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25日电 题:《黄益平: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带来的短期和长期影响》

  作者 黄益平(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数字货币引发热议:全球主要经济体试水,或改变货币和财政的关系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当前,数字货币已经引起了众多的关注。包括中国在内,关于数字货币的尝试已经在多个国家兴起。但有关数字货币的疑问仍然充斥在各地,不少人疑惑,是否未来实物货币将彻底成为历史?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热点问题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的党委副书记、国家货币研究所的副所长宋科表示,从世界范围内来看,中国数字人民币进展比较快。2014年央行成立了法定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后,经过今年疫情下非接触式金融的飞速发展,支付中电子货币替代现金显得更为重要。

  为什么各国央行都在研发数字货币?

  为什么当前全球大多数央行都在研发央行数字货币(CBDC)?这件事大概可以追溯到2009年前后。当时国际市场对于美元的可持续性和权威性都产生了怀疑,这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比特币的繁荣。

  不过,在比特币诞生以后,各国央行并未大力推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大家觉得比特币缺乏内在价值,很难真正发挥货币的功能。各国央行普遍开始关注、研发CBDC,是在2019年6月18日脸书发布天秤币(Libra)的白皮书之后。

不过,也有人质疑,当前支付工具已经十分普及,数字货币是否仍有存在的必要?

“最近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所长明确指出,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这是一个本质的区别。当前,第三方支付和支付场景更多的结合,这相当于早期的互联网金融在渠道的革命,在这个过程中,数字人民币的推出对于银行的竞争力是有所提升的。”宋科表示。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则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穿透商业银行体系,不需要通过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体系就可以进行线下交易。

不过,宋科也表示,从现金需求的角度来看央行数字货币就能发现,央行数字货币很难迅速替代现金。近日,央行也表示,未来央行数字货币和数字人民币会长期并存。

  各国央行大力推进CBDC研发的原因可能很多,用最简单的一个词总结就是“竞争压力”,具体包括两个层面:

当前,我国法定数字货币还处在早期的验证和试点阶段,还要经过成功的中期测试才能够全面推广。在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看来,中国应该有必要抓紧完善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技术路径,完善底层技术架构和应用场景设计,确保高并发市场中的规模化可靠应用,同时有必要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

全球主要经济体试水数字货币

  第一层面是与市场竞争。如果不能较快推出CBDC,将来就有可能受到比特币和Libra等民间数字货币的影响。尤其是Libra作为稳定币,具备两大明显的优势,其一是Libra以主权货币作为基础的价值支持,因此是有内在价值的;其二是Libra一经推出就可能成为国际支付与国际货币,这会对各国造成较大的压力,主要体现在Libra对各国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的影响,以及对于主权货币地位的冲击。

  第二个层面的竞争主要是在各国央行之间。在大多数国家的央行都在努力推行CBDC的条件下,任何一国都不愿意缺席这样一场潜在的竞争。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来,国际储备体系都是以美元为主导,而现在国际市场对美元的长期地位产生了怀疑,如果接下来有一种数字货币被成功推行成为新的国际货币,那么新的国际货币体系也许会就此诞生。因而各主要央行都不愿意缺席这样一场竞争。

  央行数字货币的短期影响

从2008年,比特币诞生后,关于数字货币的讨论一直没有停下脚步。

  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功能就是支付,替代交易中的现金,并通过双层体制来发行。货币具有支付、定价和储值三大功能,实际上数字货币能够直接发挥的功能中最主要的就是支付功能,过去我们称其为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从短期看,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对经济金融体系造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1)对于现有支付手段的影响。现在中国已经拥有了非常发达的移动支付手段,比如支付宝、微信。央行数字货币与移动支付工具的主要差异就是,是由央行发行的,具有“法偿性”,安全性更好一些。另外,央行数字货币的普惠性也可能更强一些,是零成本支付,起码对老百姓来说是零成本。央行数字货币更安全、更快捷、成本更低,还可以离线支付,所以很有可能会对现有的支付手段产生一定的替代作用。但替代弹性到底有多大,还需要观察。(2)对于商业银行的影响。央行在设计数字货币时已经注意要尽力避免对银行产生脱媒的冲击,让钱依旧留在银行,只是替代流通中的一部分现金。然而数字货币会如何影响商业银行,其实还不知道。如果考虑到平时的支付习惯,以及银行的活期存款基本上没有利息收入这个事实,在一定程度上出现银行活期存款转移至数字钱包的情形,是可以想象的,现在不清楚的只是程度问题。

  央行数字货币的中长期影响

时至今日,全球主要经济体纷纷试水央行数字货币。BIS十月份的报告显示,目前全球80%的央行参与了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并有40%的央行已经从概念研究发展到试点或者是概念的验证。

  从更为长期的视角来看,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对经济与金融产生什么影响?这个问题不太好分析,因为还没有发生,也缺乏参照系,所以只能做一些猜想。

  第一,大数据的收集与分析以及数字金融的业态。中国现在已经有一个庞大的数字金融体系,包括移动支付、大型科技信贷和线上投资等,这一体系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大科技平台、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作为支撑,其中大数据的收集和分析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对大部分业务来说,移动支付相当于数字金融的基础设施,发挥了积累数字足迹和形成大数据的功能。随着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未来的数字货币钱包会变得更加多样化,这有可能会导致每个钱包所能收集到的数据都只是完整数据的一部分。举例来说,我现在使用某支付工具,对方可能完整地获得与交易平行的资金链条信息,但将来我用它购买商品,很可能央行数字货币就付到了对方工商银行数字钱包。在这笔交易完成以后,两边都只获得一部分而不是完整的数据。这是否会影响数据的完整性和相关数字金融业务的发展?在这个新的支付体系中,央行或许是唯一一个拥有完整大数据的机构,这一定会对大数据分析和数字金融业态产生影响。但到底是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只能在实践中观察。

在宋科看来,当前,各国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探索,更多是由于民间数字货币对央行货币产生了定位冲击,与金融监管和金融稳定息息相关。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曾撰文中指出,近年来,比特币、全球性稳定币等加密资产试图发挥货币职能,又开始了新一轮私铸货币、外来货币与法定货币的博弈。因应这一形势,国家有必要利用新技术对M0进行数字化,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通用性的基础货币。

  第二,货币政策的工具、中介目标与传导机制。未来对于广义货币供应量M2等货币政策中介目标定义可能会发生改变。老百姓和机构持有的钱是存放在银行还是存放在数字钱包,抑或直接投资到货币市场与资本市场?这样M2的含义可能就发生改变了,这也会影响将来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此外,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们需要支持低收入群体和中小微企业,但事实上中央银行缺乏有效的手段将定向的货币政策落实到微观层面,但将来数字钱包普遍落地之后,央行就有可能直接为中小微企业和居民提供流动性支持,结构性的货币政策就成为可能。一旦这一设想成为现实,货币政策的形态会不会就此改变了呢?货币政策到底是宏观层面的,还是微观的政策工具?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的界限是不是还像现在这般清晰?

在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则看来,央行数字货币是货币形态的一种变化,背后的信用仍然是中央银行的信用,价值和目前的现金是完全等价的。凡是能用现金或者银行卡、第三方支付的地方,理论上数字人民币也都能使用。同时,它有一个更好的金融普惠特征,可以不依托于银行帐户存在,比如境外用户使用数字人民币,会比外国使用人民币存款方便。

“目前从各国发行和试点央行数字货币基本情况来看有一定的共识,比如中心化组织比较多,以国家信用作为担保,才能成为法定数字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二是价格相对要趋于平稳,这是货币之所以成为货币的一个基本职能。比特币很长时间没有办法承担所谓的法定货币的职能,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它的价格极不稳定。”宋科表示。

  再次,对金融稳定的影响。在央行数字货币落地之后,完全意义上的匿名也许就不复存在了,这将有可能解决过去存在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有利于反洗钱、反腐败工作的推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央行数字货币也许有利于维持金融稳定。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技术永远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央行数字货币的应用过程中很难完全排除出现新的风险、新的漏洞的可能性,这一点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最后,央行数字货币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人民币国际化本身需要有一系列的政策、机制、制度作为支持,货币数字化并不意味着它自然就成为国际货币。但在央行数字货币落地之后,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关注:(1)央行数字货币是否有利于推动跨境贸易、跨境结算和跨境投融资。过去使用实物货币,现在使用数字货币,这样会不会更加方便一些,这是值得观察的。(2)过去我们认为货币不可兑换,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现有的监管政策和现有的金融体系的情况下,将人民币拿到美国无法兑换美元,因为没有地方可兑换。但将来在数字人民币全面落地以后,很容易就可以把它带到国外去。如果在一些国家的老百姓和企业愿意使用,是否就意味着存在局部范围内实现兑换的可能性?如果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那么也许将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会产生一些改变。(本文据黄益平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20期)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中新经纬APP)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货币可能对负利率政策的实施创造更大的空间。因为次贷危机后,全球经济体都在寻求新的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其中包括负利率政策。凯恩斯和费雪曾提出,如果对公众持有的现金支付有一个负收益,可能会通过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把世界经济从衰退中拉出来,解决流动性陷阱的问题。

“数字人民币有一定的可编程性,可编程性比现金好得多,将来可以加载一些智能合约的应用,比如指定了在什么条件下给谁付多少钱,这样通过智能合约设定,能够免除一些中介环节。但如果会对货币流通和人民币完整性有影响,也应该仔细研究。”邹传伟表示。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仍道阻且长

目前,我国已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等地试点测试数字货币。深圳、苏州近期推出的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更是让数万人得以参与其中,数字人民币脚步声越来越近。

黄益平: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带来的短期和长期影响

  黄益平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容易起步,容易推广,没有太多的潜在风险和顾虑。但因为它替代M0,和过去的货币没有太大的区别,因此,业界认为它可以解决中国目前金融体系难题,认为它会显著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这些期望可能有些过高。就目前DCEP的形式来讲,可能对现有的中国的金融体系,对现有的全球国际货币体系格局边际改变不是那么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明表示。

在邵宇看来,央行数字货币如果是M2,影响的路径取决于商业银行的双层次架构和中央银行之间的反应的过程,以及我国以什么来做货币管理的主要抓手。同时,可能会对财政转移支付产生影响,甚至可能改写传统货币和财政的关系。

“如果要让数字货币更好地发挥结构性功能,就意味着把这部分数字货币直接给到需要钱的人手里,比如说中低收入群体、中小企业,但其实这些是财政转移支付功能,除非把数字货币作为财政政策转移支付最终的载体,否则通过常规渠道,数字货币是很难强化货币政策结构性功能的。”张明表示。

邹传伟则认为,央行的数字货币和我国的数字人民币都属于中央银行货币的范畴,零售型替代现金,批发型的和存款准备金是同等地位的。更关键的是发行模式的问题,现在,包括我国在内主要的央行数货币都是属于“按需兑换”的方式,都是基于100%准备金发行的,发行过程中对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只是内部结构调整,并不会有扩表发行的效果。因此,将来央行数字货币延伸到M1、M2的可能性非常小。

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黄益平看来,当前中国有一个比较大的数字金融体系,包括像移动支付、大科技、信贷和线上投资等,在很大程度上有大科技平台、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作为支撑。将来如果央行数字货币推出,钱包会变成多样化,但要警惕,避免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钱包,影响数据的完整性,影响一系列数字金融业态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