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微信、支付宝等收钱码,商家为何“偏爱”收费的聚合支付?

制图\首席编辑杨芳芳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裴熔熔 丁洋涛 杨霄 文图)支付江湖似乎从来不缺水花。

这两天,多个渠道传出消息,瑞银信退出河南银行卡收单市场,引起众多业内人士的热议。

央行官网显示,瑞银信的业务范围包括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除安徽省、内蒙古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以外地区)。因其近年来拿到众多罚单而被市场关注。

河南商报记者陈薇

“请扫码支付,微信、支付宝都可以。”郑州越来越多的店面结账台上,一张统一的付款码,已经代替了绝大多数微信、支付宝、银联云闪付三张码并排使用的组合方式。

对此,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第一时间向权威部门和瑞银信河南分公司进行了求证,前者称“消息不属实,未要求瑞银信退出”,后者称“河南区域收单业务运营正常”。

根据人行郑州中心支行6月30日公布的河南省支付机构名单,有另外4家支付机构退出河南范围内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现存的39家支付机构中,瑞银信在列。

瑞银信河南分公司运营情况究竟如何?风起于青萍之末,支付江湖是否再起风云?

实探瑞银信河南分公司

现场工作人员称运营正常

近日,一条消息在支付圈火了。内容称“因严重违规,目前瑞银信已退出河南省范围内银行卡收单业务”。公开资料显示,瑞银信成立于2003年,为银行提供非核心业务外包服务,2014年7月10日,拿到央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2015年5月正式来到河南,从事移动***支付和银行卡收单业务。

这一小小的细节变化的背后,是聚合类支付所在的收单外包服务行业的快速增长。

所谓收单,是指银行或者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特约商户的开拓与管理、授权请求、账单结算等活动,其联通的是银联与商户。这就意味着,一家支付机构的退出,将影响一大批应用商户。

实探!瑞银信退出河南银行卡收单市场?

瑞银信河南分公司

为验证这一消息是否属实,7月14日上午,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来到位于郑州市经三路财富广场的瑞银信河南分公司。记者看到,公共办公区域4名工作人员在正常工作,并未有搬离或者撤出迹象。

2020年,聚合支付的交易规模已经增长到63万亿元,这意味着整个收单外包服务行业手续费收入预计已超过2000亿元。

该公司员工称,目前河南区域收单业务运营正常,更多消息请联系深圳总部获取。随即留下记者***,称之后会与记者联系。

扫码支付扫出2000亿元的大市场

4月25日,由CPEA联盟主办,全国收单俱乐部、POS圈支付网、支付圈协办的2021中国收单产业服务生态发展大会在郑州召开。

会上,易观分析发布了《第三方支付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专题分析2021》,该报告是专业咨询机构首次将目光聚焦在“收单外包服务机构”这个群体。

易观数据显示,2014年到2020年,人们对于***支付的依赖程度提高,推动了聚合支付行业交易规模经历了从零开始的迅速增长。2014年,聚合支付的市场交易规模大约只有0.1万亿元,而2020年已经增长到63万亿元。使用聚合支付商户需要根据交易额支付约0.38%的手续费,其中0.2%为微信、支付宝等收取,0.18%则为支付给聚合支付平台的手续费。按照这个比例估算,63万亿元交易额的背后,聚合支付撑起的是一个规模超过2000亿元的产业。

实探!瑞银信退出河南银行卡收单市场?

瑞银信河南分公司办公区

河南备案的收单外包服务机构数全国第二

目前,商户直接使用微信、支付宝的收钱码,提现的时候还能享受手续费的减免,收取手续费的聚合支付对商户的吸引力在哪里呢?

随后,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致电瑞银信总部及北京管理部,均无人接听。7月16日,记者再次致电瑞银信河南分公司相关业务人员,对方提出需按照总部采访流程进行采访,并称“会代为联系总部品牌部,尽量在今天下午回复”。截至记者发稿,仍未收到总部的任何回复。

CPEA联盟秘书长王金波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当扫码支付已成为大众习惯的支付方式,普通收款码带来的各种弊端也开始显现。商家需要把微信、支付宝、银联云闪付等各种收款码都摆放在桌面。由于每个收款码对应不同的系统,核对是否到账需要分别查看,当店主需要对账时,也需要从不同的支付渠道中拉出账单来核验。而当客户想用花呗或者信用卡时,收款码可能也会出现不支持的情况。

“短期内,小规模的商家对这些问题可能还能克服,但时间一长为此支付的成本也就越来越多。”他说,使用融合了多种支付方式的聚合支付就成为商户的选择。

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近年来大量的收单外包服务机构涌入这个行业。

为规范行业发展,目前,我国31个省级行政区已对外包服务机构实施备案管理。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最新的备案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16日,已有3979家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完成备案。从各个省份的备案企业数量来看,广东、河南和山东三个省份成功备案的企业数量排名全国前三,福建、江苏、浙江、湖北等经济大省排名前十。而前十省份备案外包服务机构的数量,占到了全国总体的69.8%。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再次向权威部门求证,其称“情况不属实,未要求瑞银信退出河南”。

备案制推动收单服务行业升级

随着《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的推出和备案制的逐渐落地,整个收单外包服务行业开始正式进入合规化发展阶段。

某收单代理机构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今年瑞银信河南分公司受到人行郑州中心支行处罚,应该正在规范整改,一直没有新的产品面世,但也并未听闻他们退出河南银行卡收单市场。”

某瑞银信POS机使用商户也称,机器目前使用正常。

虽然瑞银信银行卡收单业务并未退出河南市场,但其此前因多次违规在河南领到多张罚单。

“备案制推行后,整个收单外包服务行业的门槛随之抬高。”易观分析金融行业中心研究总监李子川说,预计无法实现备案的服务机构在未来或将逐渐退出行业,未来的市场竞争环境将大大改善。

今年4月26日,人行郑州中心支行开出了今年以来的最大一张罚单——680.5万元,处罚机构就是瑞银信河南分公司,处罚原因为“未按规定落实收单业务本地化经营和管理责任”“未能采取有效管理措施造成特约商户违规使用受理终端”等9项。瑞银信河南分公司时任负责人及现在负责人均因此被罚,处罚金额合计20.5万元。

而在2018年6月份,因为违反《银行卡收单管理业务管理办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瑞银信河南分公司就有了处罚“初体验”,被罚7万元。

2019年6月13日,央行更新了瑞银信支付牌照业务范围,显示收单业务范围从全国变成了除安徽省、内蒙古自治区和宁夏回族自治区以外地区,被央行砍去以上三省份收单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已有支付机构退出河南收单市场。6月30日,人行郑州中心支行公布河南省支付机构名单,易宝支付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上海汇付数据服务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上海富友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卡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等4家支付机构退出河南范围内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现存支付机构39家。

同时,商户对收单外包服务机构的需求,也开始从简单的收款、对账等基础服务,向企业数字化升级转型。

不过上述相关人士称,“这4家支付机构退出河南其实是很久以前的事,均是因为违规操作受罚,只是现在名单公布出来了”。

2020年新冠疫情对线下的零售、航旅、教育等行业的正常经营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这一情况倒逼大量线下商户进行数字化升级,产生了大量的相关需求。

严监管成常态

上半年支付机构被罚总额超去年全年

李子川认为,对收单外包服务行业来说,这意味着下一步的发展机会。

收单服务企业转型为商户数字化运营商

支付江湖从来不缺少故事,尤其是在严监管成为常态化的背景下,处罚案例并不罕见。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央行对支付机构共开出32张罚单,罚单金额超2.5亿元,千万元级别及以上级别的罚单有5张。其中,4月份,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因涉挪用备付金、为非法集资平台直接提供支付结算服务等16项违规行为,被合计罚没1.16亿元,堪称支付史上最大罚单。

目前看来,我国第三方支付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发展路径主要有两条:一条是去下沉市场、国外等拓展新市场、新行业,丰富潜在客户群体;另一条是继续深耕现有行业,拓展产品和服务类型,丰富产品服务业务线。

国内较早从事聚合支付技术研发和应用的企业武汉利楚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利楚商服”),尝试的就是拓展商户服务的深度和广度。2021年3月,利楚商服已同时拿到腾讯、蚂蚁投资。利楚商服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蒋文龙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目前公司已成为国内领先的商户数字化经营运营商。该公司旗下拥有聚合支付品牌“扫呗”、数字化经营SaaS系统“FU+”、社交共创平台“来智慧”三大品牌体系,可以为上百个行业提供商户数字化经营综合解决方案。

“扫呗以支付为核心,实现了支付方式、支付场景、商户类型、结算方式、调用模式的聚合。”蒋文龙说,目前可以为商户提供会员、收银、发券、消费分期、广告营销、商户贷款、电子发票等全套数字化增值服务。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公开表示,今年上半年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罚单金额明显较大,针对相关负责人的处罚力度也开始加大,并开始部分披露细节,传递出央行整顿支付市场乱象的决心和手段,大额罚单、相关责任人追责将成为未来短中期的一个监管趋势。

据移动支付网统计,2017年~2019年连续三年,人民银行每年针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的罚单(按处罚字号)总数量均超过100张;过去两年,人民银行每年针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的罚单总金额均超过1亿元。

其中,2019年全年,人民银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115张罚单,罚没金额约1.66亿元,平均每张144.48万元。虽然2019年罚单数量不如前几年,但处罚金额却为历年之最。

但就今年的情况来看,仅上半年的罚单总额已超过去年全年,大额罚单的数量明显增加,平均每张超781.25万元。

“叠加疫情影响,今年相关部门对支付机构的监管肯定会更加严格。”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在竞争白热化的当下,将促使行业越来越规范化,推动支付机构提升自身服务等相关软实力。

值得一提的是,处罚原因目前已涉及预付卡管理、备付金、清算管理、银行卡收单、网络支付、支付结算、反洗钱等众多领域,基本涵盖了支付机构所有的业务范围。

苏筱芮预计,未来央行将继续在反洗钱、备付金管理、商户实名制、收单管理等领域加强监管力度。

数据显示,我国现有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237家,业务类型主要分为银行卡收单、网络支付和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三大类,近94%的市场份额由支付宝、财付通这两大巨头垄断。

移动支付倒逼传统收单业务转型

行业将趋向细分化

监管处罚的背后,是行业不断肃清走向规范化,而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这一进程也将倒逼市场更趋细分化和专业化。

“仅以收单业务来看,目前主要分为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两大收单主体,包括传统POS、智能终端和移动聚合支付等类型。随着移动支付的渗透和刷卡等相关风险的规避,二维码收单正成为小微商户的首选。”有业内人士告诉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很多银行或者第三方机构在推二维码收单时,会给予商户比较大的优惠,例如减免手续费、补贴等。

而在传统POS机刷卡收单业务中,跳码、信用卡违规套现等乱象屡禁不止,蚕食银行方的利润,扰乱金融稳定。这其中就绕不开费率的问题。

某支付机构河南分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经过“96”费改和借贷分离之后,目前刷卡费率基本简化为标准类0.6%左右、减免类0费率、优惠类0.38%,分润模式也更为清晰。举个例子,假设一位消费者在标准类商户的POS机上刷卡1000元,需付出6元的手续费。这6元里的4.5元去了发卡行,1.5元去了收单机构。然后发卡行和收单机构需各自拿出0.325元上缴给银联,银联就获得了0.65元。发卡行、收单机构和银联的利润分配大致为7:2:1。

一旦发生跳码,例如从标准类跳到减免类或者优惠类,银行的利润会产生直接的折损。这也导致多家银行已经主动开始限制线下刷卡交易。

今年4月份,平安银行就发布过公告,全面取消线下交易积分,实施线上交易双倍积分;广发信用卡也对特定商户进行了限额,被业内称为广发史上最严风控。

移动支付叠加风控需要,POS机刷卡收单业务正“被”退居幕后。

“现在的小微商户基本都转为二维码聚合支付了,根据我们检测的数据,如果一个店一天有十万元的收入,其中90%以上都是扫码支付,用现金和刷卡的都很少。”某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央行日前公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银行卡跨行支付系统联网特约商户2257.99万户,联网POS机具3160.53万台,较上季度末分别减少379.61万户、341.15万台。同期,网联清算平台业务量则保持增长,网联平台处理业务26884.41亿笔,金额63.6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65%和16.29%。日均处理业务9.72 亿笔,金额为6992.4亿元。

不过,在上述人士看来,二维码支付也有自身的劣势,例如扫码有限额、对公业务不适用等。因此虽然受移动支付影响,部分消费场景中的传统银行卡收单业务正被取代,但在各大商场、KTV等高消费场所或者对公业务中,依然有较大的生存空间。“以后支付市场的分工将会更加明确,扫码支付更偏小微一些,POS机更趋向大额交易。”

某支付机构河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向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透露,目前公司正在升级与转型,POS机刷卡收单业务将作为最基础的业务存在。

中外合资银行卡清算机构正式进场

行业或迎新变局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6月13日,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迎来一件爆炸性***。

央行公布,审查通过了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提交的银行卡清算机构开业申请,并向其核发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

此次获得许可证的连通公司是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和连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在我国境内发起设立的合资公司。获得许可后,可在我国境内拓展成员机构、授权发行和受理“美国运通”品牌的银行卡。

这标志着美国运通成为国内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获得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的外卡组织。这也意味着,中国银联作为唯一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地位将被打破,对我国金融机构和消费者来说,未来将有更多的选择。

“一直以来,中国银联是中国清算业的‘一枝独秀’,办理收单硬件需要银联认证,刷卡消费需要收取通道结算费,可以说是‘一人定价’的市场。现在连通公司拿到了许可证,或许将对将来的市场、费率、服务等各方面产生影响。”某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目前业内都在观望,支付市场将出现哪些新的改变。

责编:刘安琪 | 审核:李震 | 总监:万军伟

实探!瑞银信退出河南银行卡收单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