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支付已经成为当今最普遍的支付方式,方便了大众的生活。但是,如今扫码支付仍有许多安全问题引人忧虑,如将支付码偷换为诈骗链接等。

好在,接下来一种比扫码支付更安全的全新支付方式将普及,有利于消除大众心中的这点忧虑。它便是数字人民币。

在9月10日举行的2021中国(北京)数字金融论坛中,参会人员对数字人民币进行了详细介绍。

比扫码支付更安全,全新支付方式开始普及,19家银行支持充值安全性高

数字人民币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纸质人民币的电子版,其与实物人民币等价,同为法定货币。而且同纸质人民币一样,数字人民币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有官方背书。这使得数字人民币从权威性方面来看,安全性更有保障。

同时,数字人民币背后有着区块链等多项技术加持,这使得其在支付安全性上也值得信任。为保护用户隐私,数字人民币采取数字匿名的方式;而对于大额交易,则能够依法追溯来源与去向。

这样一来在数字人民币普及之后,诈骗问题将得到有效遏制,诈骗的金钱去向更容易明确;并且,这还将打击洗钱、贪污等行为。

比扫码支付更安全,全新支付方式开始普及,19家银行支持充值

可见,数字人民币在安全性上有充足的保障。

使用方便

在便利性方面,数字人民币的表现也丝毫不差。

数字人民币是一种现金类支付凭证,与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等支付模式并不会起冲突。因此,已经习惯电子支付的用户可以不受影响。

而且,在现行数字货币体系之下,任何能够形成个人身份唯一标识的东西都可以成为账号,如身份证号、车牌号等等。

并且,数字人民币不只限于***之上,IC卡、功能机等诸多终端也都能用得上数字人民币。这样一来,即算是不会使用智能***的老年用户,也能享受数字人民币带来的便利。

比扫码支付更安全,全新支付方式开始普及,19家银行支持充值

此外,就算是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数字人民币也能够进行支付。这样一来,数字人民币支付相较于电子支付应用范围将更加广泛。

用户在数字人民币钱包APP中,便能进行数字人民币使用、充值等操作。如今,已经有19家银行支持用户在此充值,除我国六大银行之外,平安银行、中信银行等股份行,江苏银行、长沙银行等城商行都在此之列。

能够看出,数字人民币的使用还是十分便利。

加速试点

目前,数字人民币正在加速试点之中。目前,数字人民币已经在苏州、上海、长沙等多地完成试点。

比扫码支付更安全,全新支付方式开始普及,19家银行支持充值

目前,数字人民币正在三亚试点中。9月20日,三亚数字人民币消费红包活动开奖,有27929万人共享1000万红包。

不只是在各大城市,在各领域、各行业数字人民币也在试点之中。如今,支付员工薪酬、购买车票、超市支付等使用场景中,都有了数字人民币的身影。

能够看出,数字人民币正在快速普及之中,其未来有望同扫码支付一样,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一)
  今年南京的雪来得格外的早。翌日,阳光明媚,积雪消融。入夜,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懒散的周末,随着渐白的光线,萌芽了。我想裹着被子,倚在窗台,听着外面滴答的雨声。
  然,没有“小楼一夜听风雨”的意境,却有“须晴日,看红装素裹”的情怀。
  南京素有“春牛首,秋栖霞”的说法。今年春天去牛首山耍了一趟,整修后的牛首山焕然一新,如临仙境。
  虽百无聊赖,亦不想去栖霞山。一来是去年刚去一次,记忆犹新。二来栖霞山是收费的。
  只想找个山,释放一下自己,累了,困了,晚上才能安然入睡。但是去爬山,总归是找三两好友,不然多显得孤独。
  我问宁:去爬山么?
  宁回:哪座山?
  我回:去过栖霞山吗?这两日枫叶和银杏叶绝美!
  宁答:没去过。
  既然他没去过,我转念想:要不带他去回栖霞山,让他领略一下栖霞山的“红妆”。
  过了柳塘立交没多久,我就看见尧化门科目三考试场地了。每每经过此地,都是感慨万千。那年考试时,我两耳发烫,双腿也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
  再往前,车子就再也走不动了。
  想来也是,都说是栖霞山的旺季了,不堵车倒显得有些不合理了。
  走走停停,一小段路走了半个钟头。
  我跟宁说:快到了。
  宁回:你以前来过啊。
  我答:连这回,是第三回了。你看到前面那个公共厕所了吗?
  宁:嗯。
  我:过会儿下车给你讲个关于那个厕所的趣事。
  (二)
  2012年11月份
  我和三位故人,就来过栖霞山。
  几经辗转,终于到了栖霞山风景区。刚下车,就被一位女人拦住。
  “小伙子,是不是去栖霞山的啊?”
  “是啊”
  “坐我的车,送你过去,不收门票,可以直接上山”
  我们当时都是刚毕业,确实没什么钱,就想占这个便宜。
  我们上了车,一人是10块钱。她把我们送到上山口。
  马自达,南京一个神奇的交通工具。现在大部分地方的马自达,已然是被取缔了。
  我们坐着马自达,一路颠簸到了山下。
  那女人下车,跟旁边的四个老太不晓得讲了什么,大体是放我们四个上去的意思。
  然后指了指过道,便掉头走了。
  我顺着过道望去,领着他们准备上去。
  四个老太就开始说话:
  至于说了什么没听懂,大意是给她们每个人一块钱。
  哈。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
  无奈,拗不过老人家,给了四块钱了事。
  沿着过道准备上去。
  上面叽叽喳喳有声音,不多久,几个年轻人从山下滑了下来,鞋上都是烂泥。
  “怎么个事,能上去吗”我问道
  “不能走,上面都是泥泞,上不去”。
  显然,我们被骗了。
  朋友Y执意要去把钱要回来。
  我觉得有道理。
  我就死命往栖霞跑,我一边跑,一边发誓:
  我要把狠一点,把本属于我们的钱要回来。
  朋友B好像也被我感染了,随着我一起奔跑。
  我们很快跑到下车的那个公交站台,去寻那女人。
  四年了,我想承认一件事情,我根本没记住那女人的样子。
  后来我也在站台寻,无果。
  后来30块钱是朋友Y要回来的,她不知怎么就看见那女人了,就威胁她要报警。
  我们拿着那30块钱去吃了鸭血粉丝汤。
  夜色降临,我们商量着,栖霞山是去不成了,干脆去仙林大学城吃饭。那个我最爱的重庆人家。
  走了一路,跑了一路。
  大家都想上厕所。于是就看到了那个公共厕所。
  我们四人走到公共厕所门口,就再也不敢往里走了。
  从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凄惨地呻吟声!
  脑子飞快运转:
  是情侣来栖霞山游玩,兴致上来了?
  是有人在偏僻的公共厕所实施强奸?
  我不敢往下想象。
  那暗黄灯光下的栖霞山的公共厕所。
  朋友B想进去看个究竟,我也想。
  朋友B进去了,我待在门口。
  声音没了,我们都吓坏了。
  朋友B出来了。
  我问他:什么情况。
  他说: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看见。
  我们被整的莫名其妙。
  忽然女厕所出来个女的,对着男厕所叫了一声:
  你能不能别叫了?
  男厕所也回了个声音:
  妈妈,我肚子疼。
  过了会儿,一个胖嘟嘟的孩子走了出来。
  (三)
  到了栖霞后,简直难以想象,这是一个誉满天下的名胜古迹。
  破旧的街道上,挤满了来往的人群。路边有面摊,煎饼摊,包子铺。四年前,我们一同吃鸭血粉丝汤的那家店,已经不存在了。
  去年来的时候,还有网络票,每张便宜了3块。今年好像取缔了网络票,全部是现场现金售票。买票时,一小姑娘凑上去问:还支持支付宝啊?答曰:不可以。
  拿了票,已是日中。没吃早饭的我们,早已饥肠辘辘。看着两边残破的店铺,竟勾不起我一丝的食欲。本想找个馆子,点两碟小菜。没想到客满,被老板乐呵呵地赶出来了。
  天气虽然转好,但是凉气依旧。总有邪风袭我而来。那可恶的蛀牙发炎了,哪受得了这。一阵疼痛,刺激了每一根神经。
  走哪儿哪儿都是人,平常中午没有人吃的包子铺,都排上长队。楚水巴山江雨多,巴人能唱本乡歌。
  我们随便找个一家面条店解决吃饭问题,好在价格不贵,味道一般,数量不多。
  (四)
  总算是要入山了。
  过了安检,有个小亭子,每人可领三炷香。为了安全,牛首山已经不让进实体香。栖霞山还算保留了一项比较传统拜佛的方式。就好比南京不让放鞭炮,少了鞭炮,结婚和过年总感觉是少了点什么。
  最滑稽的是,有些人家结婚,既然用电子鞭炮,来衬托氛围,想来也是有趣。
  但是,为了保护环境,我个人还是提倡不放鞭炮的。
  跨过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摄山栖霞寺”的门匾了。
  寺庙就是大同小异,左右两边钟楼和鼓楼,正前方是一座毗卢宝殿。
  我们找到进香的炉子,把香点燃,齐齐插入香泥中。
  倒也是许了愿:菩萨,赐我个老婆吧。
  哎,菩萨估计也回答我了:
  小伙子,求姻缘,要去鸡鸣寺。
  继续往前走,是个院子,这个院子我去年来过,里面的银杏叶特别的漂亮。今年不曾看见。叶子已经掉光了。
  宁啊,你无福观赏。
  绕过院子往上,就能看到舍利塔。很多人在绕塔三圈。我预估,只要一直有人进山,那么这个圈就一直有人在转。
  舍利塔旁边就是千佛岩,里面的佛像栩栩如生。虽然很多已经磨损得厉害,但是丝毫不隐藏老南京匠人的手工。我不禁联想到乐山大佛,龙门石窟。
  我跟宁说:你看这些佛惟妙惟肖的,我觉得就是古时候的时候,人们太无聊,他们就专注于这些东西。
  宁答:应该是吧。如果他们也能上网,打游戏,估计也干不成这事。
  (五)
  过了栖霞寺,上山的路才真正开始。
  也许是雨雪的积累,上山的台阶都是湿漉漉的。旁边的栈道也有细细水流。
  上山的人依旧很多,下山的人也有。狭窄的阶梯上拥堵不堪。
  我自言自语道:真没意思,走了这么远,还没有见到一片枫叶。
  走了很久,看到有人在前面摆脱,卖枫叶的。内心想买一个有“源”字的枫叶,送给故友,送给未来。然后一个声音敲醒我:骚年,不念过去,不畏将来,可好?
  好。
  正准备转弯的时候,四个大字刺入我眼——乾隆行宫。
  我便拉宁来看。
  他居然问我:什么叫行宫?
  我回答说:皇上居住的地方。
  他疑惑地问我:皇上不是住在北京吗?一副我读书,你别骗我的模样。
  我再次解答道:皇上不是南巡么,他得有地方落脚啊,他得睡觉啊。所以就是在北京以外,皇上住的地方都应该叫行宫吧。行走的皇宫。
  嗯,这个解释,我给自己100分。
  过了行宫,我们到了第一个休息点-小营盘。
  小营盘为乾隆皇帝下江南驻跸栖霞行宫时,负责保卫乾隆皇帝安全的御林军所在地。
  小营盘立了块牌子,具体怎么说的,我忘了,大概就是此地比新街口的空气好几十倍。我猛吸两口清新空气。旁边的射击落下的箭声,好像在嘲笑我:你开心就好。
  离开小营盘,就是全山最陡峭的地方。我感觉往上爬,有些吃力了。
  宁居然主动跟我搭话:你去过长城吗?
  我回答:没有,没去过北京。
  他说:长城特别的陡,几乎是直角。
  听他这么说,看来真的是great wall。
  他说:当时他们还去看升国旗。
  我好奇心来了:真的每天很多去看升国旗吗?
  他说:是啊,很多人看升国旗。
  我又问:故宫的里面的大殿,比如乾清宫可以进去吗?
  他回答:不能,只能在外面看。
  我心想:皇上还是神圣不可侵犯,他家本不该随便进。
  (六)
  南京的山有个特点,除了可以一阶一阶地登上去,游客还开辟了很多野道。栖霞山如是,紫金山如是,方山如是。这些野道有一定的危险性,险象环生,刺激无比。去年爬栖霞山的时候,走的就是野道。走我们前面的女孩穿的高跟鞋,被一故人念叨了多回。
  继续上行,枫叶逐渐多了起来。很多游客开始在枫树下,手托着枫叶拍照。
  游客大体分为两类人:一种是素质高的,他们想要枫叶,就会到地上捡。一种素质低的,他们想要枫叶,就会折一把。不管何年何月,这两类人都会存在。
  经过了十几分钟的爬行,我们在一块牌子前面停了下来。牌子上面写着“红叶谷,御花园”,箭头朝下。
  我提议:我们先上山登顶,下山的时候再去红叶谷和御花园吧。宁表示赞同。我告诉他,栖霞山枫叶最多的地方就是红叶谷。
  我们躲避了拥堵的阶梯,选择了盘山公路行走。
  你知道山顶是什么?我问宁
  他当然是不知道的。
  我接着说:山顶有个门,门里面是一个小池子,可以看鱼。看鱼是要钱的。
  说完,我自己也觉得无聊。
  我尤其怀念山顶那个卖火腿肠和甘蔗汁的摊子。
  是香肠吗?宁问。
  是火腿肠!我坚决地回答。
  绕了几圈,我指着山上那破旧房子,说:那就是山顶。他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
  快到山顶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卖火腿肠的摊子不见了。只留下一个“炒饭,甘蔗汁”之类的牌子。我暗喜:他们还在。
  这里以前是有旅行车下山的,之前摊子也摆在这里。今年旅行车暂停了,摊子也换了地方。
  我们远远地可以听到山上有鸡“咯咯”的声音。宁说:上下山不容易,他们都在山顶养上鸡了。
  未几,我们到了山顶。
  迎接我们的果然就是卖火腿肠的摊子。
  我迫不及待地上前去买,却被一圈的人怼了回来。
  反复两次,终于买到10块钱三根的火腿肠。味道并不好,只是一种登顶的喜悦吧。
  我领宁去看鱼,门口写着:看鱼三元。
  栖霞山的东西真心不贵:比某些景点,登塔动辄30的要实惠得多。可这个看鱼的池子也太寒碜了,怎么跟个井似的!
  休息片刻
  我们又展开讨论:
  我说:古时候的人应该很少出远门的
  宁说:交通不便,自然出不了远门。
  我说:读书人应该常出远门,考试要来回奔波。南京人算是极好的,贡院就在夫子庙,他们不用走太远。
  宁黑线
  (七)
  下山
  盘山路,很多学生或者工作团体围坐成一圈,在打牌或者玩游戏。
  也许是我太保守了,或者太娇羞了,我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牌或者玩游戏的。我怕被人盯着的目光,就想一台摄像机在跟拍你。
  栖霞山是可以看到江面和四桥的。大学期间,四桥还不曾建好,每每去仙林坐车从脚手下面穿过,总幻想着它未来的样貌。现在在栖霞山倒是可以看到全景了。
  走着走着,就到了一处景点-始皇临江处。
  至于秦始皇有没有来过栖霞山,不得而知。但是始皇断定南京是一个有王气的地方。于是派人去断龙脉。想来是成功的。
  南京虽然号称是六朝古都。
  但是都是短命王朝。
  东吴、东晋、宋、齐、梁、陈,正好六个朝代。
  李煜在南京填了一纸的好词,拖家带口被赵匡胤俘虏了。
  朱元璋定都南京,到他儿子就迁都北京去了。
  混账洪秀全到了南京,没干点正事,只顾着分王,扩充后宫了。
  孙先生在南京当总统不到1个月,革命的果实被袁世凯窃取了。
  蒋先生在南京当总统没多久,日本人来了,还搞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蟠?
  (八)
  栖霞山枫叶最多的地方一定是红叶谷。
  红叶谷里面一棵枫树连着一棵,特别有桃花岛的味道。树上的枫叶有绿色的,紫色的,粉红色的和深红色的。置身其中,不禁会想起杜牧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读这句诗句的时候,尤其能想起我小时候的语文老师的谆谆教导:此处的“坐” 是因为,由于的意思。
  之所以叫谷,是因为这块地正好是凹进去的,像个盆地。盆地中心有一湖,四方形,不大,湖水也不太清澈。湖却让我感觉好像在谷的正中间,不美甚美。
  向下有木楼梯,故意刷成了红色,与枫叶相互照应。几个小孩嬉戏在楼梯间,嘴里喊着:好陡啊,我害怕。却径直向下冲去。吓坏在后面的爸爸或者妈妈。
  徐徐走下,是一条石板栈道,通向远处,两旁还是郁郁葱葱地枫树。落下的枫叶铺在地面上,形成一条粉红色的地毯。我竟不舍得踩上去。
  年年月月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往事如烟,有些东西过去了,就再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依稀记得,八九岁的时候,邻居送来的一盘红烧肉的味道,我至今难忘。以后再没吃过那么美味的佳肴。
  御花园的出现,让我彻底真相了。也对所谓的名胜古迹有些失望。
  去年这个所谓的御花园还没有建成,我还从其施工的房顶走过。现在转身一变成御花园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景点,都是这样修修补补拼凑而来,我不得而知。总之,你看见的,一定不是你想象的。
  出了御花园,就是下山的大道。一侧居然是栖霞山的照片大图。
  宁疑问:为什么我没看到照片上的美景呢?
  我答:正是你没有看到,所以用照片来补的么。你没看到,很多人正在跟照片合影吗?
  山脚下,有一处斋堂。如我这样的人,恐怕是吃不下去斋饭的。据说现在很多有钱人喜欢吃。大概是做了太多亏心事,想用斋饭来缓解一下心情。如此表达,倒显得我有些仇富了。
  斋堂角落处,有一老人在卖些什么。我好奇,就过去看看。算是米糕吧。
  问了一下价格。10块钱两块。想买两块尝尝。刚好我和宁一人一块。
  如此便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