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昌俊院士:成就感就是看到交易数据暴涨,但支付平台依然平稳安全

图说:蒋昌俊 校方供图

  他30余年致力于网络金融安全研究,攻克了系统风险防控瞬时精准辨识的重大技术难题,主持建立了我国首个网络交易风险防控体系、系统及标准,为我国互联网金融体量跃升全球第一提供了有效支撑。

点击关注,每天精彩不断!

导读:扫码支付到底安全吗?微信支付宝做出改变,一种新的支付方式来了

众所周知,科技改变生活;如今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我们的生活也正在被科技给极大地改变着;而最近这几年,随着移动支付和扫码支付的方法快速流行起来以后,也直接改变了人们支付的方式和生活,以前人们想要买东西,就必须要拿着现金去超市和商场才能买到,而现在我们只需要携带***买东西的时候扫二维码就能进行支付,很是便利,因为这种新的移动支付方式也成为了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种东西了!

  他,就是新当选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教授蒋昌俊。

  1682亿元,2135亿元,2684亿元,4982亿元……这是过去四年天猫“双十一”的成交额。在今年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中,天猫成交额以5403亿元再创新高。值得骄傲的是,作为数字经济的代表,阿里巴巴蓬勃发展的背后,是蒋昌俊和他的团队所研发的风险防控技术在保驾护航。

扫码支付到底安全吗?微信支付宝做出改变,一种新的支付方式来了

在二维码移动支付领域里,马化腾的微信支付和马云的支付宝支付是两大巨头,它们凭借着自身的优势,占据着国内一大半以上的移动支付市场的份额;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支付和微信来进行移动支付,这也让腾讯和阿里巴巴赚得盆满钵满;不过在人们使用二维码支付的时候也也会产生一些疑问:二维码这种扫码支付到底安全吗?二维码不会被用光吗?

扫码支付到底安全吗?微信支付宝做出改变,一种新的支付方式来了

据悉,二维码是由日本人所发明,如今已经发展了有20多年的历史了,而二维码其实就是一种动态的信息记录工具,每种二维码都有其特定的字符集;每个字符都具有一定的校验功能等。同时还具有对不同行的信息自动识别和转变的特征。所以从本质上来看,二维码是不会被用光的,而且还是很安全的;不过在我们平时使用二维码支付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弊端,比如商家的二维码被人故意替换,还有没网络和忘记带***的时候也都会出现无法扫码支付的情况!

  从无到有构建风险防控系统

扫码支付到底安全吗?微信支付宝做出改变,一种新的支付方式来了

实际上,微信和支付宝也很早就意识到了二维码支付的一些问题,所以微信和支付宝也一直在研发新的安全的支付方式,经过微信和支付宝的不断研发,它们已经正式宣布了新的支付方式,那就是刷脸支付;其中支付宝已经在线下的很多商场都普及了人脸识别移动支付方式,人们买东西的时候不需要带***,也不需要扫二维码,直接刷脸就能支付,很是便利;另外腾讯微信也已经正式宣布推出了一款基于信用支付,将生物刷脸识别技术用于售票的方案,用绑定订好相关的信息以后,可以直接无感乘坐地铁,甚至可以先坐地铁后买票!

扫码支付到底安全吗?微信支付宝做出改变,一种新的支付方式来了

如今在有了刷脸支付和生物识别技术以后,我们支付的方式也就变得更加简洁了,要知道,每个人的脸部特征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是非常安全的,而且在有了这种新的支付方式以后,我们不仅不需要掏出***来扫二维码支付了,而且在没带***的时候也可以直接支付,很是便利;有了新的支付方式,那么我们也要和二维码支付说再见了!

扫码支付到底安全吗?微信支付宝做出改变,一种新的支付方式来了

综合来看,现在的扫码支付虽然很方便,但是科技的发展是永不会停止的,在科技市场上一定会有更加先进的支付方式出现,而微信和支付宝作为移动支付领域的领头羊,所以也自然就率先进行了相关的研发,现在微信支付宝已经宣布了新的支付方式,谁也没料到这一切来得如此快,以后有了刷脸和生物识别技术以后,我们的脸将成为我们最大的财富,而且我们也要和二维码支付说再见;不知道对此你是怎么看的呢?

  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互联网支付迅猛发展,个中蕴含的风险如何防控?电子支付平台如何既能处理洪峰般的交易,又同时应对好交易安全问题,瞬时辨识出躲在交易背后、试图通过木马等手段盗用他人账号和密码的“黑手”?

  2006年,支付宝公司在遇到这一技术难题之后,找到了蒋昌俊,希望他能为网络交易反欺诈提出新方法。

  “金融安全事关国家安全,我们责无旁贷。”蒋昌俊说。“难点在于,一方面,以前的风控是以身份认证为核心,很难甄别身份盗用和交易欺诈;另一方面,交易欺诈呈现高隐匿多变性增长趋势,面向特定场景(比如支付)的风控技术,难以应对各种网络交易跨行业组合欺诈,缺乏普适性和系统性。”

  在国内外并无成功经验借鉴的情况下,蒋昌俊带领团队以“行为认证”为核心,从无到有构建起了网络交易的第一个风险防控系统——在行为识别基础上,可以精准判定和瞬时识别交易欺诈,实时阻止欺诈交易。

  蒋昌俊表示,“现实生活中,每个人的行为习惯会体现在一言一行中。网络上也一样,任何一个细小行为都会留下‘痕迹’,使用的设备、时长、频率……久而久之形成习惯。这种习惯如同指纹一样难以复制,具有比密码更复杂的特点,通过深入分析这些‘痕迹’,可以对网络交易支付用户进行瞬时精准识别。”蒋昌俊团队通过采集和分析用户在系统中留下的多方面碎片化数据,构建了反映用户行为纹理的表征模型,该表征模型不同于现有的行为画像,其重在表征用户内在的行为机理。“要破解网络交易安全难题,构建一套新的防止身份盗用和交易欺诈的实时辨识系统,涉及很基础的理论问题。”当初接下这块难啃的硬骨头,蒋昌俊着实思考了一段时间。

  破解难题应对交易流量洪峰

 “实际上,我们要解决的不仅是交易欺诈,还有洪峰般涌来的在线交易。”比如2020年天猫“双十一”的订单创建峰值达到58.3万笔/秒,为全球最大规模流量洪峰。蒋昌俊告诉记者,互联网应用业务爆发式增长,瞬间巨量访问容易导致系统瘫痪,亚马逊、谷歌、12306等都曾发生过这类事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社会影响。

  “要破题,创建应变适配、实时高效的并发计算技术刻不容缓。”找到了突破口和方向,蒋昌俊带领团队全力投入科研攻关,不断攻克一个个技术难关。比如,在国际上率先提出网络交易风险防控的行为认证方法,克服了身份盗用和欺诈甄别难题;提出交易风险普检-专诊-汇诊的递阶智能诊治方法,解决了强隐蔽性跨域异常交易的准确辨识问题。

  如今,支付宝的智能实时风控系统已升级至第五代,帮助天猫平稳度过诸多如“双十一”的交易高峰,支付宝系统久经考验而不崩溃饱受业界赞誉,至今为止支付宝从未出现过大规模的宕机、崩溃事件,对于一个年交易额数万亿的支付平台来说业界无不佩服。

  蒋昌俊展示了这样一组数据:美国最大在线支付平台——Paypal的交易资损率为千分之1.9,而为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9亿多实名用户提供网络支付服务的支付宝,应用他们的成果后,交易资损率降低到百万分之5,风控系统对可信交易的直接放行率提高到96.91%,交易风险识别的平均响应时间仅为44.14毫秒。

  研发团队中多位师生坦言,自己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看到交易数据的暴涨但支付平台依然运行平稳安全,自己所参与研发的技术经得起考验,并且为消费者提供了便利。

  新民晚报记者 张炯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