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支付宝交易记录为例→】如何查询个人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账户余额?(图1)

原创:人民检察

转自:南京刑事

作者:徐伊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

随着计算机技术和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许多犯罪以网络为媒介,不同程度地涉及电子数据。第三方在线支付的广泛应用不仅给人们带来了便利,也为犯罪的实施提供了高概率的选择。其交易记录作为双方资金交易的凭证,很大程度上将是定罪量刑的重要证据。鉴于此,本文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理论实践,以支付宝为例,探讨了电子交易记录的司法认定。

一、审查电子交易记录的逻辑顺序

2016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颁布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审查和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一条明确了电子数据的概念,通过列举的方式列出了电子交易记录。讨论电子交易记录的逻辑顺序,有助于构建完整有序的审查体系,为电子数据的审查和认定提供参考。

如何查询个人养老金账户金额??有三种方式:

在审查判断证据时,通常会考虑证据的证据能力和证明力以及三性(客观性、合法性和相关性)。根据电子交易记录的特点,将其三性与证据能力和证明力联系起来,可以系统地对电子交易记录进行审查判断。

证据的证据能力是指一定的事实材料作为诉讼证据的法律资格。在理论界,学者对证据的合法性属于证据能力的范畴没有争议,其他学者认为证据能力的相关性(与案件关系最小)也是判断证据能力的标准之一。笔者认为,相关性可以分为证据能力的相关性和证明力的相关性,证据能力的相关性解决了证据能否进入调查范围;证明力的相关性考虑了证据能否证明案件事实和事实的程度。因此,确定电子交易记录的证据能力应包括确定其合法性和证据能力的相关性。

一是打印养老保险缴费凭证。

一般来说,当我们打印养老保险缴费凭证时,缴费凭证中的信息是完整的。哪个单位在哪个月支付工资??缴纳基地是多少??养老保险的个人账户是多少??有明确的细节。

而证明力受到证据与待证事实之间联系程度的影响。在书证领域,有形式证明力和实质证明力之分。虽然电子交易记录和书证有不一样的载体,但都是以其内容来证明案件事实的,尤其是电子交易记录和银行账单、交易流水有类似的证明内容。另外,在电子数据作为单独的证据种类之前,有很多学者主张将电子数据归类为书证,并且很多国外立法也没有严格区分书证和电子数据。从这个角度讲,可以参照书证的分类,将电子交易记录的证明力分为形式证明力和实质证明力,前者是指电子交易记录真正成立之时是否为生成者的真实意思表示,以及有无删改等影响证据真实性的内容,对应三性中的真实性;后者对应证明力的关联性。

事实上,根据操作规定,养老保险支付费用,社会保险基金管理部门应当每年捕捉职工个人养老保险计划的声明,缴费记录,今年有很多账单,还包括养老金个人账户的累计情况。有些个人信息注册不完整,不接受。有些地方已经改用电子对账单了,这个规定不再是强制性的,所以就没那么常见了。

从逻辑上讲,证据能力是证明力的基础,形式证明力是实质性证明力的前提。因此,审查和判断电子交易记录的逻辑顺序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判断证据的能力,即是否具备诉讼证据的资格。其次,判断形式证明力,即真实性。如果证据完全真实(如未删除、完整可靠),则进入实质性证明力的认定;如果是伪造等不真实的情况,则无法进入实质性证明力的判断;如果部分是真实的,确认真实的部分,确定其实质性证明力。最后要判断实质性证明力,即证明力相关性的认定

二、电子交易记录审核认定要点

目前,实践中仍然存在电子数据识别困难的问题。以支付宝电子交易记录为例,按照上述逻辑顺序,简要分析了电子交易记录审核认定的要点。

1.证据能力的认定是合法性和相关性

【以支付宝交易记录为例→】如何查询个人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账户余额?(图2)

《条例》对电子数据的提取和收集是根据搜索和扣押的要求制作笔录,并有侦查人员、电子数据持有人和合格见证人的签名或盖章。对于电子数据的检索,是根据检索实物证据的规定制作的,要求制作检索证据的通知。上述规定规范了公共权力,保护了私人权利,挑战了实际操作。

对于电子交易记录,扣押和封存原始存储介质(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服务器或双方用于登录的移动通信设备等载体)是不合理的。

因此,在实践中,侦查机关取证电子交易记录有两种方式:

第一,检索。与第三方支付平台(而不是提取和收集)相关的电子交易记录由第三方支付平台转移到光盘等媒体上。在这种情况下,应注意检查是否有取证通知书。

第二,物化。从涉案双方获取证据,直接收集有其签名的纸质版本。此时,电子交易记录已经在收集和检索前转化为书证,只要审查其证据能力是否符合书证的合法性和证据能力的相关性,就可以确定其证据能力。不同的是,在不适合扣押和封存原始存储介质或提取电子数据的情况下,通过打印固定只是一种固定方式,不影响其电子数据的证据类型。

至于证据能力的相关性,就是要避免与案件无关的电子交易记录进入调查阶段。结合电子交易记录收集和检索的实际情况,侦查机关在检索电子交易记录时,为了方便,有时会将多个案件的电在处易记录集中在一起检索。在审查和认定过程中,应排除此类与案件无最低关联性的证据。

2.形式证明力的认定-真实性。电子交易记录的真实性包括:

养老金个人账户自助查询机;

(1)来源的真实性,即由刑事案件的相关人员操作,原始存储载体安全。

一般在相应的劳动保障服务机构或者社保中心管理的地方都会有这样的机器。青岛可以查社保缴费,公积金缴费,包括机动车驾驶违规记录在内的很多都可以查。一般可以刷身份证。

第三,微信,支付宝查询。

(2)内容的真实性是指无意删除等情况。

(3)有一定的完整性保障措施,防止第三方支付平台提供的程序被恶意攻击、病毒感染等类似信息内容发生变化。

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微信和支付宝都开发了这样的功能。比如支付宝的城市服务功能为查询社保和公积金提供了便利。只要有社保卡、公积金账户等信息,就可以找到他个人账户的具体资金号和社保存款。

在电子交易记录的认定过程中,如何认定主要数据持有人(如支付宝所属公司)未删除证据也是重点。电子数据的信用规则理论中有三种做法:推定、证人具结、鉴定。推定是采用电子数据的首要规则。当主要数据持有人不是涉案双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害人)时,没有相反的证据足以推翻电子交易记录,因此应确定电子交易记录的真实性。但当主要数据持有人是涉案一方时,对数据持有人的证明要求应提高,即要求其提供一定的相关证据,确认电子交易记录未删除。

直接查询本***菜单栏

材料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3.实质性证明力的认定-证明力的相关性。

电子交易记录以数字形式存储,数据量巨大。如何保证在短时间内找到所需的信息和内容,考验办案人员的意识和技能?

以支付宝公司提供的电子交易记录为例。数据持有人收到调查函和取证通知书后,会提供电子数据光盘,记录电子交易数据,但交易对手的信息只能显示支付宝ID…对办案人员而言,ID如果不能直接联系交易对手的身份信息,数据与案件的性无法明确。因此,在实践中,交易时间和金额通常会向受害者核实,但只有这两项是一致的,有时不能达到排除刑事案件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此外,大多数网络犯罪案件涉及的受害者较多,分布较广,受害者不一定已经报案。即使报案,也不一定在一个辖区,核实成本高,难度大。

针对这一问题,目前常用的解决方案如下:

首先,受害者提供转账记录或账单详情等证明

如果有账单详情,可以查询唯一的订单号,与光盘中的订单号栏进行比较,确定涉案的交易记录,通过交易记录查询交易对手的支付宝ID然后使用支付宝ID做数据筛选,所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与被害人的资金往来都可以清晰的显现出来。但由于这种方法需要人工输入检索内容(一个被害人至少输入一个订单号),只适合被害人少的小批量数据比较;而且如果被害人只提供转账记录,这种方法是无法实施的。但在数据量少、账单细节多的情况下,相关证据的审核效率更高。因此,在调查过程中,有必要尽可能提取和收集被害人的账单细节。

第二,没有受害者提供转账记录等证明,或者有证明但不完整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补充证书。调查人员获取CD数据后,将数据带到支付宝公司,与其安全部门对接,对交易对手的身份信息进行实地检索。后续检索的数据包括交易对手姓名、支付宝登录账户名等身份信息。以此类表格呈现的电子交易记录为侦查机关继续寻找其他受害者提供了线索,也为检察人员和审判人员审查认证证据的相关性提供了清晰的数据。

三、完善电子交易记录审查认定程序

1.取证工作需要数据持有者的配合。一般来说,数据持有者是案件的当事人和相关单位。由于案件当事人可以删除账单,并且受格式限制,通常需要通过截图等方式保存证据。因此,案件当事人的电子交易记录一般用于显示关键证据,数据针对性强,但不利于完整的访问和查询。相关单位(如支付宝所属公司)的所有数据生成都是以支付宝等应用为平台,通过涉案当事人的应用操作,将所有数据存储在后台数据库中。因此,只有在此类单位的配合和技术协助下,才能获得相关数据。前面说过,这样获得的证据的完整性和真实性基本可以保证。值得一提的是,支付宝所属公司与公安机关联合搭建了反欺诈平台,公安机关可以通过该系统查询相关数据。类似的政企联合项目是一种值得尝试的方式,可以简化侦查取证工作中繁琐的对接程序,也可以为企业的安全运营维护提供海量数据作为参考。

2.定案过程需要充分发挥审查人员的主动性。利用电子交易记录进行定案审查的过程是由技术外行的检察官和法官利用一定的裁量权进行的。因此,正确看待电子交易记录非常重要。作为证据,电子交易记录不应因其特殊性而过分夸大其证明力。在审查和认定过程中,仍然要把握孤证不定案的基本要求,通过判断记录本身的情况、与其他证据的确认情况以及记录在整个案件证据中的地位进行综合认定。由于电子交易记录和传统证据属于不同的来源,如果能够相互确认,案件的证据链相对完整可靠;如有冲突和矛盾,需要结合案件中的其他证据进行慎重判断。比如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与案件当事人的一致性,需要将电子交易记录与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证人的证言结合起来进行判断。

3.相关规则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明确。需要明确和完善的规则包括行业规则、取证规则、鉴定规则、接受规则、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等。第三方支付生成的电子交易记录应包括哪些方面,以何种方式呈现,政企对接流程等。,都需要形成行业规则或交易习惯。在行业规则的推进过程中,相关单位和企业需要有社会责任感,与司法机关一起,在大量提供证据的经验中总结出应该覆盖的最合理的内容。在取证方面,要实现打击犯罪、保护人权的平衡,在有效收集证据的同时,尽量减少对公民合法权益的侵害,注意取证的边界,防止调查取证权的滥用,有效控制收集到的证据在合理范围内,对与案件无关的个人隐私和商业秘密履行保密义务。通常数据持有者(相关单位)会对取证据做出一定的限制。比如腾讯对于通过取证通知书取证的,规定只能取证六个月内的交易转账记录,这也是防止公权力滥用的一种方式。但笔者认为,与诉讼时效相结合并不是一刀切限制六个月可能更合理。因此,需要多单位联动,完善规则程序,找到打击犯罪和保护人权的最佳平衡点。

移动支付系统如何设计有效的防重失效机制?

转账记录能证明双方贷款关系的成立吗?

【以支付宝交易记录为例→】如何查询个人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账户余额?(图3)

【以支付宝交易记录为例→】如何查询个人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账户余额?(图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