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金报 泰勒

曾经轰动一时的泸州老窖1.5亿元存款丢失案,历经5年多终于尘埃落定。

大家都知道,把钱存在银行里,尤其是四大行,一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事情之一。

2020年3月24日,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近期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该存款纠纷案的《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驳回泸州老窖公司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根据终审判决,泸州老窖公司与农行长沙市迎新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涉及的刑事案件,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认定涉案金额为1.49亿元,后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对于泸州老窖公司通过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损失,由农行迎新支行承担40%的赔偿责任,农行长沙红星支行承担2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泸州老窖公司自行承担。

但今天基金君在裁判文书网上看到了一个离奇案件,一家公司把4500万元存在了农业银行,竟然被坏人用萝卜章就能把钱全部转走,拿去买房买车!

泸州老窖公司还披露,截止本公告发布日,该公司已收回存款案涉及合同纠纷款项2023.99万元,相关进展将后续公告。

泸州老窖公司1.5亿元存款丢失案,不仅涉及到民事诉讼,还涉及刑事的诈骗。随着刑事判决书的公布,该案的事实浮出水面。

太离奇!4500万存款消失不见!两套“萝卜章”骗过了农行?银保监局回应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基金君带你看一看。

祸起“存款换销量”合作模式

存款不见了

账户只剩下几百块

据裁判文书显示,河北有一家生产通信设施的公司叫阳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老总我们称之为王某。

事情追溯到2012年,为应对白酒销量下滑,泸州老窖推出“资源交换、助力营销”方案:泸州老窖将5000万元为单位以定期方式存入银行一年,合作银行按照一年定期利率上浮10%付息给泸州老窖;合作银行以团购价购买泸州老窖指定产品,每5000万元存款对应购酒在600万元以上,先购酒后存款。

2012年的夏天,公司的会计李某2跟老总王某说,有个叫宋天罡手里有一个业务,因为银行完不成储蓄任务,要吸收存款,给的利息很高,问他能不能试一试。

这样操作的要求是,合作银行必须确保存款安全。泸州老窖上海地区经销商陈某清对外宣称,这是泸州老窖的“资源交换”业务。

于是,公司老总就让会计把宋天罡叫到公司,亲自询问一下这件事情。原来,宋天罡说元氏农行完不成储蓄任务,有这个口子,要把钱存在元氏县农行,月息最少是1.2%。

有融资需求的企业主朱某珺知悉该业务后,认为可以利用一年的定期存款期套取该款使用。朱某珺通过朋友介绍认识陈某清后,与陈某清等人前往泸州老窖总部进行考察,但泸州老窖要求与银行工作人员直接沟通,并提出相关账户要办理网银,方便财务人员查询。

朱某珺将“资源交换”业务告知与自己有业务往来的袁某鸣,并与袁某鸣商量套用泸州老窖的存款。同时,朱某珺与任农业银行迎新支行行长的郑某协商此业务,郑某同意帮忙。

2013年初,郑某、袁某鸣、陈某清再次到泸州老窖商谈“资源交换”业务。

公司老总王某觉得这个利息不错,于是就让会计李某去农行办理,还叮嘱说去到银行,最好见领导。

于是会计李某就去搞定了这件事情,回来汇报说,有穿银行制服的工作人员接待,后来又进入柜台内,是银行领导,外人肯定进不去。

朱某珺、袁某鸣与陈某清随后达成合作意向,并以袁某鸣实际控制的宁波额恩思贸易有限公司与陈某清签订了三份《白酒购销合同书》,由袁某鸣、朱某珺分三次支付陈某清购酒款2400余万元。

另外,当时宋天罡还跟阳某通信科技公司约定了一个承诺书,不查询、不支取、不能开网银。对此,宋天罡解释称,这是由于对公户不能存定期,只能办理“活期趴帐业务的口子”。而所谓的“活期趴帐业务”,是指存到银行的钱是活期,除了正常的活期利息还有额外商定的贴息。但是不能查询,不能支取,不能开通网上银行,不能开通短信提醒。

陈某清负责让泸州老窖通过“协定存款”方式,分三次存款2亿元到袁某鸣、朱某珺指定的郑某任行长的农行迎新支行开立的泸州老窖公司账户,并承诺该笔存款在一年期内不查询。

朱某珺与袁某鸣还协商,获取泸州老窖2亿元资金后,由袁某鸣支付中介费给朱某珺,并投资4000余万元给朱某珺及其合伙人黄康荣兴办的江西亚细亚陶瓷有限公司。

于是,阳某公司陆续将人民币4500万元存入元氏县农业银行。

江西亚细亚陶瓷有限公司50.5%的股权先由朱某珺等人代袁某鸣持有,如朱某珺能按期归还4000万元本金和18%年利率,则该公司股权无条件转让给朱某珺等人,剩余资金由袁某鸣控制并使用。

直到有一天,阳某公司打算用钱,宋天罡说银行资金池也没有钱,需要等十来天,阳某公司老总王某同意。等了十来天,宋天罡又说资金紧张,就这样等了一两个月,还是没有钱。王某认为银行不遵守承诺,要去银行查账。

“扮演”两方人员控制账户

2013年4月上旬,袁某鸣安排公司员工张某华和陈某波穿着银行制服,冒充农行迎新支行工作人员到泸州老窖上门开户,朱某珺通知陈某清予以接洽。

张某华、陈某波被陈某清带领到泸州老窖后,以农行迎新支行名义与泸州老窖签订了《协定存款协议》,获取了泸州老窖相关开户印鉴模板及开户资料。后袁某鸣等人将未盖章的开户资料复印多份,并伪造了泸州老窖公章、财务专用章、法定代表人私章及农行迎新支行公章、业务专用章等印鉴。

“扮演”银行员工获得泸州老窖公司的开户资料后,袁某鸣等人又迅速转变身份,“扮演”泸州老窖公司员工到银行开户。

于是会计李某2就去的元氏农行找对账单,拿了对账单后,发现元氏账户余额就几百元钱,原来,有人私刻企业公章冒充企业人员将存在银行的存款取走。

不过当时,有个副行长说钱被挪用的事得立马报警,而企业老总王某1没有选择报警,是因为只要把钱要回来就行。

但是最后钱要不回来,王某1就选择通过律师起诉了元氏县农行。

2013年4月8日,朱某珺、张某华、陈某波、罗某波(袁某鸣公司员工)一起持用伪造的泸州老窖印鉴盖章的相关开户资料到农行迎新支行,由张某华、罗某波、陈某波冒充泸州老窖工作人员以泸州老窖名义开户。

其中,因张某华等人所持泸州老窖账户资料不齐全,不符合开户及开通网上银行条件,在朱某珺要求下,郑某以行长权限通过“特事特办”程序帮张某华等人开了户,并开通了网上银行,从银行购买了电子支付密码器、支付凭证。同时,为避免泸州老窖与农行迎新支行在对账过程中使事情败露,张某华等人在对账协议中将对账单邮寄地址填写为其临时租住的地址。

2013年4月下旬,袁某鸣、罗某波、朱某珺、黄某荣等人在长沙汇合,由袁某鸣、罗某波等人伪造了一张泸州老窖存入农行迎新支行面额为5000万元的单位存款证明书。

2013年4月23日,泸州老窖指派财务人员吕某到农行迎新支行核实账户信息,并办理第一笔5000万元的存款业务。为避免财务人员与银行工作人员直接接触,吕某被人带至支行行长郑某的办公室,由郑某接待,袁某鸣等人则负责在大堂处理与柜台衔接。吕某核实公司账户后,便通知公司财务部门转账付款。

随后,银行员工在2016年11月跟警方报案,报案内容为,其在工作中发现,农业银行元氏县支行储户“河北阳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账户内资金,被人通过伪造河北阳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印章的形式转走,涉案金额巨大。

萝卜章骗过了农行

究竟是怎样的操作手法,能够瞒过农业银行转走了几千万?随着警方的侦查,真相也一步一步露出水面。

根据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刑事判决书显示,2012年4月,一个叫魏彦军的人,通过介绍,找到阳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总王某1,谎称河北省元氏县农业银行有高息揽储业务,后阳某公司陆续将人民币4500万元存入元氏县农业银行。2012年8月至2013年12月,魏彦军与他人通过伪造阳某公司财务章及王某1法人代表章的手段,先后多次将该公司4500万元存款转至由魏彦军控制的石家庄德天贸易有限公司账号,用于投资、消费等事项,截止2014年年底,魏彦军共归还人民币3607.25万元,有892.75万元没有归还。

随后,陈某波、张某华冒充农行迎新支行工作人员,将伪造的一张泸州老窖存入农行迎新支行面额为5000万元的单位存款证明书交给吕某,吕某未与银行核实,便携单位存款证明书离开长沙。

窃取1.5亿元无法归还

为顺利将泸州老窖存入农行迎新支行的5000万元转出,袁某鸣、朱某珺又安排陈某波、张某华冒充泸州老窖公司员工到中国农业银行长沙红星支行,用伪造的泸州老窖印鉴盖章的相关开户资料开立了泸州老窖账户。

据魏彦军称,有一次,他和史某3、许某1一起聊天的时候,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

具体是这样的,找到企业到银行存款,许某1会想办法把对方存到银行里的钱偷偷的取出来(银行以为他们是存款公司的人,存款公司以为他们是银行的人),然后他们把偷出来的钱用于其它地方赚钱。

随后,袁某鸣安排人员使用密码支付器、加盖了伪造的泸州老窖财务印章的取款凭证,将该5000万元从农行迎新支行泸州老窖账户,转账至农行红星支行泸州老窖账户,再由该账户转移到袁某鸣实际控制的宁波额恩思有限公司、宁波海峡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宁波博时利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宁波弘和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等账户,然后又转化为多笔金额较小的资金转出。

而许某1曾是某银行的行长(因为出事已经被开除了),对此业务非常熟悉,据他出谋划策之后的流程大致是这样的:先找到人把钱存到银行里,之后伪造公司的财务章、公章、委托书,去银行把这个账户的密码支付器和这个公司的转账支票给骗出来,然后把这些钱给转出来,自己用,等到一年头上的时候再把这笔钱给补上。

魏彦军供述称,为证明萝卜章取款的可行性,魏彦军甚至还做过一次实验。其曾经拿着印有伪造的某同伙单位公章的委托书、公司的证件、法人代表的身份证复印件到农业银行元氏县支行取款。最终,魏彦军成功用这些材料在对公账户窗口领出密码支付器和转账支票。

2013年6月、9月,袁某鸣、朱某珺、张某华等人又以同样方式,分两次获取泸州老窖资金共计1.5亿元。其中,2013年6月,罗某波、陈某波等人根据袁某鸣的安排,伪造面额为5000万元的单位存款证明书,泸州老窖指派财务人员周某到迎新支行办理第二笔5000万元的存款业务,后陈某波、张某华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将事先伪造的单位存款证明书交周某,周某未与银行核实便携单位存款证明书离开长沙。

发现这样可以行得通,魏彦军等三人就开始分头寻找往银行里存款的人。

到了2012年8月份的一天,魏彦军找到一个女孩叫小冯,问她能不能找到银行的存款,结果,小冯跟魏彦军反映,她那儿有一个客户想存银行高利息,有1000万,这个客户是“河北阳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而上述的宋天罡就是阳某公司和小冯接触的中间人。

2013年9月,陈某波根据袁某鸣的安排,携带伪造的两张面额各为5000万元的单位存款证明书到长沙,泸州老窖指派财务人员代某到迎新支行办理第三笔1亿元的存款业务。期间,朱某珺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出面接待。后陈某波、张某华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将事先伪造的单位存款证明书交代某,代某未与银行核实便携单位存款证明书离开长沙。

2014年4月,第一笔5000万元协定存款还款时间到期后,袁某鸣、朱某珺、黄某荣归还了第一笔5057.5万元。其中,朱某珺、黄某荣共筹集900万元用于归还。2014年6月,第二笔5000万元存款即将到期,袁某鸣、朱某珺无法按时归还,又从陈某清处购买了360余万元的白酒,就该笔存款办理了三个月的续存手续。

在套取泸州老窖存款的过程中,为利用郑某的银行支行行长身份及开户时提供帮助等,袁某鸣、黄某荣于2013年5月、6月送给郑某人民币200万元和价值人民币20多万元的雪佛兰汽车一台,郑某予以收受。

魏彦军供述称,转账的时候需要转账支票(结算业务申请书),盖上伪造的章,然后用密码器就可以把钱转走。购买密码支付器、转账支票需要公司机构代码证复印件、开户许可证复印件、法人身份证复印件,还需要带着财务章、法人章、公章(制作委托书用)、委托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才可以购买出来。这些东西都是其同伙提供的,而三个复印件是他通过小冯向阳某公司要过来的,三个章都是假章。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3年上半年的时候,阳天通信还曾对印鉴进行了更换。听闻此消息后,据魏彦军交代,“我以还钱的名义让阳天出了一个催款通知书。”因这份催款通知书上盖有多个章,魏彦军得以拿到章样,并花费1000元找人做了新的一套假章。不过,这套“萝卜章”依旧没有被银行验出。

多人被判刑

2014年9月30日,1.5亿元存款均已到期,泸州老窖派财务人员携带单位存款证明书到农行迎新支行提款。银行工作人员告知其账户内资金己被转出,单位存款证明书系伪造。

至此,这一惊天骗局方才曝光。2014年10月15日,泸州老窖在证券交易所发布重大诉讼公告,披露该事实。

魏彦军称,他一共从阳某农行账户支取了4500万元,这4500万元是阳某公司2012年8月份一笔1000万元,2012年10月份又存了1000万元,2012年11月份之前存的第三笔1000万元,2013年又存了1500万元(存的半年期)。而他一共还了阳某公司2500万元本金,2013年秋天还了1000万元,从德天业账户转到阳某公司元氏农行账户。2014年还了1500万元。

为了还钱,车、房都抵押了

据魏彦军的同居女友供词,她曾假装阳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会计,帮魏彦军去农行把钱取出来,每次都是把钱从阳某公司转到德天业公司。

魏彦军曾用萝卜章转来的钱,给女友买了一辆白色宝马118i汽车,后来又用阳某公司的钱给她买了一套三室的房子。另外,钱的一部分还被用来放到了融通吃高利息,月息3分。

据其同居女友的供述,2014年,因为魏彦军没钱了,这种方式就转不动了,王某1每天打***催魏彦军还钱,这种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把他的车,女友的车,还有一些其他的贵重物都抵押了,还给王某1钱。

法院认定,截至案发时止,扣除案发前归还的5057.5万元(含利息),本案仍有14942.5万元未归还,其中4000余万元被用于朱某珺与黄某荣开办的江西亚细亚陶瓷有限公司,剩余资金均被袁某鸣掌控和支配,并用于走私等其他活动。另外,朱某珺从中获取中介费50万元。

据魏彦军供述,“到了2014年的时候,资金链断了,我还不了钱了。”此后,魏彦军开始给阳某公司还违约金。据魏彦军供述,“当时阳天公司的老总王某1(化名)就知道了其中的事情,并且找了律师和我谈了几次,我们还钱直接打到阳天公司在上述银行的账户上。”开始时,王某1并未选择报警,“我想着就是钱能还上就好了,谁知道他们给消费了(部分款项被魏彦军等消费)。”

袁某鸣因为犯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420万元;继续追缴犯罪所得1.49亿元发还被害人泸州老窖公司。其中,责令袁某鸣退赔犯罪所得1.16亿元。

最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魏彦军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同时,对剩余未归还阳某公司的本金人民币892.75万元,依法予以追缴,返还受害人。

河北银保监局:如违规将查处

据新京报报道,河北银保监局已收到此事相关信息并密切关注,此案正在法院审理期间。如果发现银行存在违规违法行为,将依法查处。

朱某珺、张某华均因为犯诈骗罪分别被判刑12年、7年,农行长沙迎新支行行长郑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刑5年。黄某荣犯诈骗罪、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合计被判刑5年。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太离奇!4500万存款消失不见!两套“萝卜章”骗过了农行?银保监局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