力,绝大多数中小型支付机构基本都被排除在外,实力雄厚的巨头或将迎来爆发。

基于用户维度的C端市场渗透率已渐趋饱和,随着移动支付逐渐普及,在个人用户之外,商户对于B端支付服务的需求也在提升,同时衍生出如营销、财务管理等金融生态服务需求,由此催生出广阔的B端支付服务市场。

“此种情况下,由于行业分布广泛,业态形式多样,企业间支付需求存在差异,很难通过统一的支付产品来满足不同企业的支付需求。”牛杰提出,为此企业间支付需要定制化方案,这可能是未来有关支付机构的一个切入机会。

编辑/范辉

简论蔡定创《货币迷局-当代信用货币论》的缺陷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蔡定创著作《货币迷局——当代信用货币论》的封面语: “第一本中国人自己的货币理论书”“第一本发起货币思想革命的书”“第一本颠覆西方货币主义的书”。后来了解到蔡先生在这本书之后还出版了《印钱消费》《双轮经济》《信用价值论》等著作。蔡先生还把他的著作和马克思的《资本论》相提并论,在《信用价值论》的封面上赫然印有“《资本论》续”的字样。在天涯论坛上高华对《信用价值论》的书评是“完全原创的经济新思想体系。整个理论体系与现有的西方宏观经济学没继承关系,是建立在货币重新定义,并以货币为起点而重新构造的新理论大厦。”
  我看到后吓了一大跳:第一,如果中国真的创立了和西方经济学没有继承关系的经济学体系,如果中国真的出了第二个马克思,那是不得了的事啊,这可能吗?第二,我自认为是我对原有的货币理论进行了革命,是我第一个指出全世界教科书的货币理论都是错误的。我还正在为修改中国的教科书和美国的教科书的货币理论而呼号奔走。现在蔡先生说《货币迷局》是“第一本中国人自己的货币理论书”“第一本发起货币思想革命的书”,如果确实是这样,那我的理论就谈不上是原创新创独创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去呼吁国家教育部修改教材,没有必要呼吁美国的曼昆、诺德豪斯教授修改他们的教材了。
  为了学习,我与蔡先生联系,建议用我的《货币天然是信用》换取他的《迷局》等著作,蔡先生不同意,我就全费网购了《迷局》,用了3个月的时间读完了它。读完之后,长长嘘了口气,原来蔡先生的著作里根本就没有我的理论。我曾经对全世界的专家宣称“全世界任何教材只要不运用我的货币理论都将沦为错误”(2017年10月30日我寄给教育部的信中语) 《迷局》以及蔡定创的货币理论到底没有逃脱窠臼,还是沦为了错误。我在下面简单地(不是全面的)论述一下《货币迷局——当代信用货币论》的缺陷。
  一、该书对“当代信用货币”没有阐释和界定,从而使整本书失去了逻辑起点。
  既然书名是《货币迷局——当代信用货币论》,那就必须首先要对“当代信用货币”进行内涵的阐释与外延的界定,也就是要进行定义。如果不进行定义,那就不知道“论”的对象是谁,那就可能会“论”到对象以外,即跑题,也可能会“论”丢一部分对象,即漏掉。可是《迷局》没有对“当代信用货币”这个概念进行阐释和界定,看完全书,人们不知道“当代信用货币”的内涵即什么是“当代信用货币”,不知道“当代信用货币”的外延即“当代信用货币”指的是哪些货币,不知道“当代信用货币”的本质特征是什么。
  连论证的对象都是空白,那全本书的整个逻辑体系就失去了逻辑起点。
  下面我来对“当代信用货币”进行定义。
  “当代信用货币”含有三部分内容。
  第一,什么是“当代”。这是具体而精确的,我对“当代”的解释是: “当代”也称为“现代”,它是相对于“近代”“古代”来讲的,从货币历史角度来说,具体的是指1971年8月15日以后的时代,那以后的货币是“当代货币”或者说是“现代货币”,那以前的货币相对的可以称为“传统货币”或者说是“近代货币”“古代货币”。之所以把1971年8月15日作为“当代”与“近代”的分界点,是因为当天美元在全世界所有的货币中最后一个与黄金脱钩,从那以后,金本位在全世界范围内永远地退出了历史舞台,货币进入了一个具有过去所不具有的崭新特点的时代。如果你问“当代从什么时候开始?为什么从这个时候开始?”《迷局》里是没有答案的。
  第二,什么是“信用货币”。 这同样是具体而精确的,我对“信用货币”的解释是:“信用货币”是相对于“商品货币”来讲的,它以“信用”作为货币的生命,有信用,该货币就存在,没有信用,该货币就死亡。具体说来,“信用货币”不是商品,没有使用价值和价值,其生命其价值全在于发行者的信用,即发行者对于货币的承诺是否能够兑现。而“商品货币”本身是商品,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不存在发行者,也不存在发行者的信用。“信用货币”分有很多层次,最基础的层次即第一层次是本位,第二层次是本位货币,第三层次是本位币的传递、记账方式。以现代美元为例,第一层次即美元的本位是美联储的信用,也可以说是美国政府的信用,这个信用看不见摸不着、不能单独存在的,它或者存在于货币中或者存在于国债中等,但是这个信用是可以感觉到,可以估计到的,世界三大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和惠誉国际信用评级公司每年都会对世界各国的主权信用作出评估,2011年8月5日标准普尔把美国的主权信用等级由AAA级下调为AA+,这意味着标准普尔认为美国政府的信用正在走向疲软,美元价值正在走向疲软,美国国债有可能无法按期还本付息。第二层次即本位币是现金美元,包括纸币和硬币。第三层次是以美元为对象的支票、汇票等纸质的票据,以及以信用卡、***储存和转账、电脑储存和转账的电子货币等。信用关系及其复杂,有单一信用,还有复合信用,叠加信用,串联信用,并联信用,网状信用等等。要特别指出的是,“信用货币”早就存在,我国唐朝的飞钱、宋朝的交子都是信用货币,可以肯定的说它们不是当代信用货币。如果你问“什么是信用货币?”“古代信用货币和当代信用货币的区别除过出现的时代不同外,它们之间最主要的区别是什么?”《迷局》里是没有答案的。
  第三,什么是“当代信用货币”。 这也是具体而精确的,“当代信用货币”是指当代的一切货币,反过来说当代的一切货币都是信用货币。以美元为例,当代美元的第一层次和第二层次即现金美元是基础货币,第三层次是派生货币。这和过去是完全不相同的,过去的基础货币是商品本位货币,不是信用货币,只有派生货币才是信用货币。那时不仅有信用货币,同时还有商品货币,是商品货币与信用货币并存和相互联系的。当代仅仅只有信用货币而没有商品货币。在当代,无论是基础货币还是派生货币通通都是信用货币,所以,如果是论当代信用货币的话,完全可以不要信用两个字,书名可以改为《货币迷局——当代货币论》。如果你问“当代除过信用货币外,还有没有其它货币?”《迷局》里是没有答案的。
  “当代信用货币”的本质特征是其基础货币的本位是信用,不是商品,没有价值和使用价值。
  “当代信用货币”是《迷局》整本书的论证对象和核心概念、基础概念,也是建立全书逻辑体系的逻辑起点。这个概念在书中没有交代,那整本书的逻辑体系就失去了基础和核心,失去了逻辑起点。《迷局》是一本没有基础、没有起点、逻辑主线扭曲的论证堆砌。如果它是一栋实体建筑物的话,那就根本建不起来。
  连论证对象都没有交代的书,那它论证谁啊?
  二、该书没有对当代货币的本位进行论证,从而使整本书的货币体系失去了基础。
  庞大而复杂的货币体系,它是有基础的,一旦把这个基础抽掉,整个货币体系将轰然倒塌、不复存在。一旦这个基础发生了变化,那整个货币体系都将发生变化。尽管基础以上的货币具有相对独立性,具有自己特有的变化及其规律,也会对基础产生反作用,但是基础对上层建筑(借用概念)的作用是根本性的基础性的决定性的。而整个货币体系的基础就是货币的本位。
  要进行“当代信用货币论”,就必须要论证当代货币的本位,因为当代货币是信用本位货币,它不同于历史上的商品本位货币。当代货币的本位币就是信用货币,而正是这个信用货币既是当代信用货币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当代其它所有的信用货币的基础和前提。如果不论证当代货币的本位,不论证当代的本位货币,那不仅是漏掉了当代信用货币中最重要的部分,而且还使得该书对其它的信用货币的论证失去了基础,从而使得对其它信用货币的论证有可能沦入谬误。
  而《迷局》恰恰没有对当代货币的本位和本位货币进行论证。从而使整本书的货币体系失去了基础。
  下面我来对当代货币的本位和本位货币进行论证。
  货币的本位是指充当货币的那个东西,例如金本位,黄金充当货币,黄金就是货币的本位。在金本位时期,一旦黄金的数量、质量、流向等发生了变化,那整个货币体系例如银行券、支票、汇票、币值、物价等等都随之发生变化,进而导致整个经济发生变化。在16世纪的时候,西班牙从美洲攫取了大量的黄金,黄金的流入并没有给西班牙带来繁荣反而带来了灾难。由于黄金数量的大增,导致西班牙出现了物价上涨,由于物价的上涨导致出口下降,由于出口下降导致黄金外流。西班牙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千里迢迢从美洲运回来的黄金会给他们带来灾祸。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懂货币本位决定货币状况进而决定经济的规律,而且违背了这个规律。
  在人类历史上,贝壳、鸟羽毛、猪獠牙、粮食、牲畜、鸦片、食盐、铜、铁、白银、黄金等等都曾经充当过货币,大约到了18世纪,欧洲各国货币都集中到了黄金白银身上,所以马克思说“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以上这些货币虽然具体形态各不相同,但是它们都是商品,因此我把这一类货币统称为商品本位货币。金本位是商品本位货币的最高最后阶段。
  当代货币的本位不是商品,当代货币不是商品货币。当代货币的本位是信用,当代货币是信用本位货币。
  货币本位是货币的基础。1、货币本位决定货币的存在形态。简论蔡定创《货币迷局-当代信用货币论》的缺陷一种全新支付功能将到来“掌纹、刷脸”支付安全吗?(图1)例如,贝壳本位决定了货币的存在形态是一颗一颗的贝壳,食盐本位决定了货币的存在形态是白花花的颗粒状的盐。2、货币本位决定单位货币的价值。例如,金本位时1克黄金的价值要比银本位时1克白银的价值大得多,同样重量同样形状的1枚金币要比1枚银币的价值大得多。3、货币本位决定货币的总数量。换句话说,就是货币本位决定全社会货币的价值总量。例如,在金本位时,黄金的总量决定了货币价值的总量,人们不可能不顾黄金的数量而无限制的发行货币,即货币总数量总价值被黄金锚住了。4、货币本位决定货币的自然属性。例如,铁本位时,铁的比重大易生锈的性质决定了货币比重大易生锈。牲畜本位时,牲畜的不可分割性决定了货币的不可分割性。5、货币本位决定货币的生命。在人类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上,为什么贝壳等等货币都早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是由它们的本位决定的,例如在我国铜钱存在了2千年,但是最终在20世纪30年代灭亡了,因为单位铜的价值太贱,携带运输不方便,铜无法承担货币的重任,只得下台让位于金银。
  所以,在现实中,货币本位是整个货币现象的基础,本位一变,其他皆变。在货币理论中,关于货币本位的理论是整个货币理论体系的基础。如果关于货币本位的理论错误了,那么整个货币理论体系都是错误的。
  在《货币迷局——当代信用货币论》里找不到关于对当代货币本位的论述。如果你问“当代货币的本位是什么?”《迷局》里是没有答案的。
  该书在货币本位理论上的空白,决定了该书的整个货币理论体系是没有本位理论作为逻辑支撑的。换句话说,《迷局》的货币理论体系是搭建不起来的。
  当代货币的本位是信用。这个信用最初或者从根本上说是全社会货币使用者之间的信用。即全社会各行业的商品和劳务的生产者之间的相互约定:我们做一个不是商品的没有价值没有使用价值的标识(在今天就是在纸片塑料片上印上标识,例如人民币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加拿大元等等),我们大家都接受它都运用它来作为商品交换的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而要发行管理这样的标识性货币,是任何一个个人一个企业都没有资格没有能力完成的,因为发行管理这种货币的权力是公权力,这就需要建立一个公共机关,人们授权给它,让它来发行管理货币,这个发行管理货币的公共机关就是所谓的中央银行,中央银行代表全社会货币使用者来行使发行管理货币的公权力。在这个时候,作为货币本位的信用就转化为中央银行的信用了,所以,人们常说美元是美联储的信用,人民币是中国人民银行的信用。而在今天,中央银行不可能孤立运行,中央银行的成立、管理、监督、保卫等等事项都离不开国家离不开政府的领导与支持,在今天,全世界所有的中央银行都要接受中央政府的领导,例如中国人民银行就是国务院领导下的机关。在这个时候,作为货币本位的信用就转化为国家、政府的信用了,所以,人们还常说美元是美国政府的信用,人民币是中国政府的信用。尽管国家、央行可以干涉、影响甚至破坏货币信用,但是,这个信用归根到底是全社会货币使用者的信用。如果当全社会货币使用者发现货币信用被破坏的时候,他们就会有反应,甚至拒绝使用该货币,从而导致旧货币的死亡,新货币的诞生。1948年,由于旧中国国民党政府不讲信用滥发货币,导致货币价值一日数跌,我的家乡人民就拒绝使用法币,在湖北省竹山县人们用棉花充当货币,在竹溪县用食盐充当货币,人们戏称为“花花世界”“一言为定”。2009年4月津巴布韦人民抛弃了津巴布韦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改用美元和兰特,津巴布韦元死亡。我现在手中还收藏有津巴布韦中央银行2008年发行的面值为100万亿元的货币。我看到它,唏嘘不已,这张人类有史以来面值最大的货币2009年1月16日出生2009年4月死亡,真是短命啊。
  在商品本位货币时代,货币的本位和本位货币是合二为一的。例如在金本位时期,黄金(金币或者金块)既是货币的本位又是本位货币。人们无法把二者分割开来。
  在当代,即信用本位货币时代,货币的本位和本位货币是两相分开的。例如今天的美元,美元的本位是美联储的信用,而本位货币是美元,即美元现金,包括纸币美元和硬币美元。两者的关系是:一方面,本位是本位货币的基础、核心和灵魂,本位决定本位货币,另一方面,本位货币是本位的外在表现、存在形式,本位货币对本位有一定的反作用。
  本位币之外的其它所有的信用货币都是由本位币派生或再派生出来的,都要受到本位货币的决定和制约。
  而《迷局》里没有对当代货币本位的论述,没有对当代本位货币的论述,这就导致了它的整个货币体系是没有基础的空中楼阁,导致了它的整个货币理论体系失去了逻辑支撑。
  三、该书混淆了基础货币和派生货币的性质和界限。
  《迷局》说“股市增生的货币是一种与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相同的货币,同样,股市湮灭的货币也是一种基础货币。不将股市增生的货币看做是与央行发行货币等同的货币,或者不将股市看成是与央行一样具有对基础货币数量增加与减少的能力,是传统货币理论所犯下的最大错误,也是我们以往货币政策每每失误的根源。”(摘自第83页)
  这完全是无知的妄言。
  在当代,货币按其由本源和派生再派生的顺序而言,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基础货币,另一类是派生货币,基础货币没有也不需要其他任何货币作为基础,相反它是整个货币体系的基础,没有了它,所有的形形色色的派生货币都既不可能产生也不可能存在。派生货币是从基础货币的基础上再生的,其表现形态各种各样,有的派生货币还可以再派生新的货币,派生货币的生存以基础货币的存在为基础和前提。一旦基础货币的数量发生变化,派生货币相应的也会发生变化,一旦基础货币死亡,所有的派生货币都将死亡。
  在当代,基础货币就是本位货币,它就是也只能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现金,在美国就是纸币美元和硬币美元,在中国就是纸币人民币和硬币人民币。它只能出自中央银行,其他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可能发行基础货币,任何场所都不可能产生基础货币。基础货币一旦发行,数量既定,既不能增生也不能湮灭。基础货币的数量只有中央银行可以控制,控制的方法是发行与回笼。凡是能够增生和湮灭的货币只能是派生货币,而不是基础货币。
  商业银行可以派生货币,比如某商业银行吸收了1亿元的现金存款(基础货币),它会在保证支付的前提下,开出超过存款数额的支票汇票,例如,可以开出5亿元的支票,这超出的4亿元就是派生货币。
  派生货币的实质是转账结算,其原理来自于货币的本质,货币的本质是商品交换的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这是本人对货币本质的表述,不同于其它理论的表述,也不同于《迷局》的表述)。即货币没有使用价值,不能消费,不是人们追逐的最终标的,人们追逐的最终标的是使用价值,人们要货币不过是过过手,转瞬即逝,如果能够不过手货币而实现交易的话,人们是乐意不接触现实货币的。
  货币在实现价值尺度的职能时是不需要现实货币的,只需要观念的货币,即交易双方用大脑思维来判断商品的价值即可。货币实现流通手段职能时,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现金结算,这个时候必须使用现金即现实货币、基础货币,另一种是转账结算,这时开出转账支票即派生货币就可以了。这正是商业银行派生货币的原理基础。但是,一切商业银行的派生货币(无论它是什么形式例如纸质票据、银行卡转账、***转账等等)通通都是以本位货币为基础和前提的,都是可以归零的。一旦在需要提取现金而不能够提取现金时,派生货币立马湮灭。以前面的商业银行为例,它有1亿元的现金,可是它开出了5亿元的票据,超出的4亿如果都不提现,只是在各户头之间转来转去,那就相安无事,一旦5亿元的票据都要来提现,而银行只可能提供1亿元现金,那另外的4亿元票据立马失效,4亿元派生货币立马湮灭。
  股票市场中股票价格上涨可以导致股市市值的上涨,上涨的部分必然表示于货币,这就导致了货币数量的增多,这个增量就是《迷局》所说的“股市增生的货币”。股票价格下跌可以导致股市市值的下跌,这就导致了货币数量的减少,这个减量就是《迷局》所说的“股市湮灭的货币”。但是,这些货币通通都不是基础货币,相反,通通都是派生货币。这些货币完全不能够和中央银行发行的基础货币相提并论。因为, 1,股市里增生和湮灭的货币通通都是记账货币,或者说是账号货币,或者说是账面货币,甚至只能说是观念货币,即想象中的货币。它们通通都不是现金,而只有现金才是基础货币。2,股市里增生和湮灭的货币通通都以基础货币的存在为前提的,因为表示它们的要么是美元要么是人民币或者其它货币,不可能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如果没有人民币,那就根本没有A股市场。如果没有基础货币对股市的注入和抽出,那就没有股市市值的增量和湮灭。3,凡是能够抛开中央银行而产生的货币都不是基础货币,凡是能够湮灭的货币都不是基础货币。基础货币既不能派生也不能湮灭。
  例如,某股票有3亿股,其中上市1亿股,每一股价格1元,该股票的总市值为3亿元。由于种种原因(可以是股息增加,也可以是有人拉高,等等),该股票价格上涨50%,变成每一股价格1.5元,总市值为4.5亿元。按《迷局》的理论,股市增生货币1.5亿元,这1.5亿元“是一种与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相同的货币”。然而,我们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出这个结论是荒谬的。这1.5亿元货币分为2大部分,第1部分是非上市股票的增生部分,为1亿元,这1亿元仅仅存在于人的观念中,只是观念货币,不是现实货币。第2部分是上市股票的增生部分,为0.5亿元,如果不变现,也只能是观念货币。第2部分又分为2个次部分,第1次部分是持股不卖的。现在假设占50%,那这部分增生货币0.25亿也只是观念货币。第2次部分假设全部卖出,得现金0.25亿元,溢出股市。请注意,在所谓股市增生的1.5亿元货币中只有这0.25亿元才能说是股市真正增值的或者说是增生货币,其它的1.25亿元通通都是观念货币。由于这1.25亿元仅仅存在于观念中没有也不可能进入银行,没有也不可能进入市场流通,所以,它们不可能再派生货币,它们不是基础货币,它们与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完全不是一回事。那溢出股市的0.25亿元如果全部用来消费,可以实现0.25亿元商品价值,从而推动经济的发展,如果全部用来存入商业银行,假设按1:5的倍数来增生的话,确实可以再派生1.25亿元的货币,但是请注意,一、这0.25亿元本来就是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现金,和其它的现金毫无二致,可以派生货币是现金本来就具有的性质,与由股市溢出没有关系。二、这0.25亿元归根到底是从股市外进入股市的,是中央银行发行的,不是股市原生的。当然,也有可能这溢出的0.25亿元并没有提现,而是通过转账的方式进入消费领域或者存入银行,那同样可以推动经济的发展或再一次的增生货币,但是,这是第二次增生,是次派生,这样次派生的功能是股市以外其它领域例如商业、保险、金融的派生货币(记账货币)同样具有的功能,不是股市溢出货币所独有的。如果以能够派生货币为理由把股市溢出货币当成基础货币,那其它领域的溢出货币(如银行利息、企业利润等等)就也是基础货币了。这岂不是处处都是基础货币,基础货币满天飞?就好比一栋30层高的楼房,第30层是由第29层派生的是以第29层为基础的,第29层是由第28层派生的是以第28层为基础的,以此类推,那从第1层到第29层就都是楼房基础了,这显然是荒谬的,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地基才是基础,其它的1-30层楼房通通都不是基础。
  所以,股市是不可能产生基础货币的。《迷局》的结论是完全错误的。
  股市的增生货币是可以立马湮灭的(或者说叫蒸发),再以上例为例,假设该股票价格下跌1/3,恢复成每一股价格1元,此时该股票的总市值恢复为3亿元,那增生的1.5亿元就湮灭的无影无踪了。
  总之,股市的增生与湮灭的只能是派生货币,而不是基础货币。
  《迷局》之所以把股市的增生货币当成基础货币,是因为,一、作者蔡定创先生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基础货币,不懂得基础货币的特殊性质,不懂得基础货币与派生货币的根本区别,他把两者混为一谈了。二、蔡定创先生把能够产生派生货币当成基础货币的根本特征了,他以为只要能够增生货币的货币就是基础货币。股市上涨,产生增生货币,增生货币投入消费或存入银行又可增生货币,他就因此把股市增生货币当成基础货币了。他不懂派生货币可以再派生新的货币的道理。蔡先生混淆了基础货币与派生货币的性质和界限。
  四、该书把印钱消费当成必然规律是完全错误的。
  《迷局》说“笔者发现并第一次揭示了当代经济现实中已客观存在的货币的两大规律:货币放大规律和印钱消费规律。这两大规律的发现并广泛应用,必将促进世界经济最终走向大同。”(摘自序言第2页)还说“国家是可以印钱的,这笔赤字透支消费其实记不记账不是本质,因为即使为此积累再多的债务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不归还的。这就是‘印钱消费’原理。它是一种潜在而必然起作用的规律。”“也只有在中国学会自己‘印钱消费’时,中国才能迅速超越发达国家。”(摘自第160页)
  “印钱消费”字面简洁易懂,就是中央银行大量的印刷钞票,然后把钞票送给政府,形成政府的赤字收入,再然后把这大量的钞票花出去,或者政府自己投资修铁路修水坝搞投资,或者提高政府雇员的工资,让他们去买汽车买房子买美食买丽服搞消费,或者扩大救济范围提高救济标准,送给困苦者大把的钱,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确实,在特定条件下,政府可以通过赤字政策,央行可以通过扩大货币发行数量来刺激经济的发展,或者说是“印钱消费”。最为典型的例子是1933年美国新总统罗斯福上台后采取的扩大货币发行量来挽救经济危机的事迹,比较切近的例子是2009年至2016年美国联邦储备通过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来消弭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的事迹,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的39年中也多次采取这个办法,比较著名的是2009年温家宝政府推出的4万亿元经济刺激措施。
  但是,“印钱消费”不是规律。它不具有普遍性,更不能够呼吁怂恿政府去“印钱消费”。
  第一,“印钱消费”仅仅是在社会出现产能过剩通货紧缩时采取的消化过剩产能的临时性措施。换句话说,“印钱消费”成为有效手段的前提仅仅是治理产能过剩、通货紧缩。其前提条件是出现产能过剩,在这个时候,由于产能过剩,会出现大量的产品卖不出去,企业无法收回资金,无力给职工发放工资,无力继续生产或者进行新的投资,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资金链断裂”。这个时候会出现物价下跌、市场萎缩、产品积压、企业倒闭、职工失业等现象,换句话说,就是出现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了。这个所谓的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的直接根源是通货紧缩,也就是出现了“钱荒”。在这个时候要想救市,有效的办法就是中央银行向市场注入货币,也就是《迷局》所说的“印钱消费”。但是,出现产能过剩并不是社会的永久性常态,它只是特殊阶段的特殊产物,而且,在今天的条件下,人们是完全可以避免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和通货紧缩的。
  第二,“印钱消费”实际上一直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