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潘潇雨

数字人民币破局之前 中小微跨境电商支付痛点如何解决?

经济观察网 胡群/文 跨境贸易企业苦跨境支付结算久矣。

编辑|彭孝秋

4月29日,中国银行研究院报告指出,支付结算是跨境电商业务的关键环节,安全顺畅的支付结算渠道是跨境电商交易实现闭环的保障。尽管目前有以银行为主和以第三方支付平台两种支付方式应用范围较广,但现阶段跨境电商支付仍存在流程复杂、收费高、交易结算风险高等问题。

疫情以来,如火如荼的跨境赛道逐渐暴露在大众视野,但是其中有一条细分赛道却常被人们忽略,这就是跨境支付。但事实上,对于跨境卖家来说,跨境支付是绕不开的一环。

“中外银行跨境金融服务的电子化严重落后,B2B跨境支付中间环节过多,对中小微企业来说,跨境金融服务需要一场深入而彻底的更新和改造。”XTransfer CFO孙霄谷表示,当前,中国的出口目的国家及地区相对分散,加入RCEP后,贸易量将大幅增加,贸易相关的成本降低,更加顺畅。因此,这是对中国贸易形成广泛、积极影响的大事件。因此,提升跨境资金流转效率刻不容缓。

而作为交易流程中最关键的部分,跨境支付同样会面临各类复杂的风险问题。其中包括卖家的售卖资质、侵权问题,如果涉及相关风险,可能会面临资金冻结风险。此外,如果遇到消费者拒付、欺诈消费等问题,卖家同样会面临资金风险。

基于这一背景,成立于2015年的「Asiabill」,致力于为独立站卖家提供收款服务,并帮助卖家进行外卡收单风险把控。目前,Asiabill已同时接入全球240多种海外本地支付方式,覆盖东南亚、拉美、欧洲、俄罗斯地区。支持全球主流信用卡收款,包括Visa、MasterCard、American Express、JCB等。

一边是跨境支付结算效率亟待提升,一边是跨境贸易正进入风口期。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国内跨境电商进出口4195亿元,同比增长46.5%,其中出口2808亿元,增长69.3%;进口1387亿元,增长15.1%。

同时,Asiabill已经持有了香港金钱服务经营者牌照(MSO)、美国货币服务牌照(MSB),并具有MasterCard PF、美国运通商户集成商等资质。

数字人民币机遇

“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的数字形式负债,相较商业银行存款体系中的货币,天然降低了结算的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敞口,能够有效解决传统金融系统中券款对付以及跨境支付的痛点。”4月28日,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与工银国际宏观经济分析师高欣弘联合发文指出,在跨境支付领域中,传统金融系统采用的代理行模式耗时长且费用高,资金滞留易引发信用风险、结算风险以及流动性风险。在Stella、Ubin等主流CBDC研究项目中,哈希时间锁合约被广泛引用,以实现跨境支付的去信任化,即用户无需将资金交给第三方托管机构。此外,交易须在指定时间内完成,否则资金将自动退回原账户,从而有效避免恶意拖延交易的情况。因此,数字人民币将零售型与批发型有机结合,有望成为这一新格局的领头羊,并降低零售型CBDC直接点对点跨境支付的人民币对外风险敞口。

4月18日晚,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分论坛“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上表示,现在数字人民币推出还没有一个具体时间表。并且他强调,数字化人民币的发展重点目前主要是推进在国内使用。

从目前试点场景上看,数字人民币属于零售型CBDC。中国人民银行的DC/EP(Digital Currency and Electronic Payment,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在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项目中处于全球领先位置。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跨境金融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宗良认为,数字人民币先在国内形成成熟完善的支付场景,才能在国际数字货币中形成一定的市场竞争力。

专注把控外卡收单风险,「Asiabill」靠自研风控系统服务独立站卖家

Asiabill

Asiabill联合创始人冯援告诉36氪,Asiabill的核心业务主要包含了两部分:

一是基础业务,可以为独立站卖家提供一个支付端口,便于独立站卖家进行国际信用卡收单,以及海外本地支付收款。

实际上,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领域步伐已在加快。

1月16日,SWIFT与中国人民银行直属的清算总中心、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有限责任公司(CIPS)、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以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共同在北京成立了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前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表示,中国央行在数字人民币上加强与SWIFT的合作,对双方拓展数字货币领域的全球化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安排,而且可以帮助SWIFT建立数字货币报文标准和处理规则,带动世界各国数字货币发展,可谓意义重大。

人民银行官网显示,2月24日,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宣布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m-CBDC Bridge),旨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该项目得到了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的支持。

二是风险控制方面,主要包含合规类风险和风控类风险。其中,合规类风险是指卖家售卖一些仿制品牌,涉及商标侵权或专利侵权;还有售卖的产品缺乏相应资质,比如在有些国家卖筋膜枪需要提供FDA认证等。针对这一类问题,Asiabill成立了合规团队,帮助卖家共同把控合规类风险,避免卖家因缺乏相关合规认识而售卖侵权产品。

4月1日,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在国务院***办公室***发布会上表示,我国数字人民币的设计主要是用于国内零售的支付。前期,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香港金管局就数字人民币在内地和香港地区的跨境使用进行了技术测试,这是人民币试点的一次常规性研发测试工作。

跨境电商风口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达到1.69万亿元,增长达31.1%。

风控类风险主要指消费者拒付,包括欺诈类拒付和服务类拒付。其中,欺诈类拒付就需要通过专业的支付团队,提供各类风控工具帮助卖家把控风险。而服务类拒付主要由于卖家不能满足消费者需求,比如物流时间过长、货不对版等。针对这一问题,Asiabill会引导卖家重视品控及供应链把控、并提前告知可能面临风险等。

跨境电商迎来风口期的背后是政策的持续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风控方面,Asiabill还自主研发了大数据风险过滤系统和包括AI欺诈检测系统在内的风控系统。

2020年4月,国务院出台政策扩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2020年8月,国务院进一步稳外贸、稳外资,帮助出口企业对接更多海外买家;2020年11月,国务院发表《意见》支持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建设和海外仓发展。

2021年3月18日商务部等6部委下发《关于扩大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 严格落实监管要求的通知》(即39号文),正式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扩大至所有自贸试验区、跨境电商综试区、综合保税区、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保税物流中心(B型)所在城市(及区域)。

据冯援介绍,大数据风险过滤系统是指引入并持续更新各大卡组织及风控机构的黑名单和欺诈数据库,并配合自有的风控数据,建立大数据风险分析模型。而AI欺诈检测系统是指可以实时获取用户device-fingerprinting等信息,并根据用户行为pattern构建用户画像,识别风险交易,触发风控保护。

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发布的《2020跨境出口电商行业白皮书》显示:得益于数字支付等技术不断降低全球贸易门槛,2020年以来有大量创业者和小微企业加入跨境电商行业,成为典型的 “微型跨国企业”;预计到2021还将进入下一个数字外贸风口期。

该白皮书首次勾勒出新兴“微型跨国企业”的群体画像:典型的小微企业,很多是初创型企业,员工不足100人;背靠广大的中国制造,他们更善用数字平台,即便是新玩家,也能迅速完成选品、采购、销售、物流、报关、收款、结汇退税等过去大企业才能搞定复杂的生意;同时,他们平均运营3.56个海外站点,这意味着大多数公司服务3个甚至多个海外市场;当然,他们也获得丰厚的回报,即使在疫情和贸易战的双重挑战下,他们依然实现了130%的销售增长。

孙霄谷指出,有数据显示中国约50万家外贸企业有进出口资质,实际背后则有四五百万家的中小微企业间接从事各类贸易活动。近年大量的中小微外贸企业却在“外贸收款”上犯了难。理论上来说,外贸企业均可申请进出口资质,并开立对公账户收取外贸款项。但是,对中小微企业来说,受限于组织配置,往往没有专人负责申请进出口资质、开户、退税等。通过外包服务则成本高昂,中小微企业一般难以承受。

中国研究院的报告指出,相较于传统国际贸易支付金额大、频率低、时效性差等特点,跨境电商交易支付具有金额小、频率高、反应快的特点,因而对跨境线上支付的灵活性、便捷性要求较高。但由于国内外市场语言文化和支付习惯差异大,跨境线上支付工具兼容性较差, 超过一半外贸企业采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和当地支付工具进行跨境收款,再通过其他金融机构将货款转到国内账户,从而拉长了收款链条,降低资金周转效率,增加跨境支付成本。

“经过近几年优化,我们不再完全依赖外部风控工具,转为以自研风控系统为主,外部风控工具为辅。这样的优点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减少交易时不必要的多方信息交互。”冯援表示。

同时,大数据系统分析可以帮助卖家选择更符合当地支付习惯的支付方式。例如在欧洲一些地方,人们更喜欢传统的支付方式,就会推荐卖家将信用卡支付排在第一位;而对于一些虚拟游戏装备品类,则会更推荐卖家将本地支付排在第一位,以提升支付转化率。

基于两大系统,Asiabill也可以提供相应的客户服务,例如定期引导卖家开展客户服务及客户关怀等,维系与海外消费者的关系。

目前,Asiabill已与Shopify、店匠SHOPLAZZA、Shopline、Xshoppy等建站工具达成合作。卖家使用这类建站工具后,可以直接选择接入Asiabill的支付端口。而对于不使用建站工具的卖家,Asiabill在技术端,也可以同样匹配。

据冯援介绍,国内跨境支付企业主要分为三类,一种是结汇企业,有牌照限制;一种是收款企业,这一类企业门槛较低,并且也已具备了规模化效应;还有一种就是收单企业,Asiabill就属于收单企业。“相对来说,收单企业的门槛较高。这是一个客户黏性较高的行业,并且十分依赖客户信任度。只有客户信任你,才能把资金放在你这;你的信誉好,才可以同上游信用卡组织协商、谈判。”

在冯援看来,未来在跨境支付特别是收单领域的核心竞争力,一定是不断地走向上游。在支付领域,能够控制的范围越广,就意味着具备更强大的护城河。“在同等条件下,既控制风险又提高支付成功率,也就更具竞争优势。”

“早年,在香港开立境外账户成本并不高,所以成为很多中小微外贸企业主的优先选择。在2011年前后,境外账户关户潮来临,大量中小微企业的境外账户毫无征兆下被关掉,面临着无账户可收款的窘境。即便通过中介、购买理财等勉强开出账户,但也不能保证长期稳定使用。”孙霄谷称。

在团队方面,Asiabill的风控团队拥有10年以上行业经验,经验丰富。联合创始人冯援曾任职联想、金蝶、易订货等企业高管,深耕企业服务业22年,拥有丰富的企业管理、咨询培训和电商实战经验,擅长为出海企业提供跨境支付解决方案。

跨境金融服务新体验

当前全球反洗钱政策收紧,银行因反洗钱不力被重罚的案例数不胜数。中小微企业交易规模小型化、碎片化,交易行为特征不稳定,出于反洗钱风控成本和业务收益的综合考量,银行难以为之提供很好的服务。

XTransfer通过技术手段帮助中小微外贸企业,在资质满足要求的前提下,1~2个工作日内即可开立外贸收款账户。

孙霄谷将XTransfer定位为一站式外贸企业跨境金融和风控服务公司。他认为,“风控服务”至关重要,是XTransfer提供跨境支付及金融服务的基石。

跨境交易是反洗钱风险高发区。中小微外贸企业一般没有内控人员,风险意识也相对薄弱。此外,相较于B2C跨境贸易,B2B业务目前尚未有一套完整的交易系统记录所有信息,未能完全实现电子化。交易信息非结构化、标准化,也更分散,因此反洗钱风控难度明显更大。

据孙霄谷介绍,XTransfer自主研发打造了以中小微企业为中心的数据化、自动化、互联网化和智能化的风控基础设施,团队1/3的人员投入反洗钱风控相关工作。借助反洗钱风控基础设施,辅以专家认知,风险问题可以高效地得到处理,这使得XTransfer服务安全、稳定、可持续。

早年,很多外贸企业主会利用个人5万美金额度政策,根据单笔订单金额情况,找身边的各种亲朋好友帮忙结汇。如今,反洗钱政策严格,这种方式也就走不通了。另外一种方式,则是地下钱庄。但地下钱庄的背后是犯罪行为,已被国家严厉打击。通过地下钱庄,会对资金安全造成严重影响,甚至会涉及刑事责任。

“我们帮中小微外贸企业客户将外贸货款通过结汇提现的方式,代客户通过银行去进行合规申报。目前,我们只服务真实合规的实物贸易,暂不支持服务贸易。背后的原因在于,实物贸易相关的三流(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相互交叉验证更便于确认贸易背景的真实性。”孙霄谷表示,“在成本上,结汇提现千分之四的费率远远低于通过外贸代理的方式,也无需再向海外买家解释抬头问题等。”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对其余14个RCEP成员国合计进出口2.67万亿元,同比增长22.9%,占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的31.5%。其中出口1.25万亿元,增长27.5%;进口1.42万亿元,增长19%。

“在提升资金流转效率方面,我们还提供本地收款服务。如果是跨境收款,可能涉及好几个中间银行,需要1~7个工作日,成本也较高。因此,我们致力于搭建全球的资金处理网络,在我国的主要出口目的国家及地区,帮中小微外贸企业开通本地收款账户,借助当地的清算网络进行收款,成本低效率高。目前,可以提供欧、美、韩三个本地收款账户服务。”孙霄谷称,下一个本地收款服务的业务布局将会是RCEP的成员国之一日本,预计今年内会上线日本本地收款账户。提供RCEP区域国家本地收款即是XTransfer 2018年以来既定的产品策略。由于RCEP区域很多国家是外汇管制国家,本地收款后资金跨境申报流程增加了操作复杂程度,这是XTransfer看到的痛点,也是助力跨境B2B电商发展的重要机会。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yuanben.io查询【1H7HHHJN】获取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