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经纬9月27日电 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官网9月27日公布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下称“中汇支付”)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制度规定,被处以1399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中汇支付被罚1399万元: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规

  截图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网站

  天眼查APP数据显示,中汇支付从事独立的第三方支付业务,业务领域深入B2C和B2B,为行业客户快速准确定制支付解决方案,创新研发电子支付服务产品,推动各行业电子商务的发展。

北京商报讯(记者 岳品瑜 廖蒙)伴随着2021年5月第一批非银行支付机构牌照续展结果出炉,多家支付机构被取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会员资格也引发业内热议。

中汇支付被罚1399万元: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规

  截图来源:中国人民银行网站

支付机构“退会”引热议,预付卡牌照缘何成为重灾区

5月16日,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2021年以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累计取消了河北一卡通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一卡通”)、上海大千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大千商务”)等10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会员资格。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取消会员资格的机构中,有部分机构此前业务开展已经受到质疑。用户李华(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1月26日,其通过河北一卡通App进行了100元的公交卡充值操作,页面显示充值成功。接着其按照页面提示进行圈存操作后,页面显示“错误”。

  根据中国央行网站2018年1月披露信息,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为尹宏伟,业务覆盖范围包括上海、天津、辽宁(不含大连)、江苏、山东(含青岛)、湖北、广东 (不含深圳)、四川、陕西、北京、重庆、河北、山西、内蒙古、浙江 (不含宁波)、福建(不含厦门)、安徽、河南、江西、湖南、广西、贵州、云南。

李华称,他随后发现公交卡卡内余额未变,刚充值的100元也不知所踪,App页面直接显示余额变为了0。“期间我多次拨打了App内提供的客服***,但一直提示已关机,也没有找到其他的联系方式。”李华说道。

按照李华所述,其充值的100元至今依旧下落不明,也仍未联系上河北一卡通。央行官网信息显示,河北一卡通于2011年12月获得央行发布的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覆盖范围河北省。2016年12月,河北一卡通通过了第一次续展。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信息的备注内容显示,2016年1月5日,注销(中汇支付)互联网支付许可,停止黑龙江、吉林、宁夏、甘肃、青海、新疆、西藏、海南、深圳、厦门、宁波、大连等12个省(区、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中新经纬APP)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多家媒体报道称河北一卡通联名卡无法使用、押金无法退还等情况,遭遇用户大量退卡。目前,公司官网也已经无法打开。

同时,自2017年以来,河北一卡通多次被罚。1月6日,央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发布的罚单信息显示,河北一卡通因四项违规行为被罚33万元,具体违规事项为未按规定报送或保管相关资料;未按规定办理相关变更事项;未按规定存放或使用客户备付金;其他危及支付机构稳健运行、损害客户合法权益或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

对于用户充值资金去向、当前业务开展情况、为何被取消会员资格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河北一卡通方面进行了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开展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的支付机构如果出现问题,往往会因为涉及用户数量多而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从而产生严重后果。在业务开展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了央行“续展11条”中强调的未实际开展业务、出现重大风险事件等情况,下一次支付牌照续展必然无法通过。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河北一卡通外,被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取消会员资格的机构还包括上海大千商务、深圳市商连商用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商连商用”)等多家机构。10家机构中,9家机构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仅有银视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业务类型为数字电视支付。

同时,山西金虎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3家机构已经主动申请注销了支付牌照。上海大千商务、深圳商连商用等两家机构此前也曾公告称将主动申请注销牌照,但目前尚未出现在央行关于牌照注销的信息公示栏中。对于公司当前预付卡退款进度、被取消会员资格是否与此有关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两家机构进行了采访,但截至发稿,同样未收到回复。

剩余5家机构因何退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方面未披露具体原因。而近期关于支付牌照缩减的讨论持续不断。根据央行5月13日披露的27张支付牌照续展结果,银联商务系的3家机构因业务整合,向央行提交了中止续展审查申请。

在央行完成对广州银联等3家机构的牌照中止审查后,被注销的支付牌照将增至42张,支付行业剩余牌照数量为229张。另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过往已经披露注销的39张支付牌照中,共计34张注销牌照业务类型涉及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其中仅有少数牌照因业务整合而注销,剩余均为主动注销或不予续展。

对于数字电视支付、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这类低含金量牌照的前景,王蓬博表示,行业两级分化加剧,从行业大方向来看,这类牌照近年来不够“吃香”。但支付业务依旧属于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在获得许可的情况,必然有发展空间。

“例如部分行业涉及的卡券发放等商业营销活动,就必须通过持有预付卡牌照的支付机构开展,这也为相关机构提供了生存空间。尤其是近年来,头部平台在企业福利、发力电商平台等方面动作频频,也取得不错成绩。”王蓬博指出。

王蓬博强调,任何类型的支付类型都需要真实业务场景支撑。在做好业务合规的前提下,努力寻求新的业务方向才能更好的发挥牌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