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财资一家”微信***(微信ID:TreasuryChina),获取更多财资知识。

分析中国人民银行推出的数字货币DCEP与其他支付方式的对比

全球支付方式高度数字化,但是数字货币尚未成为主流。当前人类主要的支付方式可分为线上支付与线下支付,线上支付方面包括:电子钱包、信用卡、借记卡、网银转账等,从2018年全球线上交易的数据来看,电子钱包占线上支付的比例较高,占比36%,此外,借记卡与信用卡分别占比20%、23%。线下支付方面,现金仍然占比较高,比例为31%,此外,信用卡占比29%,借记卡占比22%,电子钱包占比16%。可以发现,全球的交易方式已经高度数字化了。但是数字货币尚未成为主流的支付方式。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大师兄

前言

分析中国人民银行推出的数字货币DCEP与其他支付方式的对比

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中国版数字货币项目,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是中国人民银行研究中的法定数字货币,是DIGICCY(数字货币)的一种。

自2019年以来,***更新就和中年人的头发一样,日渐稀疏了。都是偶有所思,闲久生勤的写上一篇。自去年关注数字货币(本文特指数字人民币)以来,有了很多思考和疑问,或学习、或请教的,有了些所思所得。对于支付从业者,货币形式的变化,无异交通领域的高铁兴起,基础设施建设本身的商业收益与回报有限,但其他行业却可借此基础设施的高效率和低成本,获取新的红利。数字货币就是新的基础设施,是个新的赛道,也是一轮新的机会。我希望借着一系列的自问自答,分享我的所思所得,也希望这样的抛砖引玉,能够得到师长与朋友们的斧正与指教。

本文所述的“支付、结算与清算”指的是银行和第三方支付领域,也就是电子支付。首先,我们确定下数字货币的官方表述,数字货币是法币,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数字货币在央行负债表里是负债,是M0。所以,我们就从M0出发,看看数字货币的支付、结算与清算会是怎样的?

一、数字货币的支付

数字人民币,是由人民银行发行,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并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的可控匿名的支付工具。

目前的电子支付行为分类总共分为两大类,一种是转账,另一种是收单。两种行为里都有一个或多个中心化机构,其中收单是依据供需双方的订单进行支付处理,转账则是转出方的自定义订单,转账是由账户持有人发起的支付,由中心化机构处理的,目前的转账分为单边确认和双边确认两种,单边确认是目前银行账户间转账的常见形式,收款方无法拒绝收款。双边确认是指付款方转出后,等待收款方确认,如微信的转账服务,收款方超过24小时不确认收款,就会退回到付款人账户中去。但如果是M0,支付处理其实只有一种,就是收付,找零是收付间衍生行为。M0的所有权,是按持有即所有确定的。举个例子,你借了一万元现金给朋友,朋友收到一万现金时,即获得所有权,你无法通过债权举证,认为这一万元的所有权是你的,因为债权和现金的所有权是两个事。数字货币是M0,那如果按这个逻辑,数字货币就只有收付,没有电子支付里的转账和收单两个形式啊?但实际上,数字货币又恰恰有转账和收单两个形式。数字货币的表现形式是“加密字符串”,和M0的传统表现形式现金完全不一样。现金的支付行为只有收付,虽然发行是中心化的,但没有中心化机构处理收付。数字货币是“加密字符串”,可以没有中心化机构处理,也可以由中心化机构处理。央行相关人士说过,数字货币支持在有源(电源)环境下的双离线(无网络)支付,这个和现金的收付行为一致,就是收付双方可以不依赖任何中心化机构处理这笔转账或收单支付。那么,我们是否就可以说数字货币也是没有收单这个行为呢?

虽然,数字货币沿袭现金的支付形式,但因其不同于现金的表现形式,使得数字货币不仅可以如同现金一般收付,也可以如电子支付一样实现转账和收单,只不过这种转账和收单,不同于电子支付所呈现的转账和收单。数字货币的转账不限于电子支付无法脱离的银行账户或支付账户,数字货币设计之初,就考虑了与银行账户或支付账户的松耦合与弱关联,也就是“包括但不限于”,这样才能和现金一样,实现点对点的分布式支付。除了对电源和设备或介质有依赖,在受理环境中不依赖中心性节点,就自然没有中心节点被攻击或并发受限这些中心化问题。因为数字货币的数字化特征,使得数字货币收单呈现出和现金不一样的特征,现金的收取有两种交互方式,一是人人交互,就是我们常见的“现过现”,一是人机交互,各种专业设备收取现金和找零,常见的有ATM和自动售货机等。数字货币的收单设备更像是电子收银机,只不过这个电子收银机,可以是收单机构布设的,也可以是普通企业布设的,也是“包括但不限于”,商家还可以自行搭建数字货币收银机。账户侧和收单的“包括银行和支付机构但不限于”其他企业,给了一众科技企业无限的想象空间,而更有说服力的是,数字货币试点最早期7家企业中,除四大行外,是三大运营商这类非金融企业。数字货币的“加密字符串”转移,要通过技术处理完成,如果说现金还是普通企业就可以处理的,数字货币就必须借助有源环境的人机交互才能完成,所以无论是线下的收银机,还是线上的收银台,都需要科技实现的加持,才能搭建起来。

(1)与法币其他形态的对比

DCEP也属于法币的一种,法币的其他形态主要包括现金和银行存款,它们都是由央行发行,基于政府信用背书的货币形态。与现金相比,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形式,现金主要由纸币和硬币组成,DCEP是数字化的,这也决定了DCEP在结算流程上更加简便,交易速度更快。此外,DCEP交易会留下痕迹,但是现金可实现完全的匿名交易。与银行存款相比,DCEP与银行存款均属于数字化的法币,在交易速度上并无太大区别,银行存款由商业银行背书,而DCEP由政府背书。此外,银行存款是完全的实名制,但是DCEP可以实现有条件的匿名。

二、数字货币的结算

如果,非要就现金支付谈结算的话,现金是支付结算一体化,支付即结算。而在电子支付中,支付和结算是两个事务,即便是逐笔实时结算,也还是支付和结算两个事务的完成效率一致而已。所以,现金支付中是没有所谓结算的。既然现金支付中没有结算,电子支付中必然有结算,数学货币支付中有否结算呢?数字货币的表现形式是“加密字符串”,是现金的数字化形式,理应和现金一样,支付即结算,支付是转移了“加密字符串”,结算是完成了所有权确权,否则,支付就没实现。电子支付是依赖账户实现的资金转移,账户是资金所有权确权的主体,我们没有任何办法说明,另一个账户里的资金,是属于我们的,只能通过法律的裁决,才能对资金所有权进行新的确权。“加密字符串”是持有即所有,账户包括又不限于银行和支付账户。举个例子,我们用运营商的数字货币钱包,作为数字货币收单结算账户,使用某科技企业提供的数字货币收银机,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银行和支付机构在其中,请问,支付和结算是透过哪个中心化机构完成的呢?我认为,这个过程中不存在中心化机构,数字货币的账户和收单,都是分布式的,账户和收单都可以是非金融企业服务,账户等同我们日常所用的钱包,可以是牛皮材质的,也可以是塑料制品,收单的收银机或收银台,就是我们常见的现金收银机,用于存放和清点现金。钱包和收银机的制造商,可以不是银行或支付机构。

我们也说过“包括但不限于”,如果是银行或支付机构提供的钱包和收单服务,是否就存在结算环节呢?目前来看,银行的收单仍有可能有结算环节,银行为商户提供数字货币收单,为商户开立数字货币账户,用户持有数字货币购买商品并支付,银行接收“加密字符串”,并结算至商户的数字货币账户中,这样看好像结算环节仍然存在,但实际是试点阶段,试点银行为控制试点范围与场景,有可能实现了中心节点控制,类似试点银行为商户收取了现金,然后结算给商户,这个结算环节是被制造出来的,并非数字货币支付所必须的环节。也有可能试点银行没有制造这个结算环节,是用户的数字货币直接转移到了商户的数字货币账户中,试点银行在这个过程中,仅是扮演了钱包或账户服务的角色,并非电子支付中的中心化机构。

我们就以上两个章节,说明我最终的观点,也就是数字货币有支付无结算,如果有结算这一环节,则是银行和支付机构自行设置的,因为现金只有收付,支付即结算。

三、数字货币的清算

如果说数字货币的支付和结算容易给我们造成困扰,数字货币的清算我们就容易理解了。我先说明我的观点,就是数字货币无清算,其理由就是现金无清算。数字货币的表现形式是“加密字符串”,账户也不限于银行和支付机构,没有传统的账户和卡BIN,脱离账户和卡BIN,自然就没有了卡组织于其中,因为属性是现金,也自然就没有清算机构。

(2)与DCEP与电子支付的区别

DCEP是和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不同的一个概念,后者是电子支付,DCEP是商业银行里面的存款直接进行支付。

或许大家会问,如果工行和农行用户用各自的钱包完成数字货币支付,这种跨机构的收单,没有清算,怎么完成结算呢?那么,我就会反问,为什么不同用户持有从工行和农行取出的现金进行付款时,商户要依靠清算机构才能收到这笔现金呢?我们要彻底脱离电子支付中“支付、结算与清算”的固有思维,将“加密字符串”理解为我们持有的现金,用现金的支付特性与流程来对比电子支付中的“支付、结算与清算”,才能理解数字货币支付中,没有清算这一环节的事实。在电子支付环节中,在跨机构的情况下一般支付为先,清算为次,结算为后,对账为终,当然也会出现支付为先,结算为次,清算为后,对账为终的情况,都是因为电子支付依赖账户,我在《支付革命》中曾说过电子支付中“无账户不支付”的观点,因为银行或支付账户的垂直发行特征,导致支付和结算、清算无法一致化,存在先后次序,我举最简单的例子,工行和农行用户间的一次转账,涉及的账户就有工行、农行用户各自账户,工行、农行各自待清算账户,工行、农行在人民银行开立的待清算账户。

以上三点,基本上说清楚了我的观点,就是数字货币支付中,结算不是必要环节,清算则完全不存在。

从来源上来讲,支付宝、微信等支付使用的是支付宝的电子钱包、微信的电子钱包,他们是由各自所属的商业银行货币进行结算的。而DCEP是央行发行的,用央行货币结算。个人和企业通过下载数字钱包APP。

数字货币的商业机会

从法律地位和安全性上来讲,DCEP安全性更高。DCEP是法币,有国家信用背书与法偿。商业银行可能会破产,第三方支付平台也能会破产,一旦出现商业银行破产,我国还有存款保险制度,而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破产,百姓只能参与它的破产清算。

从支付的便捷性来看,DCEP支持双离线支付,不需要账户的绑定,没有网络也能支付。只要***有电,即使是在没有信号的地方,在飞机上或者其他极端场景,DCEP都能完成支付。这一点是第三方支付平台和Libra无法做到的。

(3)DCEP与虚拟货币的区别

央行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表示央行的数字货币,不同于比特币等加密资产,也不同于Libra等稳定币。最大的不同在于DCEP属于法币,具有无限法偿性和稳定的币值。

支付、结算与清算服务都属于强监管领域,必须获得门槛较高的行政许可。正因此,很多企业无法进入这一领域,数字货币放开了银行和支付机构账户的关联,也一定程度放开数字货币领域服务市场。数字货币的相关服务都需要通过科技服务实现,就给了无数科技企业以机会。我举这个最简单的例子,数字货币的支付是无形的,收款方的“唱收”设备或软件服务就会成为新的市场需求。

与Libra对比:首先,Libra由公司发行,以一篮子银行存款和短期国债作为信用基础,而DECP由央行发行,以政府信用背书,具有无限法偿性。其次,在支付方式上,Libra采用一种混合架构,即中心化的分布式处理架构和区块链技术相结合的分层混合技术路线,目前主要应用场景为跨境支付、跨境汇款等,DECP采用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二层架构,主要定位于替代M0,应用场景更加广泛。最后,Libra在没有网络的条件下不可以进行交易,但是DECP可以。

银行账户是金融基础设施,这一基础设施耗资巨大,正因为我国银行账户、通信基础设施的完善,和智能终端普及的社会环境,才有了移动支付的崛起。支付和账户的紧耦合,也造成了很多问题,比如账户服务覆盖,中心化服务机构的故障造成大面积服务停止等。因为银行账户基础设施的昂贵,和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很多国家的银行账户渗透率都没有超过40%,没有这一基础设施,移动支付发展也就非常受限了。我举例说明下,某中东国家最大的移动支付服务商,日交易处理规模为1.8万笔,还不及我国大多数聚合支付服务商的日交易处理规模。我借这个例子说明,移动支付发展如果只能依赖账户、通信、智能终端普及这些昂贵的基础设施,在除中国之外的很多国家,其实是不实际的,数字货币发行时如果避开这些基础设施限制,则移动支付发展之路将更为广阔,我国的支付服务商,完全可以通过在国内的实践,积累数字货币移动支付服务的技术与经验,不仅能在国内分羹这一增量市场,更有无限的国际化想象空间,这真是少有的低门槛大市场。

借用哈耶克说的“钱是人们所发明的最伟大的自由工具之一。在现存社会中,只有钱才向穷人开放一个惊人的选择范围,这个范围比在以前向富人开放的范围还要大”。数字货币是人们在发明钱之后最伟大的自由工具之一,在现存社会中,数字货币向无数小企业开放一个惊人的选择范围,这个范围比在以前向大企业开放的范围还要大。

与比特币对比: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资产,最大的优势就是摆脱了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的控制,央行的DCEP也有这个特征。最大的不同在于比特币等无政府、无监管,而DCEP是主权货币,由央行统一监管。此前央行表态不会要求每笔交易双方实名,保留实体货币的强匿名性。但DCEP的交易会留痕,通过大数据分析的手段可以对可疑交易进行识别,从而打击洗钱、逃税等违法行为。

分析中国人民银行推出的数字货币DCEP与其他支付方式的对比

更多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内容请点:

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分析其发行原因和发展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