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谁也离不开支付。哪家支付机构能卖POS机、哪家电商平台能卖“礼品卡”,都由一张支付牌照说了算。

近日,央行公布了首批支付牌照二次续展结果:首批27家机构里,支付宝、财付通(微信支付的主体)、拉卡拉等24家机构成功续展,“银联商务系”的3家申请中止续展审查。

北京商报讯(记者 岳品瑜 廖蒙)伴随着2021年5月第一批非银行支付机构牌照续展结果出炉,多家支付机构被取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会员资格也引发业内热议。

从2011年央行发出首批牌照,到近日首批牌照二次续展结果公布,支付业的十年,很大一部分“微缩”在这些牌照的数量和业务类型变化中。

“银联商务系”这样的大佬也会“退圈”?“央行年初发了新规,同一实际控制人不得控制两个及以上支付机构,等业务整合完,这3张牌照也会被注销。”业内人士对此分析称。这是一个新案例,在此之前,支付机构“退圈”的主因多是业务违规或被同行合并。

支付机构“退会”引热议,预付卡牌照缘何成为重灾区

5月16日,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2021年以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累计取消了河北一卡通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一卡通”)、上海大千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大千商务”)等10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会员资格。

目前持牌机构数量为232家,“退圈”的有39家,多是一些中小机构,这一数字还会增长。业内人士表示,支付牌照的减少意味着行业集中度上升,未来将继续呈现强者愈强的态势。谁是支付牌照中的香饽饽?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这三类业务资质相对含金量高,不过预付卡资质决定了电商平台能不能发“礼品卡”,从近年携程收购支付牌照等案例中,也可以看出预付卡资质的重要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取消会员资格的机构中,有部分机构此前业务开展已经受到质疑。用户李华(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1月26日,其通过河北一卡通App进行了100元的公交卡充值操作,页面显示充值成功。接着其按照页面提示进行圈存操作后,页面显示“错误”。

39家机构“退圈”原因:实控人相同、业务违规、被合并

因为实控人相同,支付机构中止续牌有了新缘由。

李华称,他随后发现公交卡卡内余额未变,刚充值的100元也不知所踪,App页面直接显示余额变为了0。“期间我多次拨打了App内提供的客服***,但一直提示已关机,也没有找到其他的联系方式。”李华说道。

按照李华所述,其充值的100元至今依旧下落不明,也仍未联系上河北一卡通。央行官网信息显示,河北一卡通于2011年12月获得央行发布的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覆盖范围河北省。2016年12月,河北一卡通通过了第一次续展。

根据央行最新公布的首批27家支付牌照二次续展结果,支付宝、财付通(微信支付的主体)、拉卡拉、随行付、汇付等24家机构成功续展,广州银联网络、北京数字王府井、北京银联商务3家“银联商务系”机构申请中止续展审查。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多家媒体报道称河北一卡通联名卡无法使用、押金无法退还等情况,遭遇用户大量退卡。目前,公司官网也已经无法打开。

同时,自2017年以来,河北一卡通多次被罚。1月6日,央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发布的罚单信息显示,河北一卡通因四项违规行为被罚33万元,具体违规事项为未按规定报送或保管相关资料;未按规定办理相关变更事项;未按规定存放或使用客户备付金;其他危及支付机构稳健运行、损害客户合法权益或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

在行政许可信息中,央行注释3家机构中止续展的原因是“拟与其控股股东银联商务开展整合工作”。银联商务客服回应记者称,中止审查期间还可以继续开展业务,目前正在做相关业务合并迁移,能保证商户正常后期运行。

对于用户充值资金去向、当前业务开展情况、为何被取消会员资格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河北一卡通方面进行了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开展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的支付机构如果出现问题,往往会因为涉及用户数量多而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从而产生严重后果。在业务开展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了央行“续展11条”中强调的未实际开展业务、出现重大风险事件等情况,下一次支付牌照续展必然无法通过。

实际上这种调整在行业预期内。今年年初,央行公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规定,同一法人不得持有两个及以上非银行支付机构10%以上股权,同一实际控制人不得控制两个及以上非银行支付机构。记者从工商信息查询获悉,广州银联网络、北京数字王府井、北京银联商务分别由银联商务持股100%、60%、75.5%。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河北一卡通外,被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取消会员资格的机构还包括上海大千商务、深圳市商连商用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商连商用”)等多家机构。10家机构中,9家机构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仅有银视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业务类型为数字电视支付。

“按照新规,等业务整合完,这3张牌照也会被注销。”金融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根据央行官网披露,在此之前,支付机构“退圈”的已有39家,主因多是业务违规或被同行合并。如上海畅购因挪用客户备付金造成资金风险敞口7.8亿元,涉及超过5万持卡人,2016年被注销了支付牌照。

同时,山西金虎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3家机构已经主动申请注销了支付牌照。上海大千商务、深圳商连商用等两家机构此前也曾公告称将主动申请注销牌照,但目前尚未出现在央行关于牌照注销的信息公示栏中。对于公司当前预付卡退款进度、被取消会员资格是否与此有关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两家机构进行了采访,但截至发稿,同样未收到回复。

支付机构合并的案例也很多,包括海南海岛一卡通被国付宝合并、温州之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被开店宝(曾用名“点佰趣”)合并等。

支付牌照数量或还会减少

目前持牌机构数量为232家。记者采访了解到,支付牌照数量或还会减少。

剩余5家机构因何退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方面未披露具体原因。而近期关于支付牌照缩减的讨论持续不断。根据央行5月13日披露的27张支付牌照续展结果,银联商务系的3家机构因业务整合,向央行提交了中止续展审查申请。

在央行完成对广州银联等3家机构的牌照中止审查后,被注销的支付牌照将增至42张,支付行业剩余牌照数量为229张。另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过往已经披露注销的39张支付牌照中,共计34张注销牌照业务类型涉及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其中仅有少数牌照因业务整合而注销,剩余均为主动注销或不予续展。

对于数字电视支付、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这类低含金量牌照的前景,王蓬博表示,行业两级分化加剧,从行业大方向来看,这类牌照近年来不够“吃香”。但支付业务依旧属于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在获得许可的情况,必然有发展空间。

“例如部分行业涉及的卡券发放等商业营销活动,就必须通过持有预付卡牌照的支付机构开展,这也为相关机构提供了生存空间。尤其是近年来,头部平台在企业福利、发力电商平台等方面动作频频,也取得不错成绩。”王蓬博指出。

王蓬博强调,任何类型的支付类型都需要真实业务场景支撑。在做好业务合规的前提下,努力寻求新的业务方向才能更好的发挥牌照的价值。

工商信息显示,“银联商务系”直接或间接控股的不止前述3张支付牌照。例如深银联易办事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由此次中止续牌的广州银联网络控股51%,前者牌照将在今年12月21日到期,依照新规也将被整合。

此外,持牌机构瑞祥商务的相关人士5月18日告诉记者,该公司承接另一支付机构上海大千商务后,两家的业务资质还没有合二为一,已向央行递交材料。央行官网显示,两家目前仍各有一张牌照。按照之前支付机构合并的结果,牌照数将减去一张。

注销牌照后,支付机构也会失去协会会员身份。一位接近支付清算协会人士告诉记者,央行注销机构牌照后,协会就会取消机构会员资格。“但不一定全是因为牌照,比如长期不交会费、主动提出申请要求退会的(也会被取消)。”该人士称。

据统计,今年以来协会已累计取消了约10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会员资格,上海大千商务在列。

在取消会员资格的机构中,有部分机构的业务受到质疑。据媒体报道,有用户通过河北一卡通App充值100元公交卡,按照页面提示进行操作后,100元不知所踪。该产品所属河北一卡通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今年已不再是支付清算协会会员,不过贝壳财经记者从央行官网查询获悉,该公司支付牌照还未到期。

对于为何“退会”及其影响,记者5月18日致电河北一卡通公司,接线人员表示会将问题转给领导。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回复。

“每年我们接到的举报都是以千为单位的,涉及资金结算纠纷、签购单违规、套现跳码等方面的比较多,其中一大部分转银联处理。”前述接近协会人士称。

失去协会会员资格,会对支付机构造成什么影响?受访人士认为,对一些业务类型少、规模也没做大的小型机构而言,如果总被投诉甚至被取消会员资格,肯定会影响展业。

从牌照续展、会员管理等也可看出监管趋势。前述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近年从备付金集中存管,到加强POS机管理(防范用于洗钱),再到不得控股两家及以上支付机构等规定,合规要求越来越高。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称,经过近几年的洗牌过后,不少中小玩家由于经营、合规等原因逐步退出市场,支付牌照的减少意味着支付行业的集中度有所上升,未来支付行业将继续呈现出强者愈强的态势,中小机构需要寻求差异化、精细化的赛道来维持生存。

哪种牌照含金量高?

预付卡因关系到电商平台能否卖“礼品卡”而抢手

“如果牌照越来越少,相当于准入门槛升高,那么它的价值一定越来越高。”王蓬博表示,牌照价值还在于“增项”,指业务类型、业务可开展范围以及已做出的规模等,例如拉卡拉、随行付等在收单领域已经做到行业头部,无疑牌照更具价值。

近年有很多机构尝试给牌照价值加码。如瑞祥商务承接大千商务的例子中,瑞祥商务目前仅获准在江苏省与安徽省开展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如果完成对大千商务的合并,业务领域可拓展至上海。公开资料显示,后者在上海拥有超1200家品牌商户,受理终端超万个。

不过也有“反例”,比如环迅支付、杉德支付等。这两家机构本次虽同样获得续牌,但业务资质范围缩水。记者对比发现,环迅支付(主体为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仅被保留了江苏等5省的银行卡收单资质,其全国范围内的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和固定***支付业务资格被取消;杉德支付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范围被减去山西、广东两省(不包括深圳)。

“业务范围缩小,肯定影响牌照价值。”王蓬博说。

业务资质范围为何被缩减?贝壳财经记者5月18日拨打上述两家公司***,均未获接听。公开信息显示,两家机构都曾收到罚单。其中,环迅支付在2019年被罚没5939万元,一度刷新支付罚单纪录;杉德支付也曾在2018年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收到千万级罚单。

据不完全统计,在目前232张牌照中,同时具有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四类业务的仅有约10张,后三类业务类型含金量相对高。

含金量高的支付牌照可以卖到多高的价格?以2016年海立美达收购联动优势91.56%股权为例,联动优势的业务类型即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业务范围为全国,当时海立美达这笔交易斥资30.39亿元,创下行业纪录。

不过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资质也很重要。“如果有发行储值卡的需求,就需要拥有预付卡资质,例如携程就是因为此类原因申请支付牌照。”苏筱芮对记者表示。公开报道显示,2017年携程曾在没有支付牌照的情况下,发售以礼品卡为载体的预付卡,被律师实名举报。

去年携程通过收购间接控制了拥有支付牌照的上海东方汇融,后者的业务类型即包括互联网支付(全国范围)、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上海市范围)。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铭