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网 作者 卢华秋:中国许多新兴的金融技术机构基本上都是从第三方支付业务入手,然后提供更广泛的金融服务。随着金融技术的快速发展,传统的监管体系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正是在这种环境下,第三方支付的严格监管不断被提及。

近日,权威咨询机构艾瑞发布了《2021年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研究报告》,深入分析了支付行业整体发展、子行业现状和未来趋势,介绍了钱包等头支付机构的最新发展。报告指出,到2020年,第三方移动支付和第三方互联网支付的总规模将达到271万亿元的支付交易规模,不同的支付机构将在企业细分领域进行深度培育。以钱包为代表的头支付机构将依托场景、技术和资源优势进行升级C终端服务体验,推广B移动支付市场端合作赋能排名第三。

一个钱包是平安集团的支付机构,在移动市场排名第三。其两家支付公司具有网上支付、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预付卡发行受理等多元化行业资质,也是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同时输出C端、B终端服务公司。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27家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决定》(2021年5月第一批),平安钱包旗下的平安支付技术和平安支付电子成功续展。此次续展后,支付许可证的有效期延长至2026年5月。

2021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许多参考了现行对金融机构的监管做法,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监管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该条例将与许多管理措施建立完整的支付监管框架。

在支付技术领域的探索和应用中,钱包一直走在行业的前列。钱包及其公司凭借行业领先的支付技术实力,为个人用户打造智能全方位钱包***应用钱包App,提供金融、购物、生活与航行、支付、积分等一站式金融与生活平台服务;为企业和商家提供数字支付技术解决方案,推出数字会员营销、积分忠诚度计划、平安商家、财富、迪士尼梦卡、平安交易所等产品和服务,深入赋予金融、零售、商旅、娱乐、企业服务等多行业客户权能。

关于第三方支付的严格监管结果,罚单是一个很好的观察窗口。

一、总处罚金额超过4亿,商业银行信贡献1亿

艾瑞报告指出,过去对行业增长的支持来自C终端用户在网络时间的稳定积累和工业互联网带来的生产流量。未来,增长的支撑来自于C端下沉和B端创新B第三方移动支付在端企业之间的渗透率仍有较高的增长空间。

据移动支付网最新统计,2020年人民银行针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罚单(按处罚字号)72张,分布于49家不同支付机构。合计罚没总金额(含对责任人罚金)40243.15万元,平均每张558元.93万元。与前三年相比,2020年罚款数量减少,但罚款总额超过4亿元,创历史新高,是2019年的2.4倍。

2020年支付机构罚单:罚金4亿、“双罚”比例47%均创新高

72张罚单中,最低金额为2万元,最高金额为11662.79万元。

最低罚款共3张,分别来自上海便利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银罚款)〔2020〕1日,联通支付河北分公司(银石罚款)〔2020〕22日,平安支付电子支付河北分公司(银石罚款)〔2020〕23号)。

正如艾瑞所说,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已经进入的发展阶段。C端流量增长趋于稳定B端产业支付市场逐渐成为行业发展的新机遇。疫情环境客观上也加快了B端企业和商家迫切需要数字化升级。现阶段,支付机构竞争的重点是如何深入把握行业客户的不同痛点和需求,利用定制的支付技术解决方案帮助客户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

其中,上海便利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因擅自变更董事、监事被罚款2万元;联通支付河北分公司因未按规定办理相关备案手续被罚款2万元;平安支付电子支付河北分公司因未按规定落实收单业务本地化经营管理责任,未按规定办理相关备案手续被罚款2万元。

以壹钱包为代表的支付机构凭借强大的支付技术优势深入B端商户的支付场景,根据行业特点,与商户搭建合规的支付系统,共同建立稳定的护城河。同时,通过支付服务、账户服务、数字营销等综合支付技术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企业疏通产业链中的堵塞环节,以更加数字化的管理能力激活用户,提升用户体验,提升企业的交易量和效率,进而提升整个产业链的效率。

最高罚款来自商业银信支付服务有限公司(银管罚款)〔2020〕9号)。

平安2020年报显示,平安通过一个钱包累计服务3.23亿个人用户,213万B端客户提供支付技术解决方案C、B两端都取得了突破和发展。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个钱包已经建立并开通了平安集团的账户支付系统,服务覆盖了平安内部陆金所、寿险、财险、平安包容等核心场景,外部场景包括零售、商旅、娱乐、金融等行业场景。

2020年4月29日,商业银行信用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擅自中止支付业务,挪用备用金,变相借款支付业务资格,未按规定进行备用金集中交存,直接为非法集资平台提供支付结算服务,违反规定T 0资金结算服务管理规定、未按规定结算商户资金等16项违法行为被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警告,没收违法所得5009.097471万元,罚款6588.694167万元,罚款总额为11597万元.791638万元。这也是迄今为止监管单一支付机构的最大罚款。

参考罚单金额,很容易得出哪些违规行为更严重,更不能被监管部门接受。

二、双罚制比例越来越高

双罚制又称两罚制,是刑法的原始概念。其核心意义是针对单位犯罪,既要处罚单位,又要处罚单位中的直接责任人员,这是一种合理有效的处罚单位犯罪的制度。后来双罚制的法律精神被行政法所吸收,依法对违法单位进行行政处罚时,单位和单位中的直接责任人员分别受到处罚。

2020年支付机构罚单:罚金4亿、“双罚”比例47%均创新高

随着第三方支付严格监管的深入,行政处罚双罚制的特点越来越明显。2020年72张罚单中,有34张涉及相关责任人的处罚,比例为47.2%,罚款共计607.27万元,两项数据是历年最高的。2016年-2019年,相关责任人罚款比例仅为12%、5%、7.5%、17.4%罚款金额分别为67.5万元,12.5万元,277.8万元,211万元。2015年,两项数据均为零。

通过梳理这些与责任人有关的罚款,不难发现风险控制、合规、反洗钱、市场/业务等部门负责人最容易背锅。当违规行为严重时,支付公司总经理、总裁甚至董事长也受到处罚。对于第三方支付从业人员,尤其是管理者来说,双罚制的比例越来越高,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

三、13张500万以上罚单金额占九成以上

与2019年相比,在2020年支付机构的罚单中,无论从数量还是金额来看,大额罚单的比例越来越高,可以说是第三方支付行业面临严格监管最直观的体现。

2020年支付机构罚单:罚金4亿、“双罚”比例47%均创新高

注:0-10万组包含10万,10-30万组含30万,不含10万,以此类推

就数量而言,2020年罚单分布相对均匀,30-100万组最多21张。-500万组最少,也有9组。2019年,有46个%集中于0-十万组,几乎是半壁江山的存在。另外,2020年500万以上的罚单有13张,比2019年高9张。

2020年支付机构罚单:罚金4亿、“双罚”比例47%均创新高

注:0-10万组包括10万,10万-30万组含30万,不含10万,以此类推

金额方面,500万以上罚款合计36791.93万元,占总金额的91.42%分别来自12家不同的支付机构。相比之下,2019年500万以上罚款的贡献约占总罚款的78%%。

四、收单、反洗钱相关处罚重灾区

2020年第三方支付机构罚单违规行为,包括违反收单业务管理规定、支付结算管理规定、洗钱相关规定、备用金管理规定、预付卡管理规定、清算管理规定等。,基本涵盖了支付机构面临的所有合规问题。

2020年支付机构罚单:罚金4亿、“双罚”比例47%均创新高

注:部分罚款可能涉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处罚

非法开展收单业务付结算管理规定和反洗钱相关问题是对支付机构处罚最重要的三种情况。三者共出现102次,换句话说,2020年支付机构的所有罚款都可以在这三个方面找到原因。

5.深圳和北京的处罚最严重

根据属地原则,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共有30家分支机构向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具款。

共有36家分行,2020年尚余乌鲁木齐中心支行、银川中心支行、兰州中心支行、昆明中心支行、海口中心支行、厦门市中心支行等。

2020年支付机构罚单:罚金4亿、“双罚”比例47%均创新高

就数量而言,深圳中心支行共开出14家支付机构罚单位,其中营业管理部(北京)、济南分行均为6家,并列第二。

从金额来看,营业管理部(北京)为19294.94万元排名第一,深圳中心支行和福州中心支行分别为9215.21万元和7077.04万元。

六、支付机构的罚款依然全年无休止

和2019年一样,2020年每个月都有支付机构的罚单。

2020年支付机构罚单:罚金4亿、“双罚”比例47%均创新高

就数量而言,2020年9月全年罚单最多,共11张,12月和1月9张并列第二。就金额而言,1月和4月的罚款超过1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