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1)

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2)
支付之家网(ZFZJ.CN)据北京商报消息,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东方电子支付有限公司(简称“东方支付”)近期卷入恶意扣款风波。 有多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东方电子支付假借征信查询恶意扣款”,具体情况为:在一家名为“信用优享”的所谓网贷App申请贷款,输入个人资料、银行卡信息后,未经本人同意,银行卡被东方电子支付强制扣除了395元的个人报告产品费用。 

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3)

央行、外汇管理局先后将这家支付公司起诉!
迟迟不缴纳罚款,这家支付公司不要支付牌照了?

去年被罚过亿元的商银信,近一年来屡上被告席。除被员工讨薪外,近日,据人民法院公告网一则公告,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申请执行的对商银信罚款290万元一案已审理终结,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向商银信公告送达《行政裁定书》,限60日内领取,逾期视为送达。

 有消费者查询交易信息后发现,银行卡交易详情页面备注为“东方电子支付-速查征信”。 

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4)

 据悉,目前有数百人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均是以购买个人征信报告为由导致扣款。

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5)

 在业内人士看来,客户申请贷款,平台强制扣除个人报告费是不合理的,违反了监管关于降低信贷融资手续费的规定。另外平台套取了个人资料、银行卡、验证码等信息,又不给用户提供服务,却有意获取用户信息用于其他目的,此举涉嫌诈骗。 对于媒体的求证采访,东方支付方面表示不便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受害者称,拨打东方支付公司客服可联系退款操作。 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6) 近年来,有关部门对“套路贷”的打击一直保持高压态势。在打击“套路贷”的犯罪链条中,不仅包括了网贷机构,也涉及一些数据服务公司、催收公司和第三方支付公司。 早在2016年9月,人民银行就发布过《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在2019年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 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对支付相关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规范。 2019年11月,公安部在“净网2019”专项行动典型案例***发布会”上指出,对涉及的明知是“套路贷”仍为其研发系统平台和APP的科技公司、为其进行网上推广的网站和平台、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提供数据支撑的数据公司、为“套路贷”开通资金结算渠道和提供支付服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公安机关将依法查处、严厉打击,绝不姑息。 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7) 资料显示,东方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2130万元,公司于2011年5月18日正式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首批发放的《支付业务许可证》,业务范围覆盖全国性互联网支付。东方支付主要业务包括全国海关税费电子支付业务、自贸区业务,跨境人民币、跨境外汇支付业务。 今年5月份,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公示信息(2021年5月第一批)》显示,东方支付完成《支付业务许可证》第二次续展工作,续展有效期为五年,截止日期为2026年5月2日。 

该罚单是去年12月由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开出,处罚案由是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更早之前,去年4月,商银信因擅自中止支付业务、挪用备付金等16项违规,被央行营管部处罚1.16亿元,至今仍为支付业最大罚单。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从权威人士处了解到,该笔罚款也没有缴纳,已被强制执行。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今年5月底的一则公告,商银信被执行1.16亿元。

吃罚后的商银信逐渐“失联”。今年1月,商银信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彼时即有媒体报道“商银信客服接线员在家办公”。记者今年6月上旬致电商银信客服,一位接电人员称公司已无办公地址,包括她在内的很多员工都已离职,不清楚公司还剩多少人。目前公司官网已无法访问,其他公开***均已停机。

近一年半间,商银信也屡被讨薪。如今年7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令商银信向胡某支付工资8.37万元;8月,判令商银信向袁某支付2019年8月至2020年9月期间的工资差额68129.12元等。

商银信除自身风险外,其外资股东Wirecard去年6月深陷财务造假风波,后宣布申请破产;同月,因未按执行指定的有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公司法定代表人林耀被限制高消费。

汇元银通被曝光陷入恶意扣款风波

继东方电子支付后,又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汇元银通(北京)在线支付技术有限公司卷入山寨网贷App恶意扣款风波。近两日,多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在一家名为“禾信宝”的平台上,显示有相应贷款额度,但填写了各种资料、绑定银行卡后,在无明显提示的前提下,一输入绑卡验证码,就被汇元银通扣走了295元的“会员费”。对于此事,汇元银通独家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初查发现,禾信宝并非网贷平台,而是一家权益服务提供商,目前已与其停止合作。

贷款不成反被扣会员费

“本来就是缺钱才贷款,谁知道反被坑了钱……”9月13日,来自河南郑州的肖丽(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讲述了她的贷款经历。

她在今年6月下载了一款名为“禾信宝”的贷款App,打开后页面显示有7000元的借款额度,她进行了***注册,填写了实名认证、联系人认证、居住地认证等信息,并进一步被平台要求绑定银行卡。申请过程中,平台特意提醒,“为了保证下款成功,需要用户卡里有最少不低于300元的足够余额,不然会影响下款额度”。

“为了能成功贷款,我特意往***银行转了300块,结果转头就被扣走了!”据肖丽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扣款截图,问题主要出在银行卡验证码上。申请贷款当天,她收到了一条申请开通汇元快捷支付的动态验证码,但几乎就在输入验证码的同一时间,银行卡的295元就被扣走了,页面提醒快捷支付295元。此外,禾信宝平台页面也显示已完成“禾信宝至尊卡会员”的订单。

“我只是按照平台指示在操作,被扣款前根本不知晓所谓的会员费。”肖丽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为此,她事后多次联系平台客服要求退款,但却被平台提出需再次申请5个贷款平台,并给出申请失败的截图才能退。

与肖丽类似,另一位受害者也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遇到了该情况,同样是在进行了银行卡绑定操作,但在没有任何提示的前提下,输入汇元银通动态验证码后,立即被强制扣走了295元的所谓会员费。而后找平台退款,对方也是上演“连环计”或“拖字诀”,截至目前已过3个月,仍然没有退款。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在黑猫投诉等多个平台发现,目前有数百人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均是以会员费为由导致扣款。

多重业务风险压顶

根据汇元科技2021年半年度报告,汇元银通上半年营收2880万元,净利润735万元。但财报也指出,该公司面临着行业监管不断加强的风险、交易真实性风险,以及为相关金融科技平台提供网关支付与支付账户绑定服务的风险等。

其中就提到,“尽管汇元银通已建立了有效的客户身份识别机制、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机制,但如在日常交易过程中未能严格按照规定做到对客户身份的有效识别,或者交易监控技术措施不够完善,则可能无法完全识别出虚假交易”。

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8)

东方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不要牌照了?这家支付公司被告了!又一支付公司陷风波…(图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