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舆论场:中国数字货币发展神速,酸了酸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双十二即将来临,江苏省苏州市计划进行CBDC试点运营,据澎湃***消息,继深圳后,苏州将于双十二推出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目前苏州相城区已有很多商家已经安装NFC二维码,只是支付载体还在测试员手中,目前已有测试员体验过数字人民币支付,且可使用“离线”和“碰一碰”功能。

日本:我酸了

消息传到日本以后,引起了各层人士的关注。日经***网的驻中国记者也进了大篇幅长时间的跟踪报道。日媒表示,这种“双离线”功能的试点活动,是放在中国交易量小高峰时期的“双十二”,技术巨头华为也已经发售相对应的型号的***。

之前日媒对CBDC的试点也有报道,其中冬奥会的试点之前的深圳市试点运行,直接刺激了日本政府督促日本银行开展本国的CBDC开发。具体请看链得得之前报道:对数字人民币惶恐的日本,本土区块链落地要多久?

来源:环球时报

而另一方面,日本各界对本国的CBDC一片哀嚎。

36氪日本网站8月8日文章,原题:低成本、低感染风险,在中餐店逐渐推广的二维码点餐 已在中国普及的二维码支付和外卖,以疫情为契机正在日本迅速普及。在中国,已有很多餐厅实现扫码点餐功能,在日本,虽然也有PayPay等一些运营商的付费应用软件已具备类似功能,但使用率较低。日前,东京一些中华料理店开始上线扫码点餐功能。

羊贵妃羊汤馆是引入扫码下单的中华料理店之一,顾客只需要一部***就能轻松点餐。该餐馆母公司的老板橘先生表示,迄今面向餐饮店开发的菜单一般需与结算系统和平板终端配合使用,但在中国普及的扫码点餐从成本削减的角度来看有望在日本推广。

日本CBDC的概念认证将于来年完成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曾在解释央行数字货币时,将微信、支付宝比作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里面装的“钱”。

就目前阶段来看,日本的“钱包”制作尚未完成,里面装的“钱”更是还在概念认证阶段。日本CBDC研发的正规军目前只有日本银行,但是,日本银行目前公布的消息显示,目前日银的研发还处在概念认证阶段。具体请参看之前链得得之前的跟踪报道:【链得得独家】日本银行加速数字日元测试,公布项目细节。

正规军困在漫长的申请审核中,而非正规军的地方政府、中小企业则是各自为政。日本地方政府的区域性数字货币的发行历史悠久,具体可参看链得得商品文章:【链得得独家】日本风向标:地方区域性数字货币发行火热,为CBDC打前阵。

以中国人为主要顾客群的许多日本中华料理店,都已引入二维码点餐。这样不仅可减少服务员人数,还能减少客人和店员接触,有利于疫情防控。如需变更菜单内容,电子版也比纸质版更方便。但对于不习惯使用智能***的日本老年顾客群体,向他们讲解困难较大。(严格译)

中小企业和金融巨头们更是暗中较劲。

众所周知,日本在IT领域一直顿足不前,金融科技更是因为直接跟钱相关,日本科技公司插足无门,原金融系的各巨头们也试水得战战兢兢。

市场完备的日本,困在技术泥潭中

日本市场整体看,投资基础建设和用户培养是非常好的,国民理财观念很强。从比特币在日本的发展就可以看出,日本人对数字货币的使用和合法化,主要是其中的投资属性。在此以后,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合法化,与金融系统是没有关系的,而是一个“钱生钱”的投资门道而已。

所以在Coincheck交易所盗币事件之后,日本数字货币发展全面停滞。这不仅是对数字货币行业的打击,对新兴日本创业者来说更是雪上加霜。金融科技领域的创业公司更是不被信任。

这与日本整体IT技术当然有直接关系。日本金融系的安全性一直刷新低。截至目前,包括软银和雅虎打造的Pay Pay、LINE旗下的LINEPay等日本七大电子支付品牌,均出现了盗刷事件。11月,SBI证券出现盗刷、套现事件,不久前日本最大移动运营商“docomo”旗下的电子支付系统更是频繁发生盗刷事件。去年7月1日,日本便利店巨头7-11推出***支付平台“7Pay”第二天,便出现了盗刷事件,仅仅3天时间,近900位用户被盗刷,损失金额高达55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55万元)。

各打算盘:中小企业呼吁双层构造

昨日,日本区块链创业公司Soramitsu公司呼吁,寻求中小企业发行和央行发行并行。并指出,如果没有法定货币的支撑,民间数字货币的乱象必将会影响CBDC的进程。同文章对CBDC的发行提出了三分原则:

(1)以法定通货或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作为后盾,民间机构各自发行数字货币

(2)确保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和民间数字货币之间的互操作性

(3)扩大数字货币的流动性。

而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则主要用于金融机构之间的清算和国际清算。

从这几点可以看出,日本市场对于CBDC的理解并不到位,只是作为“钱包”功能,作为支付、流通的渠道之一,具体请参看链得得之前分析:日本风向标:日本CBDC可能只是履行支付宝功能。

并且,各界首先想到的是从中分一杯羹,而不是推进技术进步。这种双层结构的设立,不仅是中小企业的构思,也是日本银行在《日本银行关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应对方针》中明确表示,日银正在考虑的是一般利用型CBDC的发行,需要维持央行和商业银行、地方银行双系统构造的稳定,因此需要采取“间接型”发行形态。具体请参看链得得关于日本银行CBDC发行的解读。

依旧是维持着既得利益:央行的客户是央行的,我的客户是我的,我的客户日银不能通吃,日银的功能我也不会去抢。背后的逻辑是:让我们一起用新科技开发新业务就好。

【本文原发布于链得得,授权钛媒体App发布,作者:毛利五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